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剑人猛的贱
    正常打通郁结的筋脉是不可能有淤血的。

    而且这淤血还极富腐蚀性、转眼就将地面的青石板烧蚀出了一个小坑。

    林羽可以肯定、王仁猛并不是天生的经脉郁结,而是中了一种叫做绝脉毒的奇毒,此毒对普通人基本没有什么影响,但对于剑人猛这样的隐门世家子弟来说,却是足以影响一生的剧毒。

    中了此毒,就彻底是个废人了,一辈子也休想踏入武道的门栏。

    “这就好了?”

    剑人猛有些不敢相信,活动了一下手脚,只感觉全身暖洋洋的、舒坦无比。

    其实,剑人猛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林羽这一手、不仅将他体内的绝脉毒逼了出来,更是一举打通了他的奇经八脉、天地二桥。

    全身经脉尽通、就好像武侠小说中打通了任督二脉的主角一样、以后修炼起来必定是事半功倍的。

    “当然,我骗你做什么。”林羽面色凝重的看着王仁猛:“猛子,我必须提醒你、你这并不是天生的经脉郁结,不是你资质不好,而是你从小就中了绝脉毒,此毒彻底阻塞了你的经脉!”

    作为兄弟,林羽有必要提醒剑人猛。

    因为,给王仁猛下毒的人、一定有所图谋,林羽不能看着自家兄弟被蒙在鼓里。

    “什么?用毒、阻塞我的经脉?不是我天赋不好?”

    王仁猛愣了。

    他虽然是个纨绔,虽然混吃等死,但却并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对方下手极其隐秘,就连自家老爷子都没有察觉、请了圣医门的医道宗师看病,对方也说自己天赋低劣、天生经脉堵塞!

    下毒的人不想要他的命,只是想毁了他的前程!

    是谁?

    王仁猛眼神有些疑惑不定起来。

    说起来,林羽和王仁猛也算是烂兄烂弟了,两人的遭遇极其相似。不过林羽比王剑人苦逼一些,因为林羽的绝脉寒毒不仅不能修炼、而且还是一种索命的剧毒,下黑手的那人、根本就是想要林羽的小命。

    其实,大家族之中,至亲之间的相互倾轧、暗算,比比皆是、远远比普通人的世界更险恶,为了权为了利、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猛子,你能猜到是谁干的吗?”林羽的脸色有些阴沉。

    无论是谁,只要对自己的兄弟不利,林羽就绝对不会放过他。

    “不好说!”剑人猛微微摇了摇头。

    “要不要我帮你查?”林羽眼中露出了一丝狠色。

    以林羽的手段、要查这种事儿,很容易。

    “不、羽哥!”剑人猛摇了摇头,不无傲气的说道:“以前我是废物,一直混吃等死,在那些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他们打心眼里看不起我、当然老子也看不起他们。

    但现在、不同了,我不是废物了。我想以我自己的手段、为自己过去的二十年讨还一个公道!

    渣渣羽你已经帮我迈出了最难的一步,接下来的事情我想自己处理,如果处理不了再找你!”

    “好!这才是我兄弟!”林羽拍了拍王仁猛的肩头。

    “对了,渣渣羽、你答应传我的神功呢?”

    剑人不愧是剑人,一转眼、脸上的阴霾已经不见了。

    这厮的心态、好的一逼,是那种天塌下来都能当被子盖的,这点和林羽倒是有些相似,不过林羽没他剑。

    “神功?”林羽嘿嘿一笑,

    右手手指在王仁猛的额头上一点,一股玄奥的气息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这~”

    剑人猛瞪大了眼睛,嘴巴张的大大的,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穿着华丽衣服,漂亮的不像话的男人,星河斗转、移山填海。

    传承,真正的传承!

    那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剑人猛感到恐惧、又感到激动。

    神仙手段,这才是真正的神仙手段……

    “葵、葵花神功?”小半刻之后,剑人猛回过神来,一脸无语的看着林羽。

    “渣渣羽,真的是葵花神功啊?这、这功法实在太神奇了……”

    “没错,就是葵花神功!”林羽咧嘴一笑。

    林羽给剑人猛的传承,乃是威震九重天域的葵花神君的传承,这葵花神君也算是一代奇人了,接近于天道主宰的境界、却有着单挑主宰的实力,在九重天域也是近乎于无敌的存在。

    可惜这老小子有点想不开,为了寻求突破,信心满满的来挑战林羽、还玩了个生死战、想要在生死边缘寻求突破。

    结果、很显然的悲剧了!

    然后他的传承就归了林羽了。

    “这功法,需要切小丁丁么?”剑人猛有些犹豫了,这么强悍的功法、不修简直对不起自己,这玩意可比王家的家传功法强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可是、如果要切小丁丁的话、那自己是切呢,还是切呢?

    王仁猛还真有些犹豫了。

    林羽嘿嘿一笑:“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剑人猛咽了口口水,一脸贱样的看着林羽:“那,那、还有和这个差不多的吗?或者稍差点的也行。”

    “要是没有的话,你是不是准备自切了?”林羽一脸玩味的看着这贱人。

    王仁猛摇头道:“如果没有的话、就算了,我已经找到了真爱,要是没遇到真爱的话,我还真就切了小丁丁、披上红霓裳、做你的东方姑娘了!”

    “滚!你的小丁丁还是留给你的真爱吧!”林羽恶寒、浑身鸡皮疙瘩。

    想想这厮穿上大红女裙,捏着兰花指绣花、搔首弄姿,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再送你一句话、如不自宫,也可成功!”

    剑人猛:“确定?”

    林羽翻了个白眼:“你如果不信,也可以自切试试,反正我是没有比这更适合你的功法了!”

    王仁猛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哈哈,我就说嘛,猛爷我玉树临风潇洒倜傥,怎么着也得用我的绣花金针打下一个大大的后宫、怎么能就这么自切了呢!”

    “渣渣羽,来香一个~”这剑人说着,张开双臂、摆出了一个夸张的造型。

    “滚!”一脚踹了过去,林羽却忍不住笑了。

    敢和自己开这种玩笑的估计也就只有这贱格了吧,自己刚才表现出来的实力和手段已经很惊艳了,但这剑人依旧可以泰然处之、该耍贱还耍贱,不像其他人、在自己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这才是兄弟、真正的兄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