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做噩梦了
    从瀑禅寺归来的时候,宋伊学了一句话,瀑禅寺里的和尚跟她说,“花开生两面,人活佛魔间”。

    她并不觉得这些和她有什么关系,她是一个无比循规蹈矩的人,从出生到成为世界出名的音乐家,艺人,她就像黑白的琴键,整整齐齐,挑不错任何的错误。

    她不会错,因为她不被允许犯错。

    三天前刚刚在医院做完吹张,她的咽鼓管异常开放症最近终于有了好转的迹象,在医院做吹张的时候很疼,疼到她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但是最后还是没有,宋家的人不被允许懦弱。

    哪怕她做吹张之前刚刚和经纪公司解约,又刚在一起八年了的男友分手。

    2015年8月30日晚上,她终究忍不住内心的脆弱与疼痛,坐在客厅里喝了半瓶红酒,最后昏昏沉沉的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半夜醒来的时候,看着房间里冲天的火光,还有霹雳啪啦往下砸的吊灯……宋伊踩着拖鞋看着浓浓的烟雾中的逃生之路。

    外面乌漆墨黑的,原本该亮着的太阳能电池板路灯今晚也没有一点光亮,看着门口已经被火完全包围住,她转身推着玻璃,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窗户竟然被封死了。

    头顶的雕花装饰砸下来的时候,她还尚未反应过来,便是瞬间疼痛袭来,不知道今夕何夕了。

    ……

    阴暗的巷子里,微弱的月光从乌云后面钻出来,打落在地上,拉长了靠在墙角女人的影子。

    她指尖明灭的火星被丢在地上,随后被镶着亮钻的高跟鞋捻灭,抬头看着前方冲天的火光,转身离去。

    哒哒的声音消失在深邃的巷道里,伴随着所有的嫉妒与恨,飞灰湮灭。

    ……

    宋伊猛然从海蓝色的大床上坐起,背后一身的冷汗,她伸手拍开台灯,伸手盖住自己的脸,只觉得自己的后背一阵发凉。

    又做了噩梦……

    掀开被子踩着拖鞋的时候,她的动作忽然顿了一下。

    她明明是在客厅喝酒的,怎么会出现在卧室里?

    转头看着昏黄的灯光下陌生的卧室,她的头顶冒出一颗颗冷汗,随后胃部有些扭曲的疼痛,整个人跪倒在床脚,脑子里乱的像一百颗原子弹原地爆炸。

    跌跌撞撞的找到洗手间,趴在洗手台上吐得昏天黑地之后,她面色惨白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手掌按在玻璃杯上的时候,不小心打翻碎了一地,掌心的血淋淋漓漓的顺着指尖往下滴。

    但是眼前的一切已经完全吓蒙了她,镜子里的究竟是谁?

    她怎么可能长这个样子?

    看着自己红彤彤满是鲜血的掌心,她的痛觉慢慢的回归,随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原本该疼的发抖的嗓子此刻一点异样都没有,只有胃部不断翻涌的呕吐感。

    洗手池里吐出了几片白色的药粒,宋伊伸手按着自己的脑袋,只觉得密密麻麻针扎似的疼痛像潮水一样袭来。

    从洗手间踉踉跄跄走出来之后,她的手心缠着白色的毛巾,暂时止住了血,看着陌生的房间,还有床头柜子上空了大半瓶的安眠药。

    这是寻死啊!

    宋伊面色惨白而又凝重的抓了一件外套和自己手机,朝着楼下走去,家里只有她一个人,看着手机里没有几个熟悉的人。

    一一的翻过手机里联系人的名字。

    最后她在忍足侑士的名字上停顿了一下……

    忍足侑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