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手残宋伊
    三人都跪坐在垫子上,宋伊估计和室内应该安静的能听见针落下的声音的时候,放在小炉子上煮着的水沸了。

    咕噜噜的水在壶中翻滚着,宋伊想要开口提醒,却又突然顿住,手塚国一应该不会不知道水沸了,有什么用意呢?

    不过手塚国一也没有让她等太久,倒是出乎她意料的“温和”道,“刚刚在门外听你们聊了一些茶道的事情,能见识一下吗?”

    迹部指尖微动,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宋伊,却发现她目不斜视,轻轻的颔首,倒是坐直了身体,“好。”

    但愿不是花架子……迹部的心揪了一下。

    他实在是太了解宋伊这个人的劣根性了。

    除了很少有人发现她藏在安静温和外表下的毒舌外。

    她还有一个特点。评头论足架势十足,但是也仅限于评头论足。

    她的确懂得很多东西,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她远没有自己理论知识那么富足。

    总体来说,宋伊是个在某些方面动手能力十分欠缺的人。

    从国中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见识了多少次她在操作中的黑洞。

    国二刚转学过来的时候,她还没有适应日本的家政课,虽然懂得无数美食的食谱,甚至能倒背如流。他当初和她分到了一组,原本还以为能省心一些,谁知道……

    那是他这辈子都不愿意回想的记忆。

    宋伊做出来的黑暗料理,简直是他这十几年来唯一的噩梦。

    选修雕塑课的时候,她能侃侃而谈雕塑上下千年的历史,可以从公元前300年的玛雅文化发源,讲到墨西哥文明的阿兹台克文化,甚至能说出黑非洲雕塑文化和古埃及雕刻文化……但是你让她去用粘土捏个模型,他可以用舌头保证,宋伊觉得会捏出一个扭曲的怪物来。

    所以,让她去烹茶。

    迹部真心是捏了一把冷汗。

    他的目光落在宋伊挺得笔直的脊背上,最近她的确瘦了不少,整个人的侧脸都清减了不少,以前还能看见的婴儿肥,现在几乎难觅踪迹。从她的脸上移到了她手上的动作,迹部的心稍微的安了一下,宋伊的捏着四只杯子清洗干净后,摆放在暗红色的漆雕桌案上。

    水壶被她从炉子上取了下来,但是并没有急着冲,之前已经冲过一次的头茶都被她倒掉了。

    等到水温略微下降之后,她才拎起水壶,冲泡第二道茶水。

    整套泡下来之后,宋伊分茶之后,端起一杯递给了手塚国一。

    他轻轻的嗅了一下,随后低头抿了一口,微微眯起来眼睛,“泡茶的手艺的确不错。”

    迹部端起另一杯,低头喝了一口,眼底闪过一道微光。

    和室的门被拉开,手塚国光端着一些茶点放在了桌子上。

    手塚国一看着手塚国光道,“国光,坐下尝尝同学泡的茶,手艺实在是比你好上太多了。”

    手塚国光的身体僵直了一下,宋伊险些没绷住自己的表情,她低头颔首道,“手塚先生,过誉了。”

    “没有,的确比国光泡的好,他只有网球和学习厉害。”

    被自家爷爷揭了短的手塚国光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但是宋伊偏生觉得他那看不出什么表情的脸上,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尴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