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庄周梦蝶
    宋伊靠在游船上,胳膊肘搭在护栏上,转头看着将西装丢在一边,只穿了一件蓝色条纹衬衣的迹部。他的袖口被卷起,两只手比上鼓起的肌肉线条不显得狰狞,反倒是有种力量的华美与敏捷之感。

    “谢谢你今晚陪我来这里。”

    宋伊举了举手中的杯子,里面透明的液体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只是少了酒精而已。

    “这没什么,现在能告诉本大爷你为什么来这里了吗?”迹部和她的杯子碰在一起,挑眉问道。

    “你还真是不死心。”

    “谁让你藏得紧。”迹部自然是想知道她的真实目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更多的注意力就分给了宋伊,一有时间就喜欢猜测她在想什么。

    而宋伊本人也像是一个巨大的宝藏,他每次觉得自己看透了她的时候,却是又被她引入了另一个迷宫之中。

    这种感觉很难描述,就像是蜜蜂对花朵的执着一样,一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根植于心底的天性。

    *

    宋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短发,将杯子里的香槟倾斜倒入波光粼粼的河水中,勾唇笑道,“我说出来可能你都不会相信。”

    “你不跟我说,我怎么选择相信还是不相信?你说出来,还有一半的可能获取到信任。”迹部说。

    “你这计算真奇怪。”宋伊将被吹的散乱的短发,用指尖插到脑后,浅笑道,“我时常会做一个梦。”

    迹部深邃的眼睛落在她的侧脸上,顺着她的话问道,“什么梦?”

    “我梦到自己不是自己。”宋伊淡淡的笑了一下,“很难理解吧?”

    “有点。像是你们中国的庄周梦蝶吗?”迹部说。

    “这你都知道,不得了啊?”

    “那是自然,本大爷是无比华丽的。”迹部笑道。

    “臭屁。”宋伊托腮道,“可能有点庄周梦蝶的感觉了。我时常梦见自己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而是那个站在舞台上拉琴的样子,那是曾经的我,对自己的音乐又爱又恨的我。走了很远,颇负盛名,却是根本不快乐。”

    “你这白日梦做的可真美。”迹部唏嘘道。

    “白日梦一点都不美,后来梦里的我死了。”

    宋伊淡淡的笑着,她眼底浮动的恍惚与悲凉让迹部有些心惊。

    迹部伸手摸了摸她的短发道,“梦都是假的。过好当下与未来才是你该想的事情。”

    “不好奇梦里的我怎么死的吗?”

    她眨了眨眼睛,带着灵动与璀璨的流光,让迹部有一瞬间怀疑自己会沉溺在其中无法自拔。

    “这些东西回想一遍就不开心,那就不要想了。”

    “……”宋伊抓了抓短发,扯着嘴角道,“你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正常人不该是让我继续说下去吗?和你一聊天就尬死了。”

    “陪你出来就不错了,你还不满足。”迹部将她手中的空杯子拿在手中,顺手放在了托盘里。

    服务员将托盘端走时,宋伊仰头看着河岸上距离他们并不远的埃菲尔铁塔,低喃道,“她是被烧死的。”

    熊熊大火,将她包围。

    浓烟四起,她拍的掌心都麻掉了,但是依旧没有人注意到她。

    被浓烟窒息,后来被活生生的烧死。

    据说,人被烧死以后不入天堂,便会成为人间恶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