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节哀忍足
    “你把这些套用在我和向日身上也可以的吧?”忍足的手指停顿了下来,戳在墙面上,“迹部,还有你有没有点自觉,宋伊是我的前女友,你能不要这么坦然的问我怎么追她吗?”

    “你已经是过去式了。往事已死,节哀。”迹部毫无诚意的安慰道。

    “挂电话,没法聊了。”

    忍足捏着电话,如果迹部站在他对面,难保他会忍不住把电话拍在他脸上。

    “等一下,你的建议呢?”迹部追问道。

    “没建议。我不从中作梗,你就应该祈祷了。我对宋伊还没有完全死心呢。”忍足忍不住想要气一气迹部。

    “哦,那既然这样,我直接告诉你好了,你肯定没机会的。”迹部不在意的捋了一下伊丽莎白的皮毛,“有本大爷在,闲杂人等不会有任何机会的。如果宋伊不喜欢本大爷,那她肯定也不会喜欢别人的。省省心吧。”

    “挂了。”忍足将电话直接挂断随手丢在了桌子上。

    至于吗至于吗?

    不就是追个人吗,至于到处炫耀?还没追到手呢,到时候坐等他打脸。忍足不厚道的想道。

    身陷喜欢究竟是什么的人生问题中的迹部,此刻俨然已经成了网球部里最不正常的人。

    但是对于这些宋伊都一无所知。

    她要准备期中考试,每天要看大量的课本,还要刷题,除此之外,她还负责学生会的工作。

    林杰西昨天晚上回来过一趟,突然和她谈起了三枝玲奈的案子。

    因为夏目优衣的否认,加上证据不充足,所以夏目并未被拘留,下周开始应该就会回到学校。

    林杰西再次整理过案件所有的线索,目前三枝玲奈案件的突破口只能从她失踪了几个月的保镖华原树身上查。

    三枝玲奈出事的当天是由华原树负责她的安全工作,但是事发当时,华原树就消失不见了。

    此后,无论是警方还是三枝家族都找不到这个人。

    林杰西怀疑这个人很有可能被人给买通了,但是三浦宽否认认识华原树这件事情,也就是意味着这个案子很有可能有第四个人,在背后整体操盘。

    想到这里,宋伊拿着手机转了一圈,随后打开手机,噼里啪啦的敲击在键盘上,给林杰西发了条短信。

    宋伊:华原树的家庭情况调查了吗?失踪前所有的行踪与交往记录。

    林杰西短信回的很快,几乎算是秒回。

    林杰西:华原树是独生子,以前是跆拳道教练,后被聘为三枝玲奈的保镖。

    宋伊拧了拧眉,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宋伊:没有了?不应该吧?

    林杰西:有点复杂,还在调查取证当中。

    然后不管她再发什么消息,都像是石沉大海一般。

    宋伊气闷的将手机丢回抽屉里,抽出一套化学题目,看了几眼以后,就将题号圈了出来。

    向日扭头看着她这行为,好奇道,“你圈出来的这题目有什么特别的吗?”

    “要做。”

    宋伊头也不抬的摸出中性笔就开始做刚刚圈出来的题目。

    对于宋伊这种学习方法异常好奇,向日抬手拉了拉忍足,低声道,“你知道宋伊做题为什么都圈题吗?简单的先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