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血色报复
    宋伊摇了摇头,拉开他的掌心,看着像是屠宰场一般的实验台,也从头到尾浑身发凉。

    忍足背过身,看着宋伊的脸,脸色白的有些可怕。

    “你还好吧?”宋伊担忧的看了忍足一眼。

    “我……”忍足侑仕想说什么,但是除了胃中不断翻涌的恶心以外,再无其他。

    迹部单手将宋伊身体揽进自己怀里,也移开了目光。

    空气中浓烈的血腥味,还有到处充斥的福尔马林味道混合在一起。

    那一刻,他忽然明白了宋伊曾经说的话。

    这世上,总有一些黑暗疯狂的滋长在明媚的日光下。

    我们没办法准确的判断泥淖隐藏在脚下那片土地,但是却很清楚行差踏错,付出的便是性命。

    他一直以为这是她太过于沉迷于一宗宗案件本身的臆测,但是事实证明……

    她是对的。

    对的那么恐怖,那么让人难以接受。

    草翦呕吐的声音让几人回神,忍足迟疑了一下,低声道,“我出去看一下草翦。”

    “通知警方过来吧。”宋伊忽然出声道。

    “嗯。”忍足点了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迹部低头道,“我们也出去吧。”

    “等一下。”宋伊摇了摇头,“这里只有一具尸体,我过去看一下。”

    “等警方来再说。”迹部坚定道,这种血腥的场面,他不想她接触太多。

    “好吧。”宋伊跟着迹部走了出去。

    身后惨白色灯光下,冰凉的实验台上是一具光裸的女体,海蓝色的校服短裙和白色的衬衫被丢在一边,两只胳膊的小臂都已经不再。

    地面上还有试验台上到处都是已经被拉长的干枯的血迹。

    寒气森森,从制冷的设备处款款溢出。

    横陈在实验台上的女体胸腔被剖开,内脏已经被取出,放在了一旁桌子上的玻璃瓶内。

    被福尔马林浸泡已经微微变色的心脏,肝脏已经肾源都被一一区分开。

    铁柜上带血的抓痕像是控斥着死者生前所遭受的残忍虐待,在灯光下安静的咆哮。

    宋伊关上了门,草翦靠在落满灰尘的墙壁上,脸上已经是一片灰白,忍足站在他身边单手扶着他,避免他直接滑坐在地面上。

    “你们两个,还好吧?”

    宋伊对于草翦的反应倒是不奇怪,反倒是忍足,他应该在手术台见过很多血腥的场面,没想到脸色也是煞白的可怕,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摇摇欲坠。

    “我没事。”忍足站直了身体,摘掉了眼镜,长长的吁出一口气,“只是,从来没看过那么残忍的画面。”

    “我以为你虽然不能直观接受,却也是能正视的。”宋伊微微叹了口气,迹部反而比他还稍微好一点。

    但是她也能感觉到迹部握着她的手心全是冷汗,冰凉一片。

    “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忍足奇怪的看着宋伊。

    “早该猜到了。”宋伊不屑的摇了摇头。

    从作案手法上就能看出,凶手截肢的目的是为了发泄与制造惶恐。

    第一次的截肢,她看到图片时,基本上能判断出凶手应该是第一次作案,处理截肢的手法也不够纯属。

    所以势必会造成受害者当场大出血,如果止血不及时,受害者就会失血过多死亡。

    如果剩下的两人和她一起被困在一个地方,这种情况下两人势必会受到刺激与惊吓,地上还有到处留下的带血的抓痕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从一早开始的不确定,到现在她已经能初步的判断出真正的凶手应该是心理变态。

    全部都来源于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细节。

    这是一场报复。

    这是一场发泄。

    同样,这也是一次挑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