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钝钝痛楚
    仁王雅治驼着腰背,一手抓着自己的小辫子,眼睛中精光忽闪,“这是怎么回事?搭档?”

    “大概是叫做,撞破了私情。”柳生思考了一下,给出了一个自认为确切的词汇。

    仁王歪着脑袋,目光逡巡在迹部和柳莲二之间,最后落在了站在迹部身边,被迹部景吾伸手挽着的女孩子身上。

    很平常的一个女生。长得好像也没有多么的惊艳,一股子冷冷清清的感觉。

    如果具体的说,比一般要好一点,比很惊艳又感觉相差了很遥远的路程。大概就是扔在人流中,看了一眼或许能记住气质,但是记不住脸的那种人。

    “那眼光还真是……有待提高。”仁王最后也给出了自己初次评价。

    柳生侧目看了他一眼,“人不可貌相。”宋伊其实是个很有才华,完全不逊于任何一个男孩子的女生。

    仁王饶有兴致的盯着柳生比吕士看了一会儿,挂在他肩上,眉开眼笑道,“感觉有问题,你是怎么了解她的?”

    “今天刚认识,但是……她,很特别。”

    柳生将目光钉在宋伊的身上,看着她那双黑曜石般的双眸,似乎能够看到里面平静下涌动的骇浪。

    “今天刚认识,你就帮人说好话,这可不像你。”仁王低声八卦道,“所以,你是不是也喜欢人女孩子?”

    “走开。”柳生白了他一眼,将人送自己肩上送了下去,云淡风轻的掸了掸衣袖,“和你聊天真是很没有营养,仁王君。”

    “竟然恼羞成怒了……”

    “成语不好,请记得藏拙。”柳生本色怼了回去。

    仁王憋着一口气,想要在说些什么,幸村那张让百花都黯然失色的美颜就凑了过来,“你们俩个是不是知道什么?”

    “还好。”柳生伸手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镜架。

    “是情敌呦,柳竟然喜欢那个平板女孩儿。”仁王不禁感慨唏嘘。

    幸村笑的花枝招展,低声迟疑道,“哦,是吗?”

    “可以去跟柳求证一下。”仁王提议道。

    “那么雅治,你就勉为其难的为大家的疑问献身吧。”幸村毫不大意的将仁王挖的坑送到了他脚下,仁王抽搐了两下嘴角,丸井笑的幸灾乐祸靠在切原赤也的身上,“看到没有?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幸村收。”

    切原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为总是捉弄他的仁王前辈默默点了根蜡,愿主保佑他一路好走。

    这个时候送到军师大人面前,怕是日后九条猫命也稳不了。

    站在树下,看着被迹部抓住手腕的宋伊,柳莲二肢体有些发凉。

    明明是很炎热的上午,脊背上在比赛时冒出的汗水,似乎在一瞬间都冷却了下来。

    心中有一种钝钝的痛楚。

    又像是被绵密的针脚,细细戳破。

    对面的那个女孩子,眉眼还是那么的清楚,依旧是冷冷清清的一个。

    看着他的眼神依旧清澈而平静,他一直以为那是只属于他的平静,潺潺的如同午后山脚下的流水漫过脚背。

    可惜,这一瞬间的画面,毫不留情碾灭了他所有美好的构想。

    “莲二,我们聊聊吧。”宋伊从迹部身边走到他跟前,抬头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