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他去世了
    七点半的时候,大厅的灯准时暗了下来,楼梯口的平地上放着一只麦架,上面有一只银色的话筒。

    忍足低声道,“要不要过去?”

    “不用了,站在这里就好。”看的清楚啊。

    宋伊端着装着橙汁的杯子,幽幽的叹了口气。

    向日站在一旁,用餐巾纸将嘴角的食物残渣抹去后,看了一眼款款下楼的迹部母亲,低声道,“那么久没见了,迹部母亲还是那个样子啊。”

    “你也很少见?”宋伊微微挑眉。

    “怎么可能有机会多见,除了年会以外,她大多数时间都在国外。说实话,我觉得迹部母亲其实真的不大喜欢这种东西,但是为了这次的事情,还真是够拼。也不知道她打算把这次的宴会弄成什么样。”

    “对了,我还不知道这次晚会的主题是什么?”宋伊扭头看着忍足,迹部一直交代她晚上要来,但是宴会举办的由头是什么她到现在都不知道。

    “订婚啊!”向日敲了敲她的脑袋,“所以你干嘛要听迹部的话,回来受气啊?”

    “订婚?还真的是。”

    宋伊张了张嘴,最后敛去了所有的情绪,但是心底微微还是有些不舒服。

    忍足浅浅的嗯了一句,皱眉道,“我也不知道迹部怎么想的。如果他没能改变他父母的想法,你要怎么做?”

    “不知道。”她垂眸摇了摇头,“这种事情虽然早知道有可能发生,但是我从来没想过会怎么样。”

    “不过,我现在有点难过。”她眨了眨眼睛,原本上了亮晶晶眼影的眸子似乎有一道浅浅的水光。

    忍足垂眸认真的看着她,却是很久没有说话。

    向日伸手勾住她肩膀,摸了摸她脑袋,“他让你回来如果没办法扭转局面,那你以后就别理他了。反正学校里还有我们……嗯,加小林初一个。”

    宋伊低头伸手碰了一下鼻尖,有些酸,随后眯起眼睛,抬头时已经弯着眼角在浅笑,“终于发现你一个优点了。”

    “暖男。”宋伊眼角微微褶皱,但是还是努力压下了那种不断膨胀的酸涩。

    “结局未定。”忍足安慰道,“我从没见你输过,无论是哪一方面。”

    ……

    “欢迎大家今晚能够抽时间来参加迹部家的晚宴,在此深表感谢。今晚想借着这个机会,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

    宋伊看着站在台上的男人,微微错愕,和迹部的轮廓又七分相似,但是身上带着一种收敛起所有锋芒的儒雅,但是眼底却是一片精明,他身边站着的女人正是迹部的母亲,穿着一袭刺绣的深紫色长裙,妆容典雅。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迹部的父亲,据说叫做迹部慎吾。

    台下一片安静,大多数人都心照不宣,知道今晚会正式宣布迹部家和须藤家族的正式合作,同时两个孩子也定下婚约。

    宋伊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迹部景吾,很快就收回了目光,看着台上。

    “迹部家一直和须藤家族的关系都非常好,而且两个孩子年龄相仿,又是一起长大,所以今晚我们两家会定下婚约,还请大家做个见证……”

    宋伊脸色白了一瞬,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向日扭头担心的看着宋伊,低声道,“伊酱,你没事吧?”

    “没事。”

    宋伊勉强的弯了弯唇角,突然包里的手机在震动,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名字微微愣了一下,已经有三个未接电话了。

    “向日,我去接个电话。”

    宋伊拍了拍他的胳膊,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电话就接通了,她站在门口垂眸道,“小叔叔,什么事?”

    “你现在在哪里?”林杰西语气有些急,与他平日的怠惰和慵懒完全不同。

    “迹部家。”

    “我过去接你。五分钟后我就到。”林杰西轻轻咳了一下。

    “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电话那头静默了良久,她忽然听到一个很沉重的答案,心脏像是骤然停下了一般。

    “你父亲去世了。卧底失败,在医院养伤的时候还是被对方安排的人潜入,杀害了。”

    宋伊的手颤抖了一下,心尖似乎有什么东西控制不住,“叔叔,你别开玩笑。”

    “伊伊,这一次没有开玩笑。我是刚刚接到消息的,你父亲的遗体已经由大使馆的人送回来了……”

    “我妈呢?”

    宋伊眼睛微红,“我妈没事吧?”

    那个温柔的,总是小心翼翼呵护着她,虽然见面次数不多的女人。

    “你妈失踪了。她应该是这次卧底的人绑走了……”

    宋伊神色有些阴郁,“她们究竟执行的是什么任务?怎么会闹得那么大?”

    她踢着裙摆朝着门外走去,已经无暇顾及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停在大宅门口的时候,远方一道暗色的车飞速驶了过来,她放下手机,回头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迹部大宅,抿紧了唇角。拿起手机给向日发了条消息。

    “我有急事,先走了。”

    向日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摸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消息,微微瞪大了眼睛,立刻伸手拉住了忍足,“侑仕,宋伊走了……”

    “她去哪了?”

    忍足微微皱眉,这种时候她心情本就不好,一个人的话……他有些不敢想。

    “她说有急事。”

    “打给她。”

    两分钟后,向日看着手中的手机道,“她关机了。”

    “去找迹部。”

    而此时,宋伊拉开了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神色微凝,“现在去哪里?”

    “警局。”

    林杰西神色凝重,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宛如离弦的箭一样,驶向了黑夜之中。

    宋伊从来没曾想过,穿到这个女孩子身上会那么早的面临这样的场面,她不是第一次来警察厅,但是却是第一次感觉到周围安静的像是一座坟墓一般。警察厅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或坐或站,穿着警服,却是满脸沉重。她跟着林杰西踏上台阶,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铁门被推开以后,发出的吱呀声,像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钟鸣。

    偌大的冷藏室内,正中心安放着一副尸体,林杰西站在一边,担心的看着她,“伊伊,这是你爸。”

    她脊背有些僵直,站在原地似乎很难再进一步,有些逼人的寒气从脚底攀升到了心脏,揪得很疼。这是她身体内的情绪,无可抑制,她一直很清楚自己没办法将原来那个人的感情完全清除,但是这一刻却被任何时候都要汹涌。她缓缓蹲下身体,抱住自己的膝盖,埋头在自己手臂间,眼泪再也控制不住。

    林杰西握紧了指尖,想要安抚的摸一摸她的头发,却发现自己的手都在颤抖。

    他扬起了下颚,但是眼角还是有很浅的勒痕。

    “为什么会这样?”宋伊低声问道,没人给她答案。

    她曾经还想过,如果他回来了,她还不适应这样的亲人,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或许他也会温柔的对待自己,慢慢拉进关系。可是她还没有正式的见过他一面,就要面对他不在的消息。为什么会这样?

    即使换了一个地方,依旧变成孑然一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