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劫后余生
    ,精彩小说免费!

    房间里面,王氏看着云箭帮谢凤英包扎好了伤口,然后叮嘱道:“伤口有些深,伤到了骨头。这些日子不要碰水,要记得按时换药,不然怕肉长得不好。”

    谢凤英点了点头,道:“多谢云箭大哥。”

    云箭点了点头,然后出去了。

    王氏坐到他的旁边,握了握他的手,看着他缠着纱布的手臂,忍不住心疼起来,柔声问道:“疼吗?”

    谢凤英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云箭给他用的药有止痛的成分,虽然疼但还在他能忍受的范围。

    谢凤英装作轻松的道:“娘不必担心,我真的不疼。”

    王氏心里疼得像是心都扭在了一起,又责备道:“你怎么这么傻,明知道危险还扑上来帮娘挡剑。”

    王氏在房间里陪着他坐了一会,直到看着他喝下一碗安神汤,然后躺下之后,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盛麽麽跟着她进来,也端了一碗安神汤递给王氏,看着王氏喝下之后,才帮着放下药碗,然后对王氏叹道:“真没想到,三少爷会如此不顾性命的扑上来保护夫人。夫人也当对三少爷安心了,他心里是真的把您当母亲来爱戴的,夫人如此尽心尽力的抚养他,都有了回报。”

    王氏没有说话,拉过一个迎枕头靠在枕头上,回忆着今天的事情。

    今日凤英和云箭带着人找来的时候,她们也已经被那些所谓的“山匪”找到。她身为母亲,当仁不让要将蕴绣和蕴月护在身后,那些人举剑意欲灭口,当时她看着那剑刃上反射下来的银光,当以为自己母女三人都要命丧于此的时候,却是凤英及时扑过来替他挡住了这一剑。

    那时他紧张关切的扑上来的样子,脸上带着恐惧,他是真的怕失去她。只有真心将她当成了亲爱的母亲,他才会有如此害怕的表情。

    凤英没有忘记过杨姨娘是他生母的事实,很多时候他甚至表现得过于亲近杨姨娘,这让她不是不吃醋。

    她虽然心里知道这是凤英有情有义的可贵之处,才会不忘生母,可难免心里也会忍不住抱怨,她对他不好吗不够关心吗,他为什么不能全心全意的只要她这一个母亲,仰或是遗憾他为何不是她亲生的。

    可就在这个孩子挡在她的身前在利剑落下在他身上的那一刻,比起失去他的恐惧,她突然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就算他亲近杨姨娘又如何,他就是她的孩子,她一手养大的孩子。

    王氏沉默了好一会,才缓缓的道:“凤英是个好孩子。”

    过了一会,王氏又问道:“蕴湘那边去看过了吗?如何了?”

    盛麽麽回答道:“夫人放心,奴婢检查过了,还是姑娘身。只是大约被当时的情景吓坏了,我让人给她喝了两碗安神汤,现在已经睡了。”

    王氏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毕竟是谢家的女儿,真出了什么事情,谢家的名声也不好听。

    王氏又吩咐道:“那些牺牲了的忠仆,都让人送回府中去,人死要归根安葬,那些受了伤的,也都送回去好好养伤。至于那些见到危险逃跑的家仆,人都畏死,大难临头各自飞,也是人之常情,不必过于苛责了。让人传信给方姨娘,那些忠仆家属,先每人给二十两银子的安葬费,其余抚恤支出,等我回去再说。”

    盛麽麽点头道是,道:“奴婢这就去办。”然后便端着药碗出去了。

    另外一边,凤卿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看到从外面进来的云箭,含笑着招了招手让他过来。

    云箭见了,走过来对凤卿拱了拱手,道了一声:“小姐。”

    凤卿问道:“那些所谓的山匪,你们抓到了几个活口?”

    云箭实话实说的回答道:“不多,仅有三个。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经过训练的杀手,嘴里含着毒药,只要被抓住就会咬破藏在牙齿下面的毒药自裁。我们带的人手不多,大半的刺客听到风声又已经逃走了。”

    凤卿又问:“审问出点什么出来了吗?像是幕后主使啊之类的。”

    云箭摇了摇头,道:“这种人的嘴巴硬得很,不下点功夫撬不开他们的嘴,因而可能还要多花点功夫。且他们这种杀手,一般只是听从首领的差遣,他们也未必就能知道真正出钱收买他们杀人的是谁。”

    云箭顿了一下,想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

    凤卿直接问道:“你还有什么想告诉我的?”

    云箭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道:“属下得到消息殿下昨日在路上,也遇到了刺客。”

    凤卿心中揪了一下,接着又听云箭道:“不过小姐放心,殿下没事。”,凤卿这才放下心来。

    云箭继续道:“只是那些人阵势挺大,确实给殿下造成了一定的麻烦,程蒋和云弓都受了点伤。”

    凤卿默了一下,又问道:“刺杀殿下的人跟刺杀我们的人是同一个地方的人?”

    云箭道:“暂时不清楚,属下也只是得到殿下那边的飞鸽传书,殿下让属下也注意下小姐身边。殿下出事时,属下正赶着来小姐身边保护的路上。”

    所以他们才会来得这么及时。

    凤卿突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也幸好他们来得及时,要是晚来一步,她恐怕就真的命丧在这里了。

    凤卿又问道:“要收买这样一大批杀手来杀人,应该要花不少银子吧?”

    云箭道:“自然。”

    凤卿道:“那我们可不可以从最近京城哪家在钱庄兑银票最多这个方向入手来查探?这么多银子,幕后的人总不会让人抬着真金白银去请杀手,必然是要先去钱庄兑成银票。就算他们是提前兑成了银票,那那些杀手机构收到银票之后,也肯定会拿着银票去钱庄去兑换成真金白银。”

    普通人没胆子敢刺杀亲王和未来的亲王妃,有嫌疑的就那么几位,将范围缩小后,应该还是可以查探到一二的。

    云箭对凤卿拱了拱手,表示明白,然后便匆匆走了。

    凤卿又在原地站了一会,思索了一会,然后转身便回了房间。

    房间里杨姨娘此时坐在靠窗的炕上,她的脚已经上过了药,她也喝了安神汤,人是已经镇定下来了,就是人有些发呆。

    凤卿坐下来,对她道:“姨娘放心吧,我哥哥没事。母亲刚看过他,见他睡着了才好的。”

    杨姨娘却扯着其他话题道:“今日真是吓死人了,要是多来两次今日这样的事情,没被人杀死迟早也要吓死。”

    又问:“凤明呢?那小子去哪里了?”

    凤卿回答她道:“大概去二伯母那里看望凤良去了,凤良被吓得不轻。”

    杨姨娘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