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推卸
    ,精彩小说免费!

    谢远樵端起酒杯,绕到了谢远秀身边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秀六弟,我要谢谢你,当年若不是你十天半个月的送半包米接济我们兄妹三人,我们兄妹三人恐怕都活不到今日。哥哥今日谢你,谢你的接济之恩。”

    谢远槛一见,也连忙端起了酒杯站了起来,对谢远秀道:“秀六弟,我也敬你。”

    谢远秀显得有些受宠若惊,更有些慌措,连忙恭敬的端起酒杯,也站了起来,对谢远樵道:“樵四哥,您别太客气,弟弟不敢当。”

    谢远樵将酒杯在他的酒杯上碰了一下,道:“有什么不敢当的,这是当哥哥的应该敬你的。”又道:“人说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弟弟对我们三房有恩,哥哥今日必然要报答。”说完将杯中酒饮尽。

    谢远安和谢远承听着那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心里不由怵了一下,兄弟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又望向谢远定。

    谢远定这个族长的脸色从刚才起就一直黑着,此时越加的变换莫测。

    谢远安和谢远承只好便又求助的对整个宴席中辈分最高的,自己的父亲求助,对他使了使眼色。

    谢道训心下叹了一口气,当年压逼年幼的谢远樵兄弟的是自己的兄长谢道仕,当时他便不同意做得太绝。偏偏大房的父子贪图三房的产业,非要如此,如今他两眼一闭倒是什么事都没了,倒是给他们留了一屁股烂债。

    但不管怎么说,当年二房为了不得罪大房,虽不算落井下石,却也是冷眼旁观,做得也不算地道,现在三房又重新风光了,甚至比他们兄弟的父亲活着的时候更加风光,以后谢家的未来恐怕还得要靠三房,因而该转寰的还是要转寰。

    谢道训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对谢远樵兄弟道:“远樵侄儿,远槛侄儿,当年的事情,是族里对不起你们,不该欺你们年少,更不该恃强凌弱。”

    说着老泪纵横起来,脸上十分懊悔的模样,对谢远樵和谢远槛道:“我这个当伯父的,也实在说不出口求你原谅。但只求看在大家都是同宗同族的亲人的份上,别怪罪这些小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后还是要守望相助。我这个当伯父的,为当年的事情向你赔罪。”

    说着从桌位中走出来,就是一副要跪下去的模样。

    谢远安和谢远承看见了,连忙上前去将父亲扶了起来,阻止的唤了一声,道:“父亲。”

    谢远槛看着有些心软,有些想上前将这长辈扶起来,结果却被谢远樵用眼神严厉的阻止了。

    谢远樵心中有些冷冷的不屑,看着谢远安和谢远承跟着也红了眼睛的样子。

    谢远安看向谢远樵道:“樵四弟,当年的事情你要怪就怪我吧。”说着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当年我们二房也是不赞同大房将你们三房的产业全部收归族里的,父亲还劝了大伯,只是大伯毕竟是族长,他一意孤行,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谢远安说着要怪就全部怪他,但转眼却又将责任全部推给了大房。

    谢远定顿时愤怒了起来,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羞恼道:“安二弟你是什么意思?当年三房无嫡子继承,按族规除了部分祭田之外应将三房的产业收归族中,这事情是经过族中族老讨论,又是按照族规处置,我父亲当年这样做有何不妥,你二房当年也是同意了的。如今到了你们的嘴里,倒成了我们大房的不是了。”

    谢远承开口道:“定大哥,我们并没有指着你和大伯的意思,而是就事论事。当年的决定,的确是大伯做的,这你可不能否认。当年我父亲也劝过大伯,这你也不得不承认。因而说,当年我们二房根本就不同意这样做。再说,您说这是按族规办的,您是族长,对族规最清楚,倒是说一说是按哪一条族规办的。”

    说着左右望了周围的人,又接着道:“我看了这么多年族规,可没有看到哪一条说没有嫡子就不能继承家产的。我问你们,你们看到过这一条没有。”

    座中的其他人有不说话的,有想讨好三房说没有看到的。

    谢远承又看向谢远定。

    谢远定脸上被气得通红,当年分三房财产的是只有他大房吗?他们二房没有份?如今倒全是他大房的错了。

    他厉声道:“当年循的是旧例。”

    谢远樵脸上不屑了起来,当年他们威欺三房的确是拿旧例说事,也的确有这样的旧例。不过那所谓的旧例,本就是他们传承族长之位的大房做出来的囫囵事。当年又以这囫囵旧例为由,夺了三房的产业。

    谢远承观察着谢远樵的脸色,还想要再说话。谢远樵这时,却适时的一笑,对众人道:“好了好了,我不过是说了一句多谢秀六弟的接济之恩,怎么倒引得你们都吵起来了,都是一家人,这样可不好看。过去的事情,既然定大哥说是按族规按旧例子做的,我们自然也不会有怨言,你们也别放在心上。”

    说完走回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提着筷子举着桌上的菜肴道:“大家都喝酒吃菜,多丰盛的一桌菜,大家可别浪费了。”

    男席这边闹得气氛如此紧张,中间隔着一道屏风,传到女席这里气氛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大家都是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小心的观察着王氏、凤卿等人的脸色,不敢说话。

    席上若说最镇定自若的,当应该是王氏和凤卿。拿着筷子,该吃饭的吃饭,该夹菜的夹菜,仿佛完全没有将男人那边闹的事情放在心上。

    谢蕴绣和谢蕴月见王氏和凤卿如此若无其事,于是也跟着学。其他人见她们如此,自然不能不陪着吃。只是陪着吃却又不敢多说话,最后就成了真的只是纯吃饭了,连呼吸声好像都放轻了,安静得连筷子夹菜的声音都听得见。

    这一顿饭,可算是吃得不欢而散。

    只是散席了之后,众人将凤卿等人送回了三房之后,谢道训却将谢远定叫住,对他道:“定侄儿,你留一留,我们有话和你说。”

    谢远定心中有气,本想甩袖子就走。只是想了一想,有许多事情的确要几房人商量着办的,便只好忍住了。想了一下,又吩咐身边的下人道:“将秀老爷也叫住吧,还有族中几位有资历的族老。”

    说完对谢道训道:“二叔有话说,不如叫齐了众人当着众人的面一起说,也省得二叔再抱怨我这个族长处事有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