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精彩小说免费!

    只要将族里的人压服了,接下去的事情就好说了。

    谢远樵表示上族谱的事情不急,不过我昨天晚上去祠堂里看道,我父亲母亲的牌位放在角落,那里潮湿阴沉,将牌位上的字迹都快侵了。

    马上便有人讨好的表示,三叔父、三婶母的牌位放置的那个位置的确不好,应该给他们换个位置。他们对族里是有功之人,牌位应该放在正中间,享受族中祖孙的香火供奉。

    谢远樵又表示,我十几年未归,父母的坟茔前的草木怕都长得老高了。当年我们兄妹三个年级小,只能草草将他们安葬,多年来实感觉大为不孝。

    则又有人马上表示,三叔父、三婶母的坟茔的确应该好好修缮,他们二老保佑樵四弟做了四品京管,又保佑凤英侄儿考中了解元,凤卿侄女成未来的亲王妃,给咱们族中争光,是我们谢家全族的功臣。他们二老的坟茔不仅要大修,以后每年族中的子孙都要前去祭拜。

    谢远樵再表示:“我姨娘……”

    “甘姨娘生下樵四叔和福王妃娘娘,也是谢家的有功之臣,她的坟茔应该迁入谢家的祖坟,她的牌位应该供奉在谢家的祠堂,享受谢家子孙的香火。”

    谢远樵终于满意了,点了点头。

    有人奉承讨好着三房的,自然也有人故意找茬的。

    谢远定开门见山的说起道:“不知道樵四弟这些年在外为官,置办了多少产业?三房既然的谢家的一员,按照族规,三房这些年在外置下的产业家财,其中之五该归入族中作为公产。樵四弟既然是咱们谢家最出息的一个,想必置办下的家产也不少。可这二十几年,我可从不曾见到三房有任何东西送回族中。”

    定大夫人扯了扯丈夫的衣袖,想要制止他说下去,谢远定如今却根本不愿意听她的。

    他被气了一肚子气,如今只想让三房也别那么舒坦。

    谢远樵道:“定大哥说的事情我没忘记,不管我三房之后分不分祠出去,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是族中的人,自然应该遵守族规。”说着语气一转,又道:“只是我三房也有我为难之处,我虽官至四品,但俸禄微博,我三房人口又多,实在没有多余的银钱归入公中。族规虽立了族人营生钱财之五应该归入公中,但族规同时还规定了,若族人本就生活拮据,入不敷出,则可以少缴和不缴公产。”

    然后他还特意让人拿了把算盘来,噼噼啪啪的在那里算,他当七品县令的时候俸禄多少、六品知州的时候俸禄多少,当知府的时候俸禄多少,当大理寺少卿的俸禄是多少,再算三房几口人,每年支出多少银子。

    拢拢总总一加一减,却是年年都是入不敷出。

    谢远樵脸上一副羞愧的模样,道:“倒是令各位族中叔伯兄弟失望了,您们也知道,当年我科举入仕之时是一穷二白,我这些年这微薄的俸禄,养活三房这一大家子,哪里能够。这都还要多谢我夫人,这些年拿出了自己的嫁妆帮我养活这一大家子,我嫌弃我这个吃软饭的。”

    谢远槛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道:“这些年的确多亏了大嫂,大嫂是个贤良人。”

    谢远定气得怒站了起来,看着谢远樵,道:“樵四弟,你说这番话难道是要藏私不成。你当了二十多年的官,谁会相信你会没有攒下半点家底,既是做官又岂会只有俸禄。你当我没有入过官场呢,一年两季的冰炭孝敬不说,每年下面人的孝敬,你漏个指缝都不止千两,如今你却连一两银子都不打算上交公中,你如此是准备……”

    谢远樵脸上的表情也一下子冷了下来,打断谢远定道:“定大哥这样说我就不明白了,我十几年寒窗苦读,入仕为官,为的是报效朝廷,造福百姓,可不是为了搜刮民脂民膏或贪赃枉法的。为官一日,便应清正廉洁,这才不负圣恩。但如今听定大哥话里的意思,倒是怂恿我去贪赃枉法,收受贿赂了。定大哥,你这翻话可有违祖上遗风,更失了书香门第之家的傲骨,不该是你族长身份应该说出来的话。”

    谢远定气得指着他怒道:“你……”结果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被气得头发生烟。

    谢远樵却又冷冷不屑的呵了一声,又接着道:“定大哥若是不信,倒可以仔细查一查我这名下究竟有没有产业。我媳妇倒还有些嫁妆,定大哥总不至于打算连女人的妆奁都充入了公中。”

    凤卿看着这一切像是看戏一样,论扮演清正廉洁,论装为国为民,谁都比不上谢远樵。

    不过三房名下,也的确是没有任何的产业。

    当然谢远樵也没他自己说的那样两袖清风,在官场上混得如鱼得水的人,自然知道入乡随俗。一年两季的冰炭孝敬,还有下面人送的钱财,只要不是太烫手的,谢远樵都会斟酌着收。

    而这些年三房但凡置产,皆是置在王氏嫁妆的名下,谢家三房到目前为止还真的是一穷二白。说谢家三房上下近二十口人,吃的穿的用的住的全是王氏的嫁妆,既不算错,却也没有全对。

    从前凤卿只当谢远樵这样做是为了名声,怕被政敌拿住把柄。如今想来,想必还防着谢家族中的人。

    王氏这时候适时的开口道:“夫家不得动女人的妆奁,这是大昭律例明文规定的。谢家若要动我的妆奁,几位叔伯兄弟,我可就要请我的娘家人来了。”

    谢远安一见气氛又不对,连忙打着圆场道:“看四弟妹说的,谁说要动你的妆奁了。我谢家是书香门第,怎会做出这种有违风骨的事情,四弟妹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樵四弟既然说这些年没攒下银钱,我们自然是信的。既没有,总不能让樵四弟变出钱财来。我看,我们还是再商量商量几位侄儿侄女上族谱的事情……”

    谢远定不满意,冷声道:“安二弟,如今我这个族长说话倒是不管用的了?”

    谢道训有些觉得谢远定不上道,皱着眉头眯着眼睛,冷声道:“说到公产之事,我倒是想起,族中倒是有好些年没有盘查清点账务了。为了方便族人对公产心里有个数,是不是该找个时间清查一下账务。”

    谢道训的话得到了其他部分人的附和,族中大部分人对族中究竟有多少财产,的确都是稀里糊涂的。族产由大房管理,账册攥在大房手里,大房又十几年都不说族产的事情,自然引起许多人的怨言。

    而谢远定这一下子却整个气焰都歇了下去,不敢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