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精彩小说免费!

    接下来,三房在谢家老家的日子就过得极为顺畅起来。

    虽偶有人嫉妒红眼的说些酸话,但总体大家对三房人还是奉承、讨好、谄媚的多的。然后王氏、凤卿身边,就尤其多上门拜访的族人。不止如此,连杨姨娘身边、谢蕴绣、谢蕴月等人身边都是时常人群围绕。

    大房对三房此次回老家的事情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表现出善意,但奇怪的是,谢蕴湘反而跟大房的谢蕴霜、谢蕴雪玩得最好。

    谢蕴霜、谢蕴雪是一对双胞胎,是谢远定和定大夫人最小的女儿。但是两个人长得并不像,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姐妹两人应该是异卵双生。

    谢蕴雪长得比较漂亮一些,凤卿倒是隐隐约约听到族里的人说起,谢远定对这个女儿寄予厚望,自小培养,打算明年就送她去参加选秀。

    凤卿初听到的时候,忍不住囧了一下。

    圣上年纪都多大了,而谢蕴雪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从这个方面来说,谢远樵跟谢远定不愧是同一个宗族出来的,某些方面的行事还挺像。

    然后三房回来老家要办的几件大事,祭拜修坟,把谢远樵的生母的牌位请进谢家的祠堂,凤卿和谢凤英等人上族谱,都办得十分顺利。

    凤卿一开始以为,上族谱只是把她们的名字写进族谱里这么简单。

    后来才知道,上族谱还是个复杂的仪式。

    首先要选个良辰吉日,他们要提前焚香沐浴,然后由族中有名望的族老对她们进行训导,他们要跪着听。然后由族长亲自执笔将他们的名字添进族谱里面去,她们再去祠堂对谢家的列祖列宗三拜九叩……

    仪式开始之前,谢蕴霜提着点心送到了她的房间里,笑盈盈的对她道:“凤卿妹妹心里一定很紧张吧。等一下的仪式可是个体力活,妹妹提前一定要垫好肚子,不然可熬不住。我让厨房给你做了些点心,妹妹快吃吧……”

    凤卿有些奇怪,三房现在跟大房不说水火不相容,也算是把不融洽摆在台面上了。

    谢蕴霜之前看他们三房的人还一副仇恨的模样,今日倒是转了性儿了,对她善意了起来?

    然后等她拿着一块点心在鼻头闻了闻,之后便知道谢蕴霜的好心是为那般了。

    凤卿将点心放回了碟子里,然后抬眼看着谢蕴霜。

    谢蕴霜笑着问道:“妹妹怎么了,怎么不吃?难道是不相信我,怕我下毒不成?不然这样吧,我吃一口给妹妹看看。”

    凤卿道:“不必了。”说着又缓缓的道:“蕴霜姐姐应该还不知道,我是习过医的。”

    谢蕴霜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一下,最后默默的将点心放回了食盒里,然后提着食盒站了起来,转身走了。

    点心没有下毒,只是放了点泻药而已。上族谱的仪式是不能随意中断的,她大概就是想看她出一下丑。

    凤卿站了起来,走到了窗户前面,将窗户打开。

    她看到谢蕴霜从她们三房的宅子走了出去,同时她也看到谢蕴湘站在自己房间的窗户前,也在看着走出去谢蕴霜,脸色阴沉沉的。

    见到凤卿望过来,谢蕴湘闪身避了一下,然后窗户上的人影就不见了。

    上族谱的事情完了之后,算是完成了一件大事,王氏和谢远樵都算是歇了一口气。

    正房里面,王氏饮了一口茶,然后问谢远樵道:“老爷请了几日假,需要什么回去大理寺当差?”

    谢远樵道:“夫人不必担心,我请了有一月的假。”

    王氏点了点头,又说起了其他的事情,道:“这几日族里一个个跟大房闹着要查账,我看大房是快顶不住的了,大房失了威信,这个族长自然也是当不成了。只是老爷,打算以后让谁来管族中的事情?”

    以如今三房的地位、身份,由三房来管自然不会有人不服众的问题。但是三房以后的舞台还是在京城,谢远樵是不会想管族里这芝麻绿豆的事情的。

    谢远樵端着茶碗,想也不想的道:“四房。”

    当年他们被族里威逼,也就四房对他们表示出了善意。

    王氏皱着眉道:“秀六弟和六弟妹的性子,可不适合管理族务,恐会服不了众。就算勉强推他上去,恐也会被人架空了。我看倒不如让二房来……”

    谢远樵却皱着眉不赞同道:“不成,二房不是什么好鸟,当年跟大房是一丘之貉。我没找他们算账已经是不错了,如今还想要这样的好事,没门。”

    王氏也知道让二房来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可是她想不到更好的人选。谢远秀的性子怯懦,根本不是能管事的人。

    谢远樵道:“秀六弟的性子是弱了些,到时候我找两个能干的人帮着他,再有我帮他撑腰,应该不成问题。”

    王氏没有再说什么。

    大房那边,的确是有些顶不住了。

    要求查账的人每天都跑到大房来,一副大房不答应查账就不走的模样。谢远定着急得上火,干脆装起了病来,闭门不出。

    定大夫人这些日子忙着变卖嫁妆补窟窿,可也是九牛一毛。

    定大夫人坐在丈夫的床边,红着眼睛问:“这可怎么办好,老爷赶紧拿个主意,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

    谢远定从躺着的床上坐了起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这背后恐怕都是三房的手笔,二房是个墙头草,如今就只会看三房的脸色行事。我看三房,是不会放过咱们大房的了。”

    定大夫人也有些生气,埋怨道:“我早就跟老爷说过,形势比人强,不要跟三房犟着干。当时老爷若肯放低姿态,学二房那样主动给三房赔罪,三房或许不至于如此。”

    谢远定却知道,不管当时他放不放低姿态,三房都不会放过他大房的。

    谢远定道:“现在说这些都没意思,如今之计,也只有一个办法。”

    定大夫人抬着头问道:“什么办法。”

    谢远定从身上掏出一把钥匙来,递给定大夫人,道:“族产的账册我都锁在了我书房的一个箱子里,像个办法,往厢房里放一把火,造成失火的模样,把账册都烧了。”

    定大夫人大吃一惊,道:“老爷,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谢远定道:“此地无银三百两也比被人实打实的抓住证据强。自古嫡长继承,没有了账册,他们没有证据证明我们大房亏空了族产,他们就算再想问罪大房,再想让我们大房把族长的位置让出来,也没有理由。”

    定大夫人深叹了一口气,除了这样做,却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不管怎么样,先熬过了眼前的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