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失踪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坐在靠窗的炕上,手里绣着一个荷包,却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三房的宅子离大房的宅子近,大房那边传来的浓烟,连这里都闻得到。

    珊瑚道:“小姐,我替您把窗户关起来。”说着便上前去把窗户关了。

    说着又一边跟凤卿絮叨起来,道:“大房这个时候失火,偏还是放族产的账册的书房,倒让人觉得大房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越发让人相信大房有问题了。”

    凤卿笑了笑,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杨姨娘又走了进来。她这个人最喜欢热闹,大房刚起火的时候就跑去大房看热闹去了。

    凤卿笑着问道:“姨娘回来了,大房那边怎么样了?”

    杨姨娘坐到了她的旁边,脱了鞋子盘腿坐着,然后才道:“你放心,火已经扑灭了。那账册也找出来了,一本都没烧坏。”

    说着又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道:“我看这次呀,大房可没有好果子吃。”

    大房失火之后,大房保管的族产的账册终于见了天日。

    谢远樵领着人没日没夜的算账,然后怂恿和撺掇着谢家其他族人对大房进行批斗。

    大房如今成了谢家的罪人,亏空了谢家族中大笔的财产。

    期间定大夫人倒上过一次门想见王氏,大约是想来求情,但王氏并没有见她。

    这些事情凤卿操心不上,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安安静静的呆在王氏身边。

    之前遇刺的事情,大约是一起患难过,王氏对她的态度亲近了许多,之前因为吴姨娘造成的隔阂仿佛已经消除,两人重新回到了以前那般的亲近。

    不仅是对凤卿,王氏对杨姨娘的态度也改变了许多。从前王氏对杨姨娘虽也保持着善意,但态度却是不远不近的,并不大爱和杨姨娘呆在一起。但是近来,王氏反而会喜欢叫杨姨娘陪她,说话话,偶尔还会主动跟杨姨娘玩笑几句。

    倒是杨姨娘觉得有些受宠若惊,十分不习惯。

    而在这期间,凤卿的心却越来越不平静,究竟是因为什么不平静,她却又说不出来。

    只是她近来眼皮老是一直跳一直跳,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直到有一天,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梦到萧长昭被人一箭穿心,就当着她的面掉进了悬崖。她伸手想去抓住他,可是没有抓住,然后他就掉了下去。那悬崖好高啊,明明掉进去的是他,她也好像也有那种落不到底的恐惧。

    然后她一下子被吓醒了,坐在床上,满头大汗,梦里的情形令他心有余悸。

    她实在忍不住了,于是将云雀和飞燕叫了过来,问道:“你们老实告诉我,最近殿下那边跟你们有联系吗?”

    云雀和飞燕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云雀笑了一下,对凤卿道:“小姐,殿下奉圣上的命令在执行秘密的差事,是不好跟我们传递消息的。”又问:“小姐,您是不是想殿下了?”

    凤卿没有说话,只是盯着云雀和飞燕看。云雀和飞燕大大方方让她看,脸上表现得十分光明磊落。

    凤卿最后垂下头来,叹着气道:“可能是我多心了吧。”

    云雀和飞燕则是松了一口气。

    她们现在可不敢告诉小姐,殿下遇刺,受伤了之后失踪了,至今生死未卜。

    凤卿心仍是不能平静,最后起床来抄了两卷经,每抄一句便念一句“平安”。

    大房亏空的事情藏不住,且亏空的东西还不少。族长这个位置谢远定是坐不住了,大约谢远定也知道再挣扎也无用,倒是主动辞去了族长的职位。

    但谢家众人认为,大房亏空了这么多族产,除了谢远定辞族长的位置不算,还应该把亏空补上。

    所以最近谢家又在清点长房的财产,能补多少是多少。

    落马了一个老族长,然后便面临着新族长的选任问题。虽然大家都知道三房不会在乎一个族长的位置,是不会接下族长的位置的,但众人为了表示尊重,还是意思意思一下的推举了谢远樵和谢远槛。

    谢远樵推拒之后,推荐了谢远秀,然后谢远秀就这样赶鸭子上架的成了新的族长。

    二房倒是有些失望,他们对族长不是没有想法的。只是既然三房选择了四房,他们也不敢闹,反而脸上表现得高高兴兴的表示支持三房的推荐。

    秀六夫人却是激动得手足无措,带着厚厚的礼品上门感激王氏。

    拉着王氏的手,不断的激动又感激的道:“都是兄长和嫂子疼我们,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激才好,兄长和嫂子的恩情,我们是一辈子都报答不了……”

    半个月前,她们还在为自己的独子的上学问题而抱怨,转眼间,他们从族中人人都可以忽视的小透明,变成了掌管整个宗族的族长。

    王氏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你们夫妇好好管理族务,领着族人团结一心,让谢家能更上一层楼,就是对我的报答了。”

    秀六夫人红着眼睛道:“会的,一定会的。”

    谢凤英跟谢远樵谈起谢家的事情的时候,倒是跟谢远樵建议道:“我看让秀叔父一直做族长也不是办法,他毕竟是非嫡非长的,性子也有些软。久了难免压不住族人,到时群龙无首,人心越发涣散,谢家只会越来越糟糕。我看倒是不如弄个轮换制,族长的位置不必拘于哪一房或者哪个人,十年一轮换,选由每一个族人投票来选出族长。一来,如此方能选出贤能者,将谢家管理得越来越好;二来也可防止再有人长时期掌管族产,做出侵占或亏空族产的事情来,损了族人的利益。”

    凤卿给谢凤英竖起了一个拇指,她是真没想到谢凤英心里居然还有如此明主的思想。他提出的办法,不就是后世的全民选举制度嘛。

    谢远樵捏着胡子想了一下,认为这倒是个办法,他还可以收拢人心。

    然后谢远樵真的就把这个主意跟谢家众人提了提,除了小部分人的反对,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赞同。

    想也知道,原来那些旁支的族人是永远都摸不到族长的位置的,这个轮换的办法一出来,说明他们以后也可以竞选族长,这个办法简直是人心所向。

    同一时间,萧长昭失踪的消息,也终于传到了凤卿的耳朵里。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好半天都没有说话。

    飞燕表情忧虑的对凤卿道:“事到如今,奴婢也不瞒小姐。殿下奉圣上之名,本是去兖州办差的。殿下具体办的什么差事,奴婢们不知道。但殿下这一路上十分不太平,几次三番的遇刺。在兖州的时候又遇上了一次刺客,这一次殿下受了伤,又与云箭、云弓等人被打散了,后来殿下便失踪了,至今没有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