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不妙
    ,精彩小说免费!

    萧长昭失踪的消息,终于传到了京城,最后又传到了沧州。毕竟沧州离京城也不是太远,这种敏感的消息流传得也还是很快的。

    与萧长昭失踪的消息一起传过来的,还有京城里面发生的事。

    比如说圣上某天早上在凤阳宫没有醒来,至今昏迷不醒,太医们却找不出症结。

    又比如说,因为明熙帝是在凤阳宫出的事情,因而卫皇后被列为了敏感的嫌疑人,此时处境十分不妙。

    郑惠妃、何德妃领着后宫其他的妃子齐齐上阵,欲将明熙帝从凤阳宫移出来,结果被卫皇后的人挡在了门外。

    又比如说,靖江王萧禹询因为在明熙帝昏迷之前曾经送过吃的给明熙帝,因而被怀疑与圣上昏迷的事情有关,此时处境也是十分不妙。

    又比如说,晋王、鲁王趁机以国政不可耽搁、朝中不能无人主事为由,推举如今排行最长的福王代理朝政。

    而福王也没有推辞,摩拳擦掌的正准备大显身手,结果这个主意直接遭到了卫皇后的拒绝。

    卫皇后取出了凤印,以皇后之威,不避嫌的懿旨下令,在圣上昏迷,萧长昭未归期间,由皇长孙萧禹询暂代朝政,宁王、卫国公从旁协助。

    卫皇后此举,被一些宗亲和一些朝中元老斥责为“狼子野心”。

    因而现在不管是卫皇后还是萧禹询,在朝中的名声可不大好。连“奸后”的名声都出来了,她在圣上昏迷之后的一系列霸道旨意,也被视为“意欲窃国。”

    某些大臣顺便还搞起了罢工,并四处斥责如今朝中是“奸后当政”“牝鸡司晨”。而卫皇后根本不顾外头她的名声现在又多糟糕,罢工者直接懿旨罢免,然后由他们的下属替补而上。如此强硬的手段之后,才算稳住了朝堂的秩序。

    总之,用一句话来形容如今京城的形势,那就是一个糟糕和乱。

    远在沧州的谢远樵同样急得火急火燎,一边让人给他收拾东西一边对王氏道:“我得赶紧赶回京城去,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今京城风口浪尖,卿儿回去必然会被卷进去,你带着英儿、卿儿几个先留在沧州,等京城的形势明朗了再说。”

    王氏一边帮着谢远樵穿戴衣裳,一边点着头道:“老爷放心吧,这里交给妾身,必不会让孩子们有什么闪失。老爷回了京城,行事也要小心一些。”

    说着想了想,还是叮嘱了一句,道:“老爷主要还是多看看多听听,力所不能及的事情还是别掺合进去为好。”

    谢远樵摇了摇头,道:“妇人之见,咱们家这燕王未来岳家的身份,就是不主动掺合也必然会卷进去。”且他这时候不对燕王表现一下自己的忠心,哪还等到什么时候。

    王氏无奈的摇了摇头,给他披上大衣。

    谢远樵想到了什么,又叮嘱道:“燕王殿下的事情一出,老家这边的人难免又会心思浮动,你……”

    王氏打断他道:“老爷放心,就算不仰仗燕王的权势,老爷也还是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我也还是正四品的诰命夫人,难道连这些人都还压不住不成。”

    谢远樵点了点头,道:“那就好。”

    这个世上多的是起势便捧落势便踩的人,而这谢家族中的人,究竟是不是这样的人他也早已领教过了。

    王氏道:“让五弟跟着你一同回去吧,老爷一个人回去我不大放心。”

    谢远樵没有拒绝。

    谢远樵和谢远槛收拾好东西之后,急匆匆的就赶回京城去了。沧州便留下王氏、杭氏带着一群孩子呆在这里。

    王氏如今还镇定得住,杭氏却很有些不安,坐在王氏身边忧心道:“大嫂,您说皇后娘娘和燕王殿下那里,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王氏安慰她道:“放心,皇后娘娘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这点风波难不住他。燕王殿下自小领兵打仗,更是不知出生入死多少回了,自然也能够逢凶化吉。”

    杭氏勉强的笑了一下,道:“那就好。”但眉头上仍是化不开的忧愁。

    王氏最怕的还是凤卿会想不开,拉着她的手道:“你也一样,不要想太多,燕王殿下必然会没事。”

    凤卿对王氏笑了一下,道:“是,我相信殿下不会有事。”

    都说祸害遗千年,像萧长昭这种祸害,必然是会长命百岁的,她不相信他会这么短命。

    王氏看着脸上镇定平静的凤卿,点了点头。

    燕王那边出事,自然也不是没有人幸灾乐祸的。

    其中头一个的就是谢蕴湘,跑到凤卿的屋里来,装作一副关心,却眉眼带着幸灾乐祸的笑,问凤卿道:“燕王殿下怎么会失踪的呢?七妹妹,你说他不会已经遭遇不测了吧。哎,殿下这真是可怜,好端端的活了二十几年,怎么圣上才刚将七妹妹圣旨赐婚给他,殿下就遭遇了这样不幸的事情。”

    这话里话外,自然都是映射凤卿给他带来了霉运。

    谢蕴湘又继续道:“七妹妹,要是燕王殿下真的已经……七妹妹这已经被圣旨赐婚给殿下的人也不能另嫁,那你岂不是要一辈子为殿下守寡,真是可怜……”

    凤卿实在受不了她这模样,转过头来寒光凛凛的盯着她,开口道:“谢蕴湘,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若是燕王不好了,我不好了,谢家不好了,你身为谢家的一份子,以为自己能得着好?若我是你,我就会时时祈求殿下平安。”

    “别再让我听到一句你希望他不好的话,否则,你好好想想自己的下场。”

    谢蕴湘盯着她冷冷的哼了一声,不屑的道:“燕王都不行了,你这个未来燕王妃还有什么仰仗,你以为人人还会奉承讨好着你。少在这里摆什么未来王妃的谱,我不吃你这一套,我倒是看看,燕王人都没了,你这个所谓天生凤命之人,还怎么当皇后。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否则我会天天诅咒你。”

    说完甩着袖子准备出去。

    结果走了没有两步,却被云雀和飞燕拦了下来。

    谢蕴湘怒道:“你们这两个贱丫头,给我滚开。”说完抬起头便想一巴掌掴下去,却被云雀伸手握住了手腕。

    谢蕴湘愤恨的盯着她们。

    凤卿打开妆台上的一个匣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缓缓的走到谢蕴湘的跟前,从瓷瓶里到处一粒药丸来,然后看着谢蕴湘。

    谢蕴湘目光防备的看着她,道:“你想干什么?”

    凤卿道:“你不是觉得我不敢杀你吗?那我就杀给你看看。”说完吩咐飞燕道:“把她的嘴巴张开。”

    飞燕道了声是,依言将她的嘴巴张开。凤卿将药丸扔进她的嘴巴里,飞燕马上把她的嘴巴合上,又在她胸口点了两下,然后药丸瞬间滚进了她的肚子里。

    凤卿道:“你放心,这个药不会这么快发作的,前十四天你就像是个正常人一样一点感觉都没有。到了第十五天你会没有任何痛苦,十分安静的死去,看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最重要的是,不管是多高明的大夫,都查不出你是怎么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