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相处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看着萧长昭端着碗,大口的连着喝了两碗汤,然后道:“你尝过没有你放了多少盐,你的手艺可还需要改进。”

    凤卿尝了一口,盐的确是放多了。红枣和枸杞也放多了,显得汤的甜味将鸽子的鲜味都盖住了。

    凤卿道:“要不,加点水?”

    萧长昭嘲笑道:“你可真有天分,炖好的汤再加水,还能喝吗?”

    凤卿懒得理他的嘲笑,开口道:“我想了下,觉得还是不能这样不声不吭的失踪了……”

    萧长昭举手投降道:“好好,不嫌弃你的手艺了行不行。以后不管你的汤炖得再难喝,我也只称赞不批评。”

    凤卿道:“我是说真的,不是玩笑话。不管怎么样,你至少让人跟我家里人说一声,让他们心里有个底,免得这些日子火烧眉毛的到处找人。”

    萧长昭虽十分不满,但还是道:“行行行,我明日让人去跟你哥哥说一声行不行。”

    凤卿不知道他是真的答应她还是在敷衍她,但目前为止,她也拿他毫无办法。

    萧长昭虽然十分嫌弃她的汤,但喝了两碗汤之后,又用汤泡了两碗米饭吃了,其他的菜反倒没吃多少。只是吃完了饭之后,大概是觉得嘴巴咸,又灌了两杯茶。

    睡觉之前,她又帮他换了一次药。

    然后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又以山庄没有多余的房间为由,拉着她挤在了一张床上。结果晚上却根本不睡,一只手撑着脑袋,一直盯着她瞧,闹得她也跟着睡不着。

    凤卿很是无奈,睁开眼睛看着他道:“你究竟睡不睡?”

    萧长昭道:“美色当前,却只能看不能动,心思浮动,难免要睡不着。”

    凤卿卷了被子侧身背着他,道:“我懒得管你,我要睡了。”

    萧长昭伸手抚了抚她耳朵边垂下来的头发,却是真的心思浮动起来。而后接着,他就整个人压了下来,在她耳朵侧轻轻的想点水一样的亲了亲。

    凤卿刚想开口制止,萧长昭却先开口道:“别动。”

    凤卿想到他胸口上的伤,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没动。

    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她也多少有些了解他的性子,虽然偶尔会毛手毛脚的,但还算克制,并不会对她做一些实际性的事情。

    萧长昭在她耳侧辗转了一会,最后又移动到了她的耳尖,含着她的耳垂温柔的吮吸着,吸得凤卿整个身体也麻麻的,仿佛蚂蚁在啃咬,又仿佛有细小的电流从她身体流过,让她忍不住闭上眼睛,想要忽略这种异样的感觉。

    萧长昭吮吸了一会,最后放开她,又亲了亲她的头发,叹着气道:“真想早点将你娶回府。”

    凤卿这一夜睡得并不好,一是因为不熟悉的床,还有则是不习惯有个人睡在她身旁,最重要的是她还要时时顾忌着不要碰到他的伤口。

    第二天醒来,凤卿的眼眶顺其自然的黑了。山庄里胭脂水粉口脂面膏皆无,凤卿便只能顶着一张清汤挂面的脸。

    凤卿每日的工作就是给萧长昭换药,想尽办法在食材有限的情况下给他弄一桌有营养有好吃的饮食。

    几日下来,她的厨艺倒是渐长。

    萧长昭在这里也是无事可干,于是白天的时候会带着凤卿到庄子外面走一走,散散步。有时候还会装几个陷阱,捉山上的猎物。运气好的话,会抓到一些兔子、黄獐等物,有时候是鸟。

    当然,这些猎物的最后的下场自然都是当了他们的加餐。

    萧长昭道:“可惜伤口未愈,不然直接用弓箭倒是更快一些。”

    凤卿跟着刘大夫习得一些草药,偶尔会在山庄附近的山上采一些用得着的草药。

    有时候连这些都无聊了,两人会在房间里写写字、画个画什么的。

    萧长昭无聊的时候就给凤卿画了一幅仕女图,画里她穿着一身宽袖衣,手执纨扇,笑盈盈的立在那里。

    凤卿突然想到了凤阳宫里挂着的那些画,萧长昭的画艺大概传自明熙帝,还是很有些水平的。

    萧长昭画完了之后却并不满意,远远的打量了一眼,道:“太久没画,技艺都生疏了。等回了京,再给你画一幅更好的,裱起来挂在你的院子里。”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道:“我记得你的画艺也不错。”说完将手里的笔塞到了她的手上。

    凤卿奇怪的问他道:“做什么?”

    萧长昭道:“你给我也画一幅。”

    日子就这样缓缓的流淌着,山上的日子清净,又让人觉得温馨。

    没有外面的喧嚣,也没有外面的尔虞我诈和云谲波诡,只有他们两个人,仿佛连感情都会慢慢升温。

    若不是他身边的人偶尔会向他汇报一些外面的事情,她都差点忘记了,他们是处在权力中心的人。

    萧长昭没有太详细跟她说起外面的事情和京城现在的局势,但也没有瞒着她。就是他身边的人来向他汇报的时候,他也没有避着他。

    他们在山庄住了快半个月,在这期间萧长昭也并没有干什么大事。凤卿只是感觉,他仿佛在等什么。

    他的伤口渐渐结痂愈合,大约是底子好加上用的是好药的缘故,再加上她这些日子的精心照顾,恢复得很不错。

    然后在一个寒风飕飕的夜晚,他突然叹着气道:“在这里住久了,倒还真有些舍不得了。”

    凤卿问他道:“你要走了?”

    萧长昭道:“是,一切准备妥当,该是要回京了。京城大概还要乱一阵子,你暂时别回去,先在沧州呆着。等尘埃落定了,我会派人来接你。”

    凤卿点了点头。

    凤卿看他一副掌控全局的模样,虽觉得他应该是胸有成竹,但仍是忍不住担心他,问道:“京城,会有危险吗?”

    萧长昭笑着问她道:“怎么,担心我?”

    凤卿道:“自然。”

    萧长昭道:“既然这样,那分别之前说两句好听的,比如‘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如果不想说,用行动表示一下也行。”

    凤卿道:“殿下一路平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