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封赏
    ,精彩小说免费!

    萧长昭低着头看着凤卿道:“你还有什么问题,一并问吧,我都为你解答了。”

    凤卿道:“最后一个问题,当日刺杀我们的那些人,是鲁王派来的吗?”

    萧长昭道:“不是,是梁氏和清河长公主找的江湖人士。老四对你有意思,梁氏一直都防着你呢,她是趁势想把你一并除了。”

    凤卿点了点头,算是解答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他一直奇怪,若是鲁王忙着逼宫夺嫡,怎会还有闲情派人来杀她。且不管她也好还是谢家也好,对他的夺嫡根本造成不了影响。

    大概也只有女人的嫉妒心,才会让她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

    萧长昭又道:“问完了吗?问完了该轮到我来问你了。”

    凤卿还以为他要问什么正经事,不由转过头看着他问道:“你要问什么?”

    “过几日就是你的生辰了,你想要什么生辰礼物?”

    凤卿:“……”

    凤卿默了一会儿之后,才道:“你随意。”

    萧长昭道:“那我倒是要好好想想了。”

    他思索了一会,倒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道:“对了,有一件事顺便告诉你。你们谢氏的家风不行,任由他们这样发展下去,以后迟早会给你招祸。你父亲虽扶持了一个人品还算过得去的谢远秀做了族长,但他性格温懦,压不住人。所以我送了两个人在谢远秀身边,帮他约束着你们谢氏的人。”

    凤卿突然想到了他送到她身边的云雀和飞燕两个人,她发现萧长昭这个人,好像很喜欢通过为身边的人考虑好周围的事情来表示他对这个人的恩宠。

    凤卿自然有些感动。

    她靠在他身上沉默了一会,然后小声的道:“谢谢你。”

    萧长昭大概是没有听清,问道:“什么?”

    凤卿道:“我说谢谢你。”

    萧长昭道:“你要是说句我爱你我喜欢你的,会更动听一些。”

    凤卿没有说话,却将手伸进他的手掌里,与他的手指十指交握。

    窗外的月光正明亮,而屋里的气氛却充满着静谧和温馨,仿若像是温柔的溪流在缓缓流动,一直流动到人的心里去。

    一场失败的夺嫡政变,在京城掀起的风浪并没有那么容易平息,京城的气氛仍是灰蒙蒙的,连宴请玩乐都少了,大家都低调着过日子。

    而就在这样的气氛里,凤卿过完了自己的十四岁生辰。

    因为并不是整生,所以只是家里面一起吃了顿饭,王氏让人给她做了长寿面,并没有对外宴请。

    但是一些知道的人家或者与凤卿玩得好的人,还是让人送上了生辰礼。比如傅双宜、李七姑、孙婷娘和宋瑜等,就各自给她送了生辰礼。

    萧长昭给她送的是一座大理石屏风,屏风上面镶嵌着一扇玻璃镜。

    这种照相清晰的玻璃镜在现代随处可见,两块钱就可以买一把。但在这个时代却是个十分稀罕的玩意,是西洋那边传进来的东西。

    凤卿收到这面屏风的时候,对着镜子看着里面女子的模样,突然有些恍惚。

    她突然想到,自己竟然已经有些想不起来前世的自己是什么模样了。她习惯了自己现在的模样,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接受了这里的社会规则,然后变成了一个跟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女子没有什么两样的人。

    上辈子的一切恍惚像是她的一个梦,一个她越来越记不清的梦。

    杨姨娘很是喜欢这面镜子,特别是她这些日子瘦下来不少。最喜欢的就是时不时的走到镜子前,扭着腰欣赏自己的模样。

    不得不说,杨姨娘瘦下来之后还是很漂亮的,看起来与凤卿也更加像了。

    而萧长昭这些日子仍是很忙,只是有时候他还是会潜进她的房间里来,抱着他就这样睡一晚,然后天不亮的时候就又离开。

    罪臣渐渐的皆已经处置完毕,同时对有功之臣自然也有封赏。

    这次立功最大的是英国公府和信国公府,英国公张辅因功加封从一品荣禄大夫,英国公夫人诰封从一品敬敏夫人,其众子也都加官进爵。

    信国公府中,信国公世子卫贤、其诸子卫伯达、卫仲卿、卫叔显等也都有封赏。

    令凤卿有些疑惑的是,这次的事件中萧长昭立功也不小,但明熙帝不仅对他毫无封赏,连一句夸奖的话都无。

    相比起来,连及时抽身没有被鲁王使唤着继续上蹿下跳的晋王都得了明熙帝的一句夸赞,萧长昭反而是颗粒无收。

    凤卿偶尔玩笑的对萧长昭道:“莫不是你又做了什么事惹怒圣上吧?”

    萧长昭挑着眉道:“这点封赏我还不看在眼里,父皇此时不赏我,自然是因为以后有更大的封赏要给我的。”

    凤卿笑着道:“是什么?”

    萧长昭眉毛动了动,却并没有回答她的话。

    京城沉重的气氛未见散去,谁都不知道刚刚经历儿子联合朝臣谋反不成的圣上此时的心情会是好还是坏,都保持小心谨慎低调做人的原则。

    但首先打破这种气氛的是信国公府。

    信国公府以家中升官发财是件喜事,应该认真庆贺为由给各家各府下了帖子,宴请众人。宴请的阵势闹得太挺大,请了京城有名的戏班在府里唱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也摆了三天三夜,而信国公世子夫人更是喜气盈盈的从早笑到晚。

    有了信国公府开头,跟着英国公府也开了贺宴。接着其他得了圣上封赏的几府人家也在家中摆了宴,邀请众人前来贺喜。

    王氏最近忙得马不停蹄,参加完了这家的宴席跟着明天又要去哪家,比过年还要忙碌。自此,京城的气氛才算渐渐欢快起来。

    而同一时间,在凤阳宫里。

    卫皇后忍不住叹道:“那些人天天揣摩圣上的心思,结果有什么用。圣上心情是不好,但他们一个个都小心着,在圣上跟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提醒不了圣上老四谋反的事情,那不是戳圣上的心窝子吗。越是这种时候,就越应该表现得跟没事人一样,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宴请听戏的就宴请听戏,让这件事早点过去。”

    阿若笑着道:“所以说,还是信国公世子夫妇聪明,猜着了圣上的心思,先带头开了庆贺宴,其他人跟着请席,才让这件事过去。”

    卫皇后浅浅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她抿了一口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听说老四日日在他府里对着皇宫的方向长跪不起,因此跪病了。”

    阿若道:“可不是,昨日看管的人报到了御前来,圣上也没理。”

    卫皇后吩咐道:“毕竟是皇家血脉,让太医去看一看吧。”

    阿若道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