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二章 交换
    ,!

    崔氏夫妇走后不久,萧长昭跟着来了凤阳宫。

    进门便坐到了榻上,指挥凤阳宫的宫女道:“给本王倒杯茶来,渴死了。”

    卫皇后抬眼看了他一眼,淡声的问道:“你也是来为仲卿和双宜那两个孩子进宫找本宫说情的。”

    萧长昭道:“我说母后你这个人就是多心,我这个当儿子的还不能进宫来看看您。儿臣还什么都没说,就先怀疑上儿臣的目的来了。”

    卫皇后垂下眼来,手里绣着一个荷包。

    萧长昭继续道:“再说了,傅双宜那个人整天叽叽喳喳的,又吵又没有眼色,还没什么尊卑大小,儿子一向不喜欢她,何必为她费这个心替她说情。”

    说着顿了一下,又道:“不过比起傅双宜这个人,本王更不喜欢淮阳。哦,对了,论辈分仲卿那小子该喊淮阳姑姑吧,这让姑姑嫁给侄儿,不算**?”

    卫皇后冷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

    她将针插进荷包里,然后将未绣完的荷包放回了针线筐里,接着喝了一口茶,才慢慢地说道:“不管你是不是为了他们来都好,本宫都和你说清楚,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仲卿定是要娶淮阳的。淮阳已经失了身,圣上若不将她嫁给仲卿,让淮阳如此自处。这件事哪怕是淮阳一手主导的,她也是圣上的女儿。”

    萧长昭挑了挑眉,脸上有几分讽刺道:“他倒是位好父皇。”

    卫皇后叹了口气,又缓缓的道:“小的时候南阳养在凤阳宫,你和她相处不好,不是一直不明白她是明氏所出,明氏与本宫有仇怨,明氏死后本宫为何还要用心抚养她的女儿,将她的女儿视如己出吗?你真的以为本宫是圣母?还是觉得本宫对南阳一点芥蒂都没有。本宫告诉你们,本宫是为了你们,为了你和太子。”

    “明氏不管好不好,也不管她当年对你父皇做过什么,她都是你父皇第一个爱上的女人。她在她身份败露的时候以死谢罪,选择了最对的时候死去,在你父皇未来得及对她的恨意发酵之时就痛惜于她的死亡。”

    当年若是可以选择,她倒是宁愿明氏不死。

    卫皇后继续说道:“随着时间的流逝,你父皇对她的怨气慢慢的淡去。本宫若对南阳不好,你父皇对本宫的愧疚便会渐渐淡去,然后会慢慢想起她的好来。本宫待南阳好,你父皇才会想起她当年对本宫的不好,转而加深对本宫的愧疚。他对本宫的愧疚越深,便就会对你们越好,越想在你们身上补偿对本宫的愧疚。本宫不是因为想对南阳好而对南阳好,而是用对南阳的好来换取圣上对你们的好,因为只有圣上宠爱对你们才是有用的。”

    萧长昭沉默了一下,道:“其实母后,你完全不必如此,你根本不必为了儿臣和太子委屈自己。”

    卫皇后看着他问道:“那你觉得本宫应该怎么做呢?”

    “本宫在身为皇后之前,首先是一个母亲。天下所有母亲会为孩子做到的程度,本宫也都可以做到。本宫必须每一丝每一毫的计算着,怎么做是对你们最有利的。”

    “这次淮阳的事情也一样,圣上不会不知道这件事错在淮阳,但是不管淮阳再怎么不争气,那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在淮阳和仲卿双宜之间,他无需思考便会选择保全淮阳的利益,何况圣上只是让仲卿娶了淮阳而已,在圣上看来是亲上加亲的事,并不会损失卫家的利益。”

    至于仲卿和双宜之间的儿女之情,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本宫是淮阳的嫡母,若本宫不顾及淮阳的处境去阻止她和仲卿的亲事,圣上会怎么想本宫?任何会动摇圣上对本宫信任的事情,本宫都不会做,也不能做。不仅本宫不能做,你也不能做。在圣上眼中,淮阳是你的妹妹,淮阳和卫家,你应该亲的是淮阳疏的是卫家。若你无法好好对待淮阳,你父皇如何相信他日你能好好对待你异母的那些兄弟姐妹。”

    这话就说得有些深了。

    卫皇后又多说了一句道:“有些事你不能不多想,也不能不谨慎。”

    萧长昭也不是不明白,只是心中的天平毕竟还是偏向卫家,不大忍心看到卫仲卿这个侄儿娶个不喜欢的人。

    …………

    谢家。

    天色渐晚,夜幕降临。

    凤卿拿着笔站在书桌前抄着佛经,目光却有些出神。

    珊瑚端着茶水和点心走上前来,看着凤卿写的字,连忙“哎呀”了一声,提醒凤卿道:“小姐,您这写的都是些什么呀了。”

    凤卿低头去看,才发现原本已经抄满的纸,她又在上面抄写了一遍,字与字都重叠了。且墨水还沾得太多,有些字都已经晕开糊掉了。

    凤卿“哦”了一声,放下笔,仍是有些恍惚的换了一张纸。

    珊瑚有些奇怪的道:“小姐,您今天怎么了,怎么一直恍恍惚惚的。”

    凤卿摇了摇头,道:“没事。”

    却在这时,凤卿突然看见窗户外面有一个人影。她想了一下,吩咐珊瑚道:“珊瑚,你先下去吧,我想静一静,等一下也不必让人进我的房间来。”

    珊瑚也不多话,扫了窗户一眼,然后道了声是便下去了,并关上了门。

    凤卿走上前去,打开了窗户,萧长昭从窗户外跳了进来。

    凤卿忍不住道:“你怎么又来了。”

    萧长昭道:“怎么,不欢迎我。”又道:“本来是不打算来的,怕你今日心情不好,所以特意来安慰安慰你。”

    凤卿翻了一个白眼,走到桌子前倒了一杯水,端给他,又把点心放到了他的面前,道:“刚做好的点心,你试试看合不合你的口味。”

    萧长昭挑了一块紫米糕,一边道:“我今日进了宫里。”

    说着见凤卿没有任何反应,抬头看她无动于衷的板着一张脸坐在他身旁,有些讶异的道:“我当你会问我仲卿和傅双宜的事情的。”

    凤卿道:“有什么好问的,圣旨都下了,皇权之下,谁还能违抗,还能更改不成。”说着顿了一下,又道:“我只是为双宜有些难过和不平,她不该受到如此待遇。”

    萧长昭掐着点心的手顿了一下,接着将凤卿拉倒了自己膝盖上来,将手里的点心喂到她的嘴里。

    凤卿摇了摇头,伸手移开他的手。萧长昭自己也不想吃了,便将糕点扔回了碟子里。

    萧长昭虽觉得自己亲爹做得有些不地道,但是多少还是有些护内,开口道:“其实这事情也不能完全怪父皇,淮阳毕竟是他的女儿,她既都已经失了身,他总要为淮阳考虑。”

    凤卿呵呵的讥讽了两声,圣上心疼自己的闺女,就能纵容她去抢别人的夫婿。

    “平日看圣上对卫仲卿也是十分疼爱的,怎么就不想想他的感受。”

    萧长昭继续道:“父皇疼爱他主要得益于他和母后的关系而爱屋及乌,但他再疼爱仲卿,哪能比得过亲闺女,人都有私心和分亲疏,天子也一样。”说着又捏了捏凤卿的脸,道:“你这话说的就有些孩子气了。”

    说着又拿了个例子做比喻,道:“就好比以后你和我,你若生下我们的孩子,我自然是最疼爱他们的,谁都比不上,包括我府里的大郡主和二郡主。但我再喜欢和看重你,也不可能把你的娘家人看得比我的女儿还重。”

    凤卿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从他身上起来,将桌上的茶也端走了,点心也端走了。

    萧长昭看着她的样子,开口问道:“怎么,生气了?”

    凤卿道:“天色晚了,殿下请回吧。”

    萧长昭走上前来,从身后揽着她,道:“你虽生气,但我说的是实话。实话虽然不怎么动听,但总比我骗你强。就好比你,以后也不可能将我的大郡主和二郡主看得比你的父母兄弟亲人重,你说是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