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喜事不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出了正月之后,京城的喜事就是一桩接着一桩的。

    二月淮阳公主下嫁信国公府;三月靖江王和英国公府张大小姐大婚,忠勤伯府的嫡小姐孙婷娘嫁进滁阳侯府;四月里李家七小姐李七姑又出嫁,风风光光的嫁进了有“一门七进士、叔侄五翰林”之称的蒋家……

    谢家里,王氏忍不住感叹道:“我这几个月,不是在喝喜酒,就是在喝喜酒的路上,这添妆和红包都不知道撒下去了多少。”

    一旁的柳姨娘将算好的账册放到边上,笑着道:“夫人莫急,过不了多少时候就该轮到咱们家办喜酒了。咱们家凤卿嫁的还是皇家,场面定比别家的都大。等凤卿出了嫁,三少爷也快了。”

    现如今方姨娘要照顾谢蕴苓,并没有多少时间能在王氏身边帮忙,凤卿又要忙着出阁的事情,王氏便将柳姨娘拉了过来做帮手。

    是的,凤卿的婚期也定下来了,就在六月初六,由钦天监选定的日子。

    王氏听着忍不住笑了笑,眉眼间带着一股从容又舒缓之色,看得出来她的心情很好。

    王氏心情好,一旁的盛麽麽也忍不住与她多唠嗑了两句,笑着道:“前几日李家七姑娘出阁,那可真叫一个风光,真可谓是“良田千亩,十里红妆”了,李家不仅在大兴、宛平等地给李家七姑娘置了好几千亩良田,单其他嫁妆就有一百二十四抬。这样一比,倒显得上个月出阁的忠勤伯府的孙小姐就有些寒碜了。孙家小姐的一百零八抬嫁妆原也不少,可我听说,那一百零八抬嫁妆是从八十八抬嫁妆里面硬分出一百零八抬来的,里面的东西松得很,抬妆的人一抬,轻乎乎的,明眼人哪个还看不出来。如今京城都在谈论这件事呢,都笑说忠勤伯夫妇聪明。”

    这声“聪明”可不是褒义词,多少可带了些讽刺的意味。

    柳姨娘讶异道:“我听说滁阳侯府给忠勤伯府下的聘金可不少,足有两万两呢。”

    她们谢家给蒋家下聘,可也只有一万六千两。那位十里红妆嫁到蒋家的李七姑娘,蒋家给他们家下的聘礼也是一万六千两。公侯之府和大户人家下聘,聘礼一万六千两已经是高规格的了,一般的都在一万两左右,富裕些的一万二、三,节俭些的七八千两、甚至五六千两的也不是没有。

    像他们谢家给三少爷下聘,按规定公中只出五千两银子。但三少爷是养在夫人膝下,夫人自然另外有贴补。

    而滁阳侯府给忠勤伯府的两万两,一定是超规格的了。听说那位滁阳侯世子身体有问题,大约是为了补偿才给了那么重的聘礼。

    只是滁阳侯府给忠勤伯府给足了脸面,忠勤伯府却有些打脸。

    盛麽麽笑道:“所以大家说忠勤伯夫妇聪明呢。”

    时人嫁女,一般嫁妆要多过聘礼,不然容易被人说成是卖女儿。

    王氏浅笑了笑,道:“忠勤伯府这些年在走下坡路,自然不能跟李家相比。”李家这些年可都有人在朝中任着要职,李尚书还是内阁首辅。

    说着王氏想到蒋家给蒋大小姐准备的嫁妆也是一百二十四抬。蒋夫人很满意谢凤英这个女婿,满意得不能再满意了,且是越看越满意。

    当时两家讨论聘礼嫁妆时,蒋夫人便是笑盈盈的亲自拉着她的手跟她说的是:“……我原是给准备了一百二十八抬嫁妆的,但她嫂子进门明面上写的是一百二十四抬,她的姑母当年出阁也是一百二十四抬,将来你们家凤卿嫁给燕王殿下,礼部和宗人府给准备的嫁妆估计是一百二十八抬,晏儿不好越过这些人去,所以减成了一百二十四抬。不过你放心,东西都是一样的,我把其他四抬的嫁妆都塞进了那一百二十四抬里去,塞得满满当当的。”

    王氏原本给准备的聘金是一万三千两,结果一看,人家的嫁妆准备得这般丰厚,于是只能把聘礼增加到一万六千两,跟蒋家给李家下的聘一样。

    正说着,丫鬟冬儿走进门来,对王氏屈了屈膝道:“夫人,杨姨娘身体不适,从早上开始便一直吐,也吃不下饭。杨姨娘身边的樱桃求到我这里来,让跟夫人说一声,求着请个大夫看一看。”

    盛麽麽听着笑着道:“杨姨娘的身体一向很好,倒是难得听她要请大夫。”

    王氏问道:“刘大夫在府里吗,在的话让刘大夫先给她看一看。”

    冬儿道:“滁阳侯世子夫人身体不适,七小姐早上让刘大夫去一趟滁阳侯府给他们的世子夫人看病。”

    对外说是凤卿让刘大夫去给孙婷娘看病,但王氏倒是知道实际上究竟去给谁看的。

    王氏道:“那便拿着对牌赶紧去外面请个大夫回来吧,别耽搁了。”

    冬儿道了声是,正准备出去。

    结果王氏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喊住她道:“等等,樱桃还在外面吗?”

    冬儿道:“还在。”

    “你让她进来,我有事问她。”

    冬儿道了是,然后去将樱桃请了进来,然后自己拿了对牌让外院的管事出去请大夫。

    王氏问樱桃道:“你们姨娘这两个月有换洗吗?”

    杨姨娘最近瘦下来后模样回来了,谢远樵也喜欢往她的院子跑,王氏想着杨姨娘也才三十多岁,要怀也是能怀上的。

    只是杨姨娘一向粗心,当年已经生了凤英和凤卿两个了,怀凤明的时候居然还带着凤卿爬树,结果还从树上摔下来。也是凤明命大,没有摔出个好歹来,平平安安的出生了。她只恐杨姨娘这次也一样,连怀孕了也不知道。

    盛麽麽和柳姨娘却是脸上惊讶,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怀孕?杨姨娘的年纪大了,连三少爷都快娶媳妇了,她们是从来没有往这上头想。

    樱桃脸上也是有些惊讶的,但还是老实回答道:“姨娘上个月是换洗了的,只是量不多,这个月日子还没到。”

    王氏对她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照顾你们姨娘吧。我换身衣裳,等一下便过去。”

    等樱桃走后,王氏让盛麽麽伺候进去伺候她换衣裳,柳姨娘呆在外面,想着杨姨娘若真是又怀孕了,脸上倒忍不住有些羡慕。

    大夫请来了之后,给杨姨娘把过脉,称多半是喜脉。王氏是知道外面那些大夫的说话技术的,因怕误诊,从来不把话说死的,便是十成十了,也要说一个多半。

    等刘大夫从滁阳侯府回来,又给杨姨娘确诊了一遍,确定是喜脉。

    屋子里的下人纷纷表示出喜色,恭喜王氏和杨姨娘道:“恭喜夫人,恭喜杨姨娘。”

    杨姨娘则是羞答答的坐在床上,脸上很是不好意思。

    盛麽麽和柳姨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王氏的脸色,见她面上平和,并未因杨姨娘怀孕而有别的情绪。缓缓的走到了杨姨娘的床边,轻拉了拉她的手道:“好好养着,老爷知道了定会很高兴。”

    杨姨娘脸上红了起来,一副像是干了什么坏事模样的羞赧,道:“真是羞死了,卿儿都快出阁了,我这还,还……”还老蚌怀珠。

    且她多少有些怕王氏不高兴,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脸色。

    王氏忍不住笑了起来,道:“怀孕诞嗣是剑高兴的事,有什么好害羞的。”说着又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道:“你放心的好好养着吧,给凤英凤卿他们多添一个弟弟或妹妹。刘大夫也说了,你现在这个年纪可不像年轻的时候,怀孩子可要辛苦得多,可别在想东想西的了。”

    她这句话也是告诉她,她没有因她怀孕的事而不喜,让她尽管放心。

    杨姨娘心里松了一口气,也握了握王氏的手,道:“夫人,多谢您。”

    若王氏不高兴,她大概就不生的,反正她现在有了凤卿和凤明。但毕竟是自己的骨肉,要是王氏答应,她还是想生下来的。

    若是以前,王氏可能心里会不大舒服。可是现在,她却觉得杨姨娘若能给凤英多添一个弟弟挺好的。以后他在外面挣前程,多一个兄弟就多一条臂膀。打虎亲兄弟,以后能放心依靠的人还是亲兄弟。

    何况凤卿嫁进燕王府,以后燕王如果真的有那个造化。等十几二十年凤卿的孩子长大了,也需要他的舅舅们来帮他,帮凤卿其实也是帮谢家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