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花烛夜
    ,!

    凤卿觉得自己好像在海上沉浮,一个浪尖打过来,将她高高的冲上了浪尖。浪尖沉下去,感觉自己又像是掉入了海底,忽上忽下,忽下忽上。她想上去的时候,偏偏又掉了下来。她觉得受不了想下去的时候,偏偏又一直将她推在了顶端。

    这种抓住什么东西,偏偏什么也抓住,只能任凭波浪摆布。

    她感觉无助,偏偏又喜欢这种刺激。

    她伸手摸索着,然后攀附住身上的男人,希望他能给她依仗。

    过了一会,埋在她身上耕耘的男人突然将埋在她胸前的脑袋重新移到了上面来,咬住她的嘴唇,然后伸手去寻找和抓住她的手,十指相扣。

    她感觉到了冲击在身上的波浪加快,她觉得整个身体都紧绷了起来,连脚趾头都忍不住蜷伏着,然后双腿屈起,忍不住离他更近一点,更近一点。

    每一个浪尖打过来的时候,都让她刺激得想要尖叫。她只能咬住牙齿,忍住想要脱口而出的嘤咛。

    他抬起头来对她笑了笑,脸上有着跟她一样的潮红,但眼睛却明亮得仿若星晨,又仿佛在欣赏这世上最美好的事物。

    他凑到她的耳边,轻声呢喃道:“叫出来,让我听听你的声音。”

    凤卿摇了摇头,那种感觉太令人羞耻了。

    于是他的手在她的腰上掐了一下,很明显在刚刚短暂的欢好里,他已经找到了她的敏感点,然后凤卿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啊”了一声,身下一缩,然后她很明显听到他跟着也“嗯哼”了一声,那种声音带着甜腻、刺激和满足。

    而后他突然“呵”的笑出了声,仿佛很喜欢她刚才的动作,道:“卿儿,你真棒!”

    然后他便捞起她的腰,和她一起在波浪上沉浮,感受着那波浪越来越快的刺激。

    凤卿抱着他的双臂,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好像很久很久,久到她觉得可能会被冲死在这浪尖上的时候,身体里紧绷着的某根弦终于断了,某种温热黏腻的东西涌进了她的身体里来。

    最后停歇的时候,萧长昭整个人趴在她的身上,头埋在她的脑袋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凤卿也像是死过了一回了一样,躺在床上浑身无力。她的手还攀附在他的身上,而他还在她的身体里,仿佛眷恋着不舍得离开。

    此时有种疲累之后难得的放松,让人感觉慵懒。凤卿突然无声的笑了起来,她突然有些得意的想,很好,至少他对她的身体是满意的。就像刚开始时,大红双喜龙凤烛的烛光忽明忽暗的照射中,他看尽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然后眸光中带着惊叹、赞美、喜爱和愉悦。

    女人不应该为了取悦男人而存在,可当你能成功取悦一个男人时,你依旧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趴在她身上的萧长昭亲了亲他的脖子,又咬了一下她的耳尖,声音有着愉悦后的餍足,道:“你笑了。”

    凤卿笑着否认道:“我没有。”

    萧长昭道:“你现在都还在笑。”

    “我没有。”

    他抬起了上身,一只手撑在床上,另外一只手伸手去刮她的下巴,含笑的看着她,问道:“你感觉如何?”

    凤卿知道他在问什么,歪着头,故意道:“不怎么样,没我想的好。”

    萧长昭又掐了一下她的腰,刺激得凤卿又连忙“啊”了一声,然后他笑她道:“口是心非。”

    说着他下身的某个地方又起来了,他喟叹了一声,十分不舍的离开了她的身体,然后动用了她的五姑娘。

    等他再一次满足了之后,他抽出枕头下的白手帕,帮她擦了擦手,然后将用过的手帕卷成一团又扔到了床下去了。

    他躺在她身侧揽住她,又道:“若你不是第一次,我真想让你明天起不了床。我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做“春晓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凤卿撇了撇嘴,道:“说得好像你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一样。”

    萧长昭道:“卿儿,不一样,简单的生理需求和灵魂与身体的结合,给人的满足是不一样的,你可懂?”

    凤卿道:“我又没得比较,我怎么能懂。”说完轻哼了一声,背过身去躺着。

    萧长昭又从身后抱起她道:“洗个澡吧,我让人送热水来。”

    他将手伸出帐子外,敲了敲床前的柱子,对外头道:“送热水来。”然后捡了一件大衣披上,又捡了一件大衣将凤卿裹了起来。

    女官领着侍女鱼贯而入,先对还在帐子里面的凤卿和萧长昭屈了屈膝,接着便让侍女四处散开,该准备热水的准备热水,准备干净的衣裳的准备衣裳,过来撩起帐子的撩帐子。

    萧长昭抱着凤卿直接到了屏风后面,这一路上凤卿都埋在了萧长昭的胸前,不敢去看屋里的侍女和女官。

    眼睛的余光却不轻易见看到了两个女官走到了床前,收拾起了床上的元帕,仔细看过了之后点了点头,然后放进了一个匣子里。

    凤卿突然红了红脸,她甚至觉得床上一定还残留着他们欢爱过的味道。

    进了屏风之后,萧长昭就让屏风里准备伺候他们沐浴的人都下去了,顺便还低头笑着对凤卿道:“我知道你肯定会不好意思,所以只能为夫亲自来服侍你了。”

    结果他这一服侍,洗澡的时间就有些长了。

    凤卿觉得,外头的人一定误会他们在屏风里面又干了什么,但却表现得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但是天知道,萧长昭只是给她上了一点药而已。

    等他们洗完澡,重新穿上干净的衣裳,然后萧长昭抱着她重新回到床上的时候,床铺被子已经重新换过了。

    两个闹了半宿,都有些累了。萧长昭抱着她,亲了亲她的额头,道:“睡吧,明天还要进宫。”

    凤卿却有些睡不着,她觉得有些怪怪的。也不是觉得疼,就是觉得这么轻易,她就从一个姑娘变成了一个女人。

    到了第二日,女官早早的就敲了门提醒他们起来了。

    凤卿和萧长昭都是按品大妆,身穿礼服,用过了点早膳之后,便坐上了马车,赶往了皇宫。

    皇宫今日也是装扮一新,礼部和宗人府的官员早已侯在宫门处。见他们进宫,便引领着他们先前往奉先殿,先祭拜列祖列宗。

    在奉先殿祭拜过后,按道理应该去养和殿先向圣上行谒见礼,再去凤阳宫向皇后娘娘行谒见礼。如果有太后还需要去太后宫中行谒见礼,若没有太后,则只需前往宁安宫对着太后的凤座磕三个响头,以视对长辈的孝敬。

    但凤卿和萧长昭去到养和殿的时候,却看到圣上和卫皇后都在养和殿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