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回门
    谢远樵和谢凤英以及谢家在京城的两位姑爷骆霖、乔明志一起拱手行礼,道:“臣等见过殿下,王妃娘娘。”

    今日凤卿回门,按礼谢蕴心也是要带着夫婿回来的。

    如今乔明志在萧长昭手底下做事,帮着教导萧禹谦的功课,顺便干点谋臣的事情。两人本为主上和属从,如今偏偏又成了连襟,身份上倒是显得怪异。

    不过凤卿看乔明志应对得十分得体,脸上并未有什么尴尬的地方。

    王氏也领着其他女眷屈膝行礼,然后周围的下人也纷纷行礼。

    萧长昭道:“都起来吧。”

    凤卿不想见着一家子亲人对她拜来拜去的,笑着道:“爹爹,母亲,我们快先进去吧,外面有太阳。”

    谢远樵脸上带着微笑,看凤卿的目光十分亲切,却又比以往多带了些恭敬,连道:“是,是,是。”说着摊手对着里面做了个请的姿势,道:“殿下,娘娘请。”

    等进了之后,谢远樵领着他们到了正堂上座,接着又领着一家老小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对萧长昭和凤卿行了个大礼,道:“臣等拜见殿下,王妃娘娘,殿下和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是国礼,礼不可废。但凤卿看着仍有些不舒服,连忙站起来过去一手一个将谢远樵和王氏扶了起来,道:“爹爹,母亲,您们快起来吧。”

    萧长昭坐在榻上也道:“既然已经成了一家人,就不必太见外了。”

    谢远樵等人谢过之后,才站了起来。

    然后谢家众人自然分长幼准备的陪着坐下,然后下人送了茶上来。

    大家都有些怕萧长昭,在屋里都有些拘谨着,既不敢大声说话,也不敢走到萧长昭跟前去奉承,屋里倒显得十分安静和凝重。

    骆霖一见,于是找了个话题开了个话头与萧长昭说起了话,谢凤英聪明的顺着话题附和了下去,屋里的气氛才算正常了些。

    王氏安排好了茶水点心之后,见一家子男眷女眷都杵在一个屋子里,女人们拘拘谨谨的,又插不上男人们的话题,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

    于是温笑着对萧长昭道:“不如老爷和凤英、凤明,还有两位姑爷在这里陪着殿下说话,臣妇有些贴心话想和王妃说,臣妇请王妃到隔壁房屋里去说话。”

    萧长昭点了点头,又笑着握了握凤卿的手臂,道:“去吧,你不是从昨天晚上就念叨着想见岳母她们吗。”

    王氏虽然知道萧长昭是给凤卿面子,但听他说出这声“岳母”,还是受宠若惊了一下。

    谢远樵则心里十分高兴和满意,这表示凤卿在燕王府里十分得宠。

    凤卿笑携着王氏和杨姨娘,和谢蕴华等人一起去了隔壁的次间,进了内室。

    刚入了门才坐下,谢蕴华就笑盈盈的摸了凤卿的脸,一脸打趣的道:“瞧瞧我们王妃娘娘这脸色红润的,表情也跟带了蜜似的,可见这和殿下的新婚过得很甜蜜。来,快跟姐姐说说,洞房花烛夜是怎么过的,殿下体不体贴。”

    凤卿脸上微红,但却觉得这样真好。像刚才那样她们对她恭恭敬敬的,她反而不自在。

    王氏拍掉了谢蕴华的手,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谢蕴华虽然收回了自己的手,但却仍跟凤卿挤了一个眼神。

    王氏让屋里的其他人都出去,只留了杨姨娘、谢蕴华、谢蕴心几个在屋里。

    然后王氏皱起了眉头,犹豫了一下跟凤卿说起道:“你出阁之前,有些话我本要叮嘱你的,但是忙起来却是忘记了。现在则少不得要跟你说,你和殿下已经过了新婚之夜,男女之事你多少也已经晓得。有一件事你必须注意一些,殿下血气方刚的,难免有餍不知足的时候。你心思虽比同龄人成熟,但身体却一样还没长开,你可不能任由着殿下胡来,倒把身体弄坏了。”

    屋里都是经过人事的人,皆知道是怎么回事。谢蕴心还是新妇,听着免不了脸红了起来,谢蕴华倒是没觉得什么,脸上十分自若的表情。

    杨姨娘脸上则是着急了起来,王氏是忙起来忘记了,但她这个当亲娘的却也是忘记这一茬了,没好好叮嘱凤卿。杨姨娘顿时有些懊恼起来。

    王氏继续道:“你该拒宠的时候还应该拒,若实在不行,你就把殿下往王府里的刘氏、胡氏、柏氏等人屋里荐过去,让她们替你挡一挡。”

    说着叹了一口气,又道:“你出阁之前,我本该为你准备在你不方便的时候帮你服侍殿下的人,我知道你不喜欢,所以也就没准备。你才刚新婚,有些话你或许不爱听,但我还是不能不提醒你。你向来心气高,但殿下毕竟是龙子凤孙,以后甚至可能是……”她顿了一下,才接着道:“什么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话,你就不要太抱着期望。”免得期望越大,以后失望越大。

    这种事情若是能得到,那是赚到了;若是得不到,就因而生怨,甚至郁郁寡欢,那就是不应该了。

    王氏继续道:“你要是不喜欢有新人靠近殿下的身边,像刘氏、胡氏、柏氏这些都是伺候过殿下又生了有子嗣的,你心里总会好受些。既然免不了,顺便给她们送个人情,也显得你大方。再者,不要看着王府里的大公子已经四五岁,怕自己追不上就急着生孩子。殿下才不过二十几岁,还有的是时间,不必争在此时的朝夕。等过上一两年,你再长大一些,再来准备生孩子的事情更妥当一些。”

    女人生孩子就是进一次鬼门关,年纪越小生孩子越危险。与其冒着风险去争这个长短,她倒宁愿凤卿晚一些生孩子。

    杨姨娘一听,连忙拉着凤卿的手道:“你听夫人的,听夫人的准没错。生孩子的事情咱们不着急,殿下那边要是拒不了你就让他去别人屋里,身体重要。”

    谢蕴华翻了一个白眼,拍了一下杨姨娘的手臂,道:“听什么听呀,你们可真是的。”说着对凤卿道:“你别全听娘的,晚一点生孩子和让殿下节制一点这是对的,但是殿下若是主动去刘氏等人的屋里,你不能拦住。若是他没主动要去,你可千万别蠢得将他往别人的床上推。”

    谢蕴华十分嫌弃的扫了王氏和杨姨娘一眼,这两人自己嫁了一个处处留情的男人,就把天下所有男人都想成一般黑了。

    谢蕴华继续跟凤卿道:“我告诉你,你将殿下往别的女人身上推,殿下要是高高兴兴的去了,你就该哭了。殿下要是不愿意去,那他就该跟你生气了。男人可也是十分小气的动物,你这样做会影响夫妻感情。”

    自己的妻子将自己往别的女人身上推,男人也会想些“你竟然不在乎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哦,你是不是不爱我”呀之类的东西。

    凤卿从来没有打算过要把萧长昭往外推,既然她嫁了这个人,是她放进心里的人,而他也向她表示了她是他心仪的人,所有的可能不管能不能实现,她总该要尝试一下。

    她笑着握了握王氏和杨姨娘的手,道:“母亲,姨娘,您们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殿下也是有分寸的人,不会做伤害我的事。”凤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