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搞事的谢蕴湘
    用午膳的时候,自然是男女分席而坐。

    萧长昭那边由谢远樵、谢凤英、谢凤明还有谢家的两位女婿作陪,凤卿这边自然是王氏、谢蕴华、谢蕴心等人。

    杨姨娘是妾室,按理是不能与她们同桌的,但王氏以她是凤卿生母为由,也让杨姨娘与她们一起同桌。

    桌上还有谢蕴湘,她刚刚并没有在花厅里和其他人一起迎接她们,直到吃饭的时候凤卿才看见了她出现。

    她今日打扮得很漂亮,穿着玫瑰紫牡丹刺绣对襟褙子,大红刻丝金枝绿叶百花综裙,绾着飞仙髻,头上珠钗金簪错落。倒比凤卿这个正主还要盛装。

    只是桌上并没有人理她,连王氏都是直接忽视她的存在,倒好像是没有她这个人似的。

    谢蕴湘拿着筷子扫了一圈,十分的不满,最后笑盈盈的看着凤卿,一副阴阳怪气的道:“七妹妹,你头上的那只钗子真漂亮。不过你那支花钗好像是九钿的吧,你一个王妃可以戴九钿花钗吗?”

    凤卿吃着嘴里的东西,不紧不慢的吃完了之后,才放下筷子,从身后的丫鬟手里拿过帕子,擦了擦嘴唇上的油,才道:“不知道,本宫也不太懂。不过那是皇后娘娘赏的,想是能戴的吧。”

    谢蕴湘心中失望,低下头来拿起筷子挑着眼前的一碟花生米。

    谢蕴华转过头,一副温柔的看着谢蕴湘,笑着道:“六妹妹,以后你可不能再七妹妹七妹妹的叫了。你都能想起这九钿花钗娘娘能不能戴,怎么就没想起来尊卑有别呢。就连娘,都只能恭敬的称呼一声娘娘。你“七妹妹七妹妹”的喊是想干什么,难道还想当燕王殿下的大,让殿下喊你一声姐姐不成。”

    谢蕴湘沉下眼,将手里的筷子放到桌上,冷道:“我吃饱了。”

    谢蕴华说完拿一番话之后,便不再理她了,继续陪着凤卿说话,只当她是空气似的。

    用完午膳之后,萧长昭依旧有谢远樵等人作陪,王氏招呼人收拾花厅,将时间留给了凤卿和杨姨娘,让她们母女两人单独说一会儿话。

    凤卿难免要关心一些杨姨娘的肚子,笑着问她道:“姨娘,你怀这一胎辛不辛苦?”

    杨姨娘今年三十五岁,就算在现代也属于高龄产妇了,怀起孕来总要比年轻的人要辛苦些的。

    有时候凤卿想想也觉得挺诧异的,三十五岁在现代可能都还没结婚。结果这时代,杨姨娘生的她都已经嫁人了,谢凤英也快成亲了。若是再过两年,谢凤英或她再给她生个孙子孙女或外孙,她都要当奶奶或外婆了。

    杨姨娘连连对她摆着手道:“不辛苦不辛苦,又不是第一个了。且夫人一直让人照顾着,老爷也时时关心着的,我现在除了养胎可就没别的事情做了。”

    凤卿道:“要不我让刘大夫回府里住一段时间照顾你?”

    她嫁人之后,刘大夫并没有跟着她到王府去,她总觉得让刘大夫跟着她在内院内宅里转悠,十分埋没她的才华。

    王氏给了她两间药铺,她便将两间药铺都交给了刘大夫打理。如今她也不住在谢家了,直接住到了药铺里,专心研究一些新药或给人看病,还有研究凤卿上次跟她说的手术。

    杨姨娘道:“不用,我又没有什么事。刘大夫毕竟不是咱们家的下人,来者是客的,我们整天支使她,也怪不好意思的。”

    凤卿笑着道:“姨娘说什么呢,刘大夫是医者,我们请她来给姨娘看病,她不会推辞的。”

    杨姨娘道:“等以后我真的需要她的时候再请她。”

    正说着,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喧哗声,凤卿仿佛听到是谢蕴心又气又怒的声音:“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凤卿听着皱了皱眉,叫了一声外面的珊瑚道:“珊瑚。”

    珊瑚一边道:“来了来了。”一边走了进来,道:“娘娘。”

    凤卿问道:“外面是怎么回事?”

    珊瑚道:“好像是五小姐和六小姐吵起来了,我娘已经去看是怎么回事去了。”

    杨姨娘推了推凤卿,道:“去吧,你也去看看怎么回事。一家子姐妹,闹起来可不好看。”

    凤卿点了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她出去的时候,谢蕴湘和谢蕴心已经被人分开了,谢蕴心已经被乔明志带走了在屋里安慰,谢蕴湘则被谢蕴华叫人也带回了她自己的院子,并不许她再出来。

    凤卿问谢蕴华道:“是怎么回事?”

    谢蕴华也有些恼道:“谁知道谢蕴湘又在抽什么风。”

    谢蕴华找了个当时在场的人来问,倒是也将前因后果问出来了。

    当时王氏在忙着指使下人收拾餐桌摆设碗筷的活,谢蕴心便将给杨姨娘送安胎药的活接了过来。除了安胎药之外,因为想着凤卿午膳吃得不多,谢蕴心还另外吩咐丫鬟给凤卿准备了一碗甜汤,并叮嘱丫鬟道:“王妃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记得别放太多糖。”

    结果谢蕴湘进来,听到便阴阳怪气的嘲讽了起来,道:“哟,家下奴才的媳妇可真会对着主子摇尾巴,怎么,尾巴摇得这么欢,人家有扔块骨头给你们吃吗。”

    谢蕴心当场就生气了,她自觉得没惹谢蕴湘吧,于是怒声问:“谢蕴湘,你是真么意思。”

    谢蕴湘冷哼了一声,讥讽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乔明志不过就是燕王的门下奴才,燕王跟前的一条狗而已。你这个乔夫人可不就是她这个燕王妃门下奴才的媳妇。真当自己跟人家冠着同一个姓,就当自己是人家的姐妹了,实际上你不过就是她的奴才……”

    当然不止这些话,还有更难听的。多少都是有些嘲讽乔明志的身份的意思,又说到乔明志是她不要的,偏她把一个丑八怪当个宝贝一样的抱着。幸亏她没有自甘下贱,嫁到乔家去,给人当奴才等等……

    谢蕴心自然是又气又怒,跟谢蕴湘吵了起来。

    谢蕴华说谢蕴湘道:“她这个人现在在家就跟条疯狗一样,见谁都咬。瞧她干的那些事,没有一件是人事。到了她心里,倒还是咱们谢家对不起她了。我早跟娘说过,找个厉害的人家,把她打发出去算了,以后随她自生自灭。留在家里,早晚是个祸害,不知道哪天做出些事情来就害了咱谢家。”

    说起来乔家当初还真是谢蕴华看好准备说给谢蕴湘的,可惜谢蕴湘看不上,最后便宜了谢蕴心。

    在谢蕴华看来,她就觉得乔明志不错。他现在因为样貌愿意走科举难以走远,投在燕王门下谁说不是一条出路。若是燕王看得中他的本事,等到哪天燕王一飞冲天,他什么前程不会有。到时候大家都是给人当臣子的,谁就比谁高贵去了。

    且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一个宠爱敬重自己的丈夫。再说乔明志虽然模样有点瑕疵,但对谢蕴心却是真的没话说的。当初应承过谢蕴心不纳妾,到现在身边连一个丫鬟都不要。

    乔夫人为人也和气,待谢蕴心好好的,没因为谢蕴心禁止乔明志纳妾就说她善妒什么的,还时常嘱咐乔明志君子要言而有信。又说起除非是正妻不能生没人继承香火,不然纳个妾室回来家里多个女人反而是件祸事。凤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