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 嘱咐
    东厢房里。

    谢蕴心肩膀一耸一耸的,不断的抽泣着,脸上泪花不断。

    乔明志拿帕子为她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轻声安慰她道:“好了,别哭了,六小姐嘴巴就是如此,你别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你气着了自己,她倒该高兴了。”

    谢蕴心一边哭一边道:“我不是为自己伤心,我是为你。”

    她说着有些伤心又有些为他难过的伸手捧在了他的脸上,道:“我心里知道相公多么有才华,不比任何人差。可却只是因为样貌的原因,不能走科举的路子,不得已投在燕王殿下的门下,可偏偏却被她说成是奴才。老天对相公太不公平了,如果相公也可以像别人一样走科举的路子,又怎么会受到今天这样的侮辱……”

    乔明志握了她的手,笑着温柔的道:“什么侮辱不侮辱的,相公我并没有放在心上。何况,我并没有觉得投在燕王殿下门下就委屈了,不管是走科举的路子也好还是投靠燕王也好,终归目的是一样的,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好。何况,有今日追随的情分,我以后或许比别人走得更快呢。你也别听她奴才不奴才的瞎说,我在燕王府是幕宾的身份,燕王府的下人对我们都是很敬重的。她说那些话,就是故意刺激你生气罢了。所以,别生气了也别哭了好不好?”

    说着伸手替她擦了擦她脸上的泪。

    谢蕴心对他点了点头。

    乔明志抱着她在怀里,又小小的舒出一口气,道:“六小姐说她幸亏没有嫁给我,可我也觉得幸亏我没有娶她。要是我娶了她,有这么一个品行不良又阴阳怪气的媳妇,今日该哭的恐怕就是我了。”

    谢蕴心听他贬低谢蕴湘,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乔明志笑了笑,一边是想哄她高兴,一边也是真心的道:“我一直都很感激老天,感激六小姐的嫌弃让我没有娶她,也感觉你不嫌弃我嫁给了我。在我心里,你是天下最好的姑娘,人美,心地善良,又善解人意,还孝顺。我乔明志能娶到你,是我八辈子的福气。我答应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身穿霞帔当诰命夫人的。”

    谢蕴心抱了抱他,道:“相公,我相信你。还有,我也觉得很幸运,嫁给了相公。”

    乔明志笑着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

    凤卿和萧长昭是快傍晚的时候才打道回府的,离开谢家之前,谢远樵这个当爹的免不了要叫上凤卿,悄悄的耳提面命几句。

    说的还是老调重提,什么一定要用心侍奉殿下啊,不要善妒啊,要贤惠啊,不要堕了谢家的名声啊之类的。

    最重要的是,谢远樵重点强调了一定要早日为王府开枝散叶。并提醒她燕王的庶长子可已经五岁了,他生母的出身又高,比她这个嫡妃的出身都高。她要是生孩子生得晚,可就追不上了。

    所以,一定要赶紧生个儿子下来。

    说着想到了什么,还提了一句:“你问问你那个刘大夫,有没有保生儿子的药。”

    凤卿听着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只好对谢远樵道:“爹爹,生儿子还是生女儿都是天定的,哪里是人能干预的。万一吃了这种药,生了个不男不女的人出来怎么办。”

    谢远樵瞪了她一眼,小声厉斥道:“胡说!”

    在皇家什么都是讲祥厄的,真要生个半男半女的人出来,是会被认为不详的,连凤卿的地位都要受到威胁。

    谢远樵想了想,也觉得世上不大可能有这种东西。真有这种药,早些年他就该找来给自己吃吃了。

    真万一吃出过事故来,还不如生女儿。

    想清楚了,谢远樵便道:“刚才的话你就当我没说,不过生孩子的事情,娘娘还是要上点心抓紧一些。”

    凤卿笑着敷衍道:“是,女儿都知道了。”

    谢远樵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回去的马车上,萧长昭从后面揽着她,玩着她头上的花钗,跟她闲聊着道:“你那位六姐姐嘴巴倒是厉害,她年岁也不小了,你母亲怎么还没想着将她嫁出去。”

    凤卿有些吃惊的转过头来,望着他道:“她跟五姐姐吵架你都听到了?”

    萧长昭道:“我耳朵又没聋。”

    凤卿撇了撇嘴,道:“可没见你出来主持公道,我家的事像跟你没关似的,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萧长昭捏了捏她的脸蛋,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我要是出来了,你爹和你母亲脸上能好看,他们只会觉得在我跟前丢了脸。这个时候,我不出去,也装作不知道,那才是最好的。”

    凤卿张了张嘴,刚想说话。

    萧长昭便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的一样,打断她道:“我跟骆霖可不一样,你爹和母亲可以完完全全将她当女婿,也可以连家丑都不用在他跟前遮掩。但他们在将我看成你们谢家的女婿之前,先会把我看成殿下。家中的丑事可不会愿意让我看见。”

    凤卿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是她要求太高了。她还想着他们将她当成普通的嫁出去的女儿,将她的丈夫看成普通的女婿。却忘记了身份的尊卑在这跟前横了一道鸿沟,他们永远无法将萧长昭当成普通人看待的。

    他们没有对她变得恭敬客气,还跟以前一样,她就应该知足了。

    萧长昭又说起道:“要不要我帮你六姐姐找个好人家,我可提醒你,她那性子留在家里,可不是什么好事。”

    将她嫁出去让她冠了夫家姓,真惹出什么事情来,先也是找她的夫家扛。

    凤卿道:“不用了,母亲对她想是有自己的打算。”

    他这一出手,王氏肯定不会拒绝,但未必会合王氏心里的打算。

    萧长昭便没再说什么。

    等回到了王府之后,凤卿让人找来库册,打算找一些东西给乔家送过去。今日之事,谢蕴心也算是受了她的牵连,乔明志又是帮燕王做事的,她怎么样都要安抚安慰一下。

    结果吕嬷嬷带着她的东西去了一趟乔家,回来笑眯眯的跟凤卿道:“……老奴刚去了乔家就赶上了一件喜事,五姑奶奶刚诊出了喜脉。”

    凤卿“咦”了一声,道:“真是赶巧了,在家里的时候都还没说有。”

    吕嬷嬷笑着道:“可不是。说是回去的马车上就吐了起来,乔大少爷怕她是在谢家被六小姐气坏了身体,赶紧让人请了大夫回来。结果一诊,却是喜脉,高兴得乔夫人那个乐,老奴去了还得了一两银子的赏银。”

    凤卿笑着道:“不过五姐姐成亲也大半年了,怀孕也不足为奇。”

    说着又让人开库房,寻补品药材和尺头,再让吕嬷嬷走了一趟。凤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