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关于侍寝
    萧长昭见凤卿兴致足足的给谢蕴心挑选尺头和药材,脸上高兴得倒像是自己怀孕一样。

    他忍不住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含笑着道:“别人怀孕有什么可高兴的,什么时候你怀孕了才该这么高兴才好。”

    凤卿停下手里的动作,突然想起了今日王氏、杨姨娘和谢蕴华跟她说的话来。忍不住笑了笑,对萧长昭道:“那可要让殿下失望了,今日母亲、姨娘和大姐都再三的叮嘱臣妾,说臣妾年纪小,不用急着怀孕,等过两年再说。”

    凤卿心以为萧长昭要生气的,就算不生气也会不高兴一下。可是正因为知道他可能要不高兴或失望,她才要提前向他打好招呼。免得他发现了她偷偷的防着怀孕,被他发生了产生误会,反而影响了夫妻感情。

    却没想到他沉默了一会,却突然道:“你母亲和姨娘担心得也有道理。”

    他抓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一比较,就像是大人和小孩子的手掌似的。晚上抱着她,也是小小娇娇的一个人。

    等到晚上,大约是她白天的话提醒了她,因而他只是小小的弄了她一会,小心翼翼的也不敢弄在里面,最后又是动用了她的五姑娘。

    她见他并不尽兴,反而像是忍的辛苦。

    完事的时候靠在他的胸口揽着她的腰,小心翼翼的跟他打着商量道:“要不,我吃药?”

    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背部的线条,道:“不用,吃药对你身体不好。”

    凤卿没再说什么,她刚才不过也就是一时兴起,倒也不是真的就想吃药。她识了几年药理,多少懂得是药三分毒的道理。

    不过他拒绝让她吃药,没有打算为了自己的痛快而牺牲她的身体,多少还是让她感动的。

    她扬了扬头,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对他笑了一下,道:“殿下真好。”

    他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扬了扬眉毛,道:“你家爷什么时候不好,需要你特别强调。”

    凤卿笑着道:“那现在就是好上加好。”

    到了第二日,萧长昭开始出门办事。他是做大事的人,不可能整天呆在府里暖香玉软的消磨功夫,虽然他偷香窃玉起来,一点也不比别人差。

    凤卿则留在了王府里,料理王府内的家事。

    刘侧妃、胡氏、柏氏和小曹氏倒是一大早,萧长昭才刚刚出门,就不约而同的抱着各自的账册、钥匙等来到了宸院。

    四人一起跪在地上,先一个开口的是位份最高的刘侧妃,垂着眸,沉静如水的对凤卿道:“先王妃薨了之后,内院里没有主事的人,殿下便命我们几个一起先将王府的事情管着。现娘娘已经进门,妾身等不敢擅权,先将府里的对牌、钥匙、账册、库册等奉给娘娘,还请娘娘过目。”

    凤卿看了一眼眼前桌子上放着的账册、库册等,随手将账册翻了一两页,甚至不用细看,她便知道这账册有许多的问题。

    凤卿问道:“原来王府里你们是怎么管的?”

    胡氏笑着开口道:“妾身几个一人分管一样,像是刘姐姐,管着府里的衣裳穿戴,妾身管着厨房一块,柏妹妹管各院的装饰摆设,曹妹妹管着府里的车马出行。”

    凤卿心道,衣食住行,倒还真的是挺公平的一人管一块。小曹氏大约是进门晚,资历浅,所以管了最没有油水的车马出行一块。

    凤卿道:“本宫知道了,东西你们放这吧。本宫初进门,府里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章程,以后需要麻烦你们的地方会不少。账册和库册本宫会看的,若有看不明白的地方,本宫会请你们过来问的。”

    刘侧妃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是,愿随听娘娘差遣。”

    凤卿点了点头,摆了摆手便让她们下去。

    刘侧妃等人屈了屈膝,正准备出去。结果小曹氏却站定不动,脸上一副欲言又止的看着凤卿。

    凤卿看向她,问道:“曹夫人还有事?”

    小曹氏转头看了看刘侧妃,仿佛是想让刘侧妃先开口。

    刘侧妃却只顾着低着头,脸上百无聊赖的整理着袖子,并没有回小曹氏一个眼神。

    小曹氏只好自己开口道:“从前元王妃姐姐在的时候,会每月按日子给府里每位姐妹排好侍寝的日子。不知道娘娘对这件事情是怎么安排的,是还按原来王妃的规矩来,还是娘娘有新的规矩。若是娘娘有新的规矩,不如提前知会妾身们一声,也好让妾身们有个心理准备。”凤卿勾着唇看着她,声音淡淡的道:“本宫记得,先王妃去世的时候,曹夫人还没进王府吧?你对你进府之前的规矩,倒是知道得挺清楚。”

    小曹氏连忙跪了下来,道:“妾身也是听府里的人说的,何况这本就不是什么秘密。”

    凤卿淡淡的笑着问她道:“所以你希望本宫怎么办呢?”

    小曹氏道:“这是娘娘管的事,妾身不敢为娘娘做主。可妾身想,不管是依照元王妃的规矩,还是娘娘有新的规矩也好,不说要雨露均沾,总要雨露泽被众人,众位姐妹心中才能平衡。不知娘娘觉得妾身的话可对?”

    凤卿笑着问道:“所以曹夫人以为,殿下就应该像是耕牛一样,每天晚上被人牵着,今天要去这个侧妃的屋里,明天要去拿个夫人的屋里,后天要回到本宫这个王妃的屋里?连宠幸谁的自由都没有?”

    胡氏听到凤卿将殿下比喻成耕牛,忍不住“噗呲”的笑了一下,一边心中又觉得这位新王妃可真是够大胆。这样不敬的话,也就只有她敢说出来。

    笑出身了之后,看到身边的刘侧妃、柏夫人都转过头来看着她,又假装咳嗽的“阿赫”了一声,将笑声遮掩了过去。

    小曹氏却连忙磕了一个头,连忙辩道:“妾身不是这个意思,不患寡而患不均,妾身也是为了王府众位姐妹的和谐着想。”

    “那照曹夫人的意思,就是殿下若不宠幸你,你便要心生怨怼,和其他姐妹相处不好?”凤卿看着她,看她脸上不甘的跪在地上,默了一会,才又接着说话道:“曹夫人,你好像忘记了,你进府是来干什么的,你进府来是伺候殿下的。记着,伺候殿下是你的责任,但宠不宠幸你却不是殿下的责任,而是殿下的权利。”

    凤卿说完,又抬头扫了一眼刘侧妃、胡氏、柏氏三人,目光冷然的道:“还有你们,都听明白了,本宫不管以前的规矩是怎么样来的,但是以后本宫不会给殿下设定规矩。殿下喜欢去哪个妻妾的屋里,想去哪个妻妾的屋里,都是殿下的权利。你们和本宫的责任,就是在殿下到了我们的屋里的时候,好好的伺候服侍好殿下。若有因未能得到殿下宠幸,便心生怨怼者,本宫只恐这燕王府供不起这尊大佛。”

    刘侧妃和胡、柏两位夫人屈膝道是。

    跪在地上的曹氏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关,脸上满满的不服气。

    凤卿不再理她,端茶送客。心里却呵了一声,萧长昭自己要去哪个女人的屋里她管不着,但她才不做这种主动将男人送到别人的屋里去的事情。凤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