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信国公薨世
    萧长昭领着凤卿匆匆出府之前,先让人将云箭找了来,将身上的令牌递给他,道:“拿着本王的令牌马上进宫,让人告诉娘娘一声。”

    夜里宫里落了钥,除非要紧的国事,外臣没有传召是不能随意进宫的,哪怕皇子也一样。

    但萧长昭得宠,持他的令牌却能在夜里入宫。

    他吩咐完,就领着凤卿出了燕王府。嫌马车慢也没有叫马车,直接骑着马就去了信国公府。

    信国公府此时却仍是灯火通明,此时府里比往日夜里气氛凝重了许多。

    门口的小厮脸色焦急的上前来给他们行了礼,然后马不停蹄的就引着他们去了信国公所居的院子。

    信国公喜静,在信国公夫人去世之后就将国公府的正院让出来给了儿子儿媳居住,将府里的事情也都交给儿子儿媳。自己平日多数居住在山上的别庄,偶尔回来也是居住在偏静的院子。

    往日清净的院子,此时却显得不寻常的热闹。不大不小的一间屋子里,却是站了满满一屋子的人。

    太医站在一旁脸上凝重的跟卫贤说着什么,卫伯达从身后抱着信国公让他靠在他身上,而崔氏则眼睛带泪的捧着一碗药,用勺子一勺一勺的想要把药喂进信国公的嘴里,但那药喂进去一口却又是全部流了出来。旁边卫伯达的妻子周氏同样含着泪,拿着帕子帮着信国公擦嘴。

    卫仲卿等兄弟和卫观音俱都围在了床边,眼睛皆是红红的,其中哭得最惨的是最年幼的卫观音,拉着信国公的手,哭着喊道:“爷爷,你怎么了,爷爷,你怎么了。”

    信国公的手脚仿佛已经不能动弹,但眼睛却一直睁着看着门口。

    站得离他们有一小段距离,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不敢上前的是淮阳公主,她的眼睛也是红红的,带着悔意。

    最后站着的,是神情有些恍惚的傅双宜。眼睛目无焦点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与自己无关,却又偏偏眼睛流出了泪来。她的头发有些散乱,胸前的头发还断了一截。

    萧长昭拉着凤卿跨过门槛,屋里的淮阳看见萧长昭,动了动嘴唇想和他说点什么,萧长昭却直接无视她走了过去。

    众人看见她们,纷纷站起来抹着眼睛屈膝行礼。而信国公看到他,眼睛却亮了起来,动了动嘴唇,却说不出话来。

    萧长昭摆了摆手让屋里的人免礼,然后走过去在崔氏让开的位置上坐下,拉了信国公的手。

    萧长昭将信国公的面容仔细的打量了两眼,凤卿看到他表情有些难受。

    萧长昭轻声喊了一声:“舅舅。”

    萧长昭是老来得子,其实论年纪,信国公更像是萧长昭爷爷一辈的。

    凤卿看到信国公看着萧长昭,仿佛笑了一下。

    萧长昭转过头来,眼睛凌厉的盯着屋里的太医,问他道:“你已经诊治过国公的身体,究竟如何?”

    太医脸上有些微微的冒汗,但却不得不实话实说道:“臣已经为国公爷施过针,但也仅能让国公爷勉强多撑个把时辰罢了。国公爷年纪上来了,急火攻心之下导致体内脉裂出血,血凝而梗。此症从古至今向来是无药可医,夕发旦死,旦发夕死。”

    说着对萧长昭拱了拱手,道:“还请殿下有心理准备。”

    萧长昭的目光冷了起来,刚想发火,却被信国公伸手拉住了手。

    萧长昭只好回过头来,看着想说话的信国公。他问道:“舅舅有话要对本王说?”

    信国公的眼睛动了动,又看向卫贤。

    卫贤连忙走了过来,跪在信国公床边,拉了信国公的另外一只手,声音哽噎的喊了一声:“爹。”

    信国公又看了看卫家的其他人,最后又转头看向萧长昭,脸上带着恳切的请求之意。

    凤卿有些看懂了信国公脸上的表情,他是放心不下卫家。

    萧长昭似也看懂了他的担心,握了他的手道:“你放心,只要有我一日,卫家便跟安享富贵。”信国公脸上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崔氏看着,却极其伤心的喊了一声:“爹。”

    而信国公则又拿了她的手放在了信国公世子的手上,看了看卫家众人。卫贤明白父亲的意思,红着眼睛道:“爹,您放心,只要有我在,卫家就不会倒下。”

    信国公欣慰的点了点头,最后将目光放在了远处的傅双宜的身上。

    崔氏连忙回过头来,声音沙哑的对傅双宜道:“阿宜,你快过来。”

    傅双宜动了动脚,然后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泪流满面起来。张了张嘴,试着哽咽了几次,才终于发出了声音,喊了一声:“崔爷爷……”然后眼泪越发欢快的流了下来,像是溪水似的。她的脸上带着期盼,又带着绝望。

    凤卿站在萧长昭身边,想上前去安慰一下她,却又知道此时不合时宜。

    信国公拍了拍傅双宜的手,却似是深深的叹了口气,什么话也没有说,脸上却带着疼惜。

    而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小厮的通报声:“靖江王和靖江王妃到。”

    然后是匆匆而来的萧禹询和张顺,看到里面比他先一步到了萧长昭和凤卿,脸上愣了一下。

    张顺侧头小心的看着丈夫的脸色,却见他早已经快步的走了过去,蹲下来,声音沙哑的喊了一声:“舅祖父。”

    信国公对他笑了笑,手用力的抬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又无力的垂下。

    最终,他的眼睛缓缓的,无声无息的闭了上去……

    本来略显寂静的信国公府,却猝然间响起了一片的哀嚎声。

    丫鬟婆子小厮,随着主子们乌压压的跪了一大片,每人都低头在哭。

    淮阳公主缓缓的动了动脚,跟在后面跪在了地上,眼眶流下了泪。

    卫观音却从跪着的地上冲上来,扑在淮阳公主身上踢,哭喊着道:“都是你,都是你害死了爷爷,你这个害人精。”结果却被吓坏了的嬷嬷连忙抱住制止。

    凤阳宫。

    跪在小佛堂里不断的对着菩萨念着经的卫皇后,却将手里的佛珠转得越来越快,紧蹙的眉头却透漏出她此时的心神不宁。

    而后,手里的佛珠突然断了绳,珠子“噼噼啪啪”的散落了下来。

    卫皇后胸口猝然一痛,只觉得仿佛像被人用刀子绞着一般。

    而后阿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红着眼睛,脸上哀恸的对她道:“娘娘,国公爷,刚刚薨了。”

    那张几十年沉静如水的脸,在听到手足过世的消息时,终于流下了两行泪来。

    过了好一会之后,她的手才垂落下来,然后声音悲痛的道:“把凤阳宫里鲜艳的东西都撤下来,为本宫换上素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