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礼单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氏听着凤卿的话,“哦”了一声,等着她解释理由。

    凤卿垂头娇笑,脸上微赧的解释道:“女儿稚言,母亲不要见怪。只是女儿想起平日里自己生病的时候,是最不喜欢别人将自己当病人看待的。由己及人,想是姑母怕也会有这样的心情。加之姑母缠绵病榻也有些时日了,平日里也难以见一见外面新鲜的景物,送些活的花草反而能让人心情开阔些。”

    王氏道:“那你说送些什么花好?”

    凤卿浅笑道:“女儿年纪小,哪有什么好主意。不过我想着,既然是送人的,总不好随便在外面买,得是自家亲自栽的才显得有心意。母亲说呢?”

    王氏看了凤卿一眼,什么也没说,转头对身边的盛麽麽道:“我记得朱姨娘平日里爱侍弄些花草,前几日家宴的时候不是说她养的几盆山茶和蟹爪莲都含了苞,等开了花要请老爷过去看,从她屋里挪几盆出来吧。”说着又指了指自己房里的几盆景栽,道:“把那三盆栽青松、富贵竹和红梅也搭上,正好凑一个‘岁寒三友’。”

    盛麽麽含笑看了凤卿一眼,然后才笑着道是。府里地方小,并没有人专门的人专门的地方植花种草,平日里谁屋里想摆一盆两盆的,都是让人从外面买。也就朱姨娘爱捣弄这一头,自己屋里盆栽了不少的花草。山茶和蟹爪莲都不好种,朱姨娘种的那些又是稀有品种,平日里宝贝得跟什么似的,除了向老爷邀宠,别人连碰都碰不得。也不知道七小姐刚才的话是故意的还是随意的。

    凤卿低着头,一副继续认真的研究礼单的模样,仿佛她刚才什么话都没说一样。

    王氏吩咐完了盛麽麽之后,才转回头来,又对凤卿道:“把你说的添进礼单里去,把礼单重新誊写一份。”

    凤卿道了声是,让丫鬟给她准备文房四宝。

    王氏靠在美人榻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又一边问起道:“福王府明日办赏梅宴,阮侧妃专门给我们家下了帖子,阮侧妃的架子摆在那里,我不好拒绝,正好我也想去探望你姑母。你明日可想随我一道去?康定对你向来亲善,你生辰还特意给你送了礼物,你若想去,明日就随我一道吧。”

    凤卿停了笔,抬起头来笑了笑,道:“女儿苦寒,身上犯懒,就不去叨扰姑母的清静了,烦母亲代女儿向姑母和康定表姐问好。”福王府的后院乱七八糟的比谢家还复杂,自己家的热闹都凑不完,别人家的热闹她就不去掺合了。

    王氏听着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嘴角甚至带上了点笑意。谢家这么多的庶女,她能对凤卿另眼相待,不仅是看在凤英的面子上,还是因为她的这份懂事、聪明和乖巧。相比较起来,朱姨娘生的那两个就让她觉得不省心了,特别有一个还不姓谢。

    这次福王府开赏梅宴,也不知道朱姨娘和那两丫头是怎么和阮侧妃那边搭上话的,竟然是还让阮侧妃在帖子里专门提了一定要带着她们母女三人去。

    阮侧妃和谢侧妃不和多年,能按什么好居心。偏偏那母女三人都是不安分小心思多的……明天是不是找个理由将那母女三人拘在家里?

    王氏越想越头疼,只觉得烦心得很。

    誊写几分礼单并不是什么难事,没多大的功夫凤卿就誊抄完了。

    凤卿心知王氏请她过来是体贴她会被谢蕴湘、邓如意几个缠,所以找了借口让她离开屋子,不会有特别的事。凤卿的同母兄长谢凤英自小被抱养在王氏膝下,所以王氏不管是对她还是对他们的生母杨姨娘一直都是挺客气周到的。

    所以誊写完礼单之后,凤卿见王氏面上倦怠,也不多打扰,便起来屈膝告辞了。

    王氏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多留她,在她临走前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个匣子,对她道:“给你准备的生辰礼,一起带回去吧。”

    凤卿道了谢,这才从正房出来。

    结果刚出来正房的门,却正好碰到从外面回来的谢大老爷谢远樵。

    谢远樵不过刚四十出头的年纪,大约是这几年仕途如意,所以整个人看起来也并不显老,反而容光焕发。加上他本身就长相俊朗,再加上岁月和阅历沉淀给他的气质,使得他看起来反而有几分儒雅的书卷子气。

    凤卿从长相上并不怎么像谢远樵,而是像杨姨娘多些。

    凤卿见到他,自然先迎上去笑着娇俏的唤了声“爹爹”,简单的行了个礼。

    谢远樵在这里见到她倒是有些意外,问道:“你怎么在你母亲屋里,今日是你生辰,怎么没跟你的姐妹们好好热闹?”

    说着看到她头上空荡荡显得与其他地方有些不协调的发髻,又皱了皱眉头,道:“出来怎么连根簪子都不戴?衣饰不齐就出门,失礼于人,成何体统。”

    凤卿摸了摸自己的发髻“哦”了一声,仿佛这才想起来似的,笑着道:“刚刚六姐姐在我屋里坐,说是明天要去福王府参加赏梅宴没有簪子戴,所以把我头上的簪子拔去了。刚刚出来的急,倒是忘记了重新戴一根了。”

    谢远樵听着越发皱了皱眉,也不知是因凤卿没戴簪子皱眉,还是因谢蕴湘拔了她的簪子而皱眉。

    谢远樵对凤卿还算宠爱,凤卿在他面前自然也敢比别的姐妹要没规矩些,只当他是责备她,直接走上去挽起他的手,故意撒娇道:“爹爹真是的,一回来就责备人家,人家又不是故意的,下次再不敢了就是。”

    谢远樵从鼻子轻轻“哼”了一声,倒不见得多生气,道:“没大没小!”

    凤卿捂着嘴笑,道:“爹爹要去见母亲,我就不打扰父亲了,女儿以后再给父亲请安。”

    谢远樵故作威严的“嗯”了一声,又道:“用了晚膳到我书房里来,你字写得好,帮我抄点公文。”

    凤卿一边笑着屈膝道:“是。那女儿告辞了。”然后便笑盈盈的带着珊瑚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