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羡慕
    ,精彩无弹窗免费!

    柳姨娘心里叹了一口气,有时候她真的挺羡慕杨姨娘。

    在这后院里,她们这些妾侍跟王氏不能比,但就她们这些姨娘里,她跟谁比都不觉得心中不平,只有跟杨姨娘比的时候她就真的只能羡慕。

    这不仅是因为她生了老爷唯二的两位公子,母凭子贵,将这后院里所有的姨娘都比了下去的缘故,就单是她生的七姑娘,论人品论相貌论聪慧,哪一样不是姑娘里的头一位,足以让人嫉妒的了

    老爷和夫人都宠爱七姑娘,可不仅仅因为她是两位公子的同母姐妹。先不说老爷,对夫人来说,除了大姑娘其他都是庶女,若七姑娘自己没有些本事,也不会得她另眼相待。

    柳姨娘就记得,这位七姑娘还不到十岁就能够帮夫人出谋划策。夫人陪嫁的那些铺子生意越做越大,分店开了一家又一家,里面不少都有七姑娘的主意。

    更难得的是她虽有这般才能却能沉得住气,既不居功也不张扬炫耀,在夫人跟前也处处恭敬孝顺,稳重内敛得不像是她这个年纪的人。这些年下来,夫人现在遇事都皆爱问一问七姑娘的想法。

    而老爷对七姑娘的期待,也是与对别的女儿不同的。

    也难怪朱姨娘和陈姨娘看杨姨娘不顺眼,一个人若把所有的运气、福气和好处都占了去,让那些与她同一地位的人还怎么活顺气,可不就只剩下嫉妒和不甘了。

    柳姨娘放缓了气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让人看出她的心思来,劝自己放宽心,然后才轻轻拍了拍长女的肩,低头又看到桌子上的针线筐,便又问道:“你的嫁妆都绣得怎么样了?”

    谢蕴锦回答道:“绣得差不多了,还剩下给公婆小姑的衣裳鞋袜和给其他长辈的一些针线没绣。”

    谢蕴锦去年由谢远樵和王氏做主定了亲,定下的是泉州安溪知县陈鹏年的嫡幼子,婚期已定,就在明年的二月。

    谢远樵与陈鹏年是同窗,只是这位陈大人的仕途走得并不如谢远樵平步青云,如今谢远樵已经是正四品的知府了,陈鹏年却还是七品的知县。但谢蕴锦是庶出,嫁陈大人的嫡子,却也算得上门当户对。柳姨娘对这门亲事虽然并不十分满意,但也不觉得太差。

    柳姨娘看着针线筐里的尺头,问道:“你是打算用这布料给你婆婆做衣裳?这杏黄色怕太鲜艳了些,不够稳重,恐怕不适合长辈。”

    谢蕴锦笑了笑,道:“不是,这是我打算给七妹妹做的衣裳。七妹妹平日里颇照顾我和蕴绣,我想先给七妹妹做身衣裳。”

    柳姨娘道:“应该的。”不管怎么样,交好七小姐准是没错的。只是这样,剩下的嫁妆恐怕就来不及做了,毕竟距离婚期就只剩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

    柳姨娘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先做七小姐的衣裳,你的其他嫁妆我先帮你打个底,到时候由你来收线,也算是你亲手做的了。”

    谢蕴锦也怕自己赶不及到时候让婚事出了差错,便没有拒绝,道:“那多谢和辛苦姨娘。”

    柳姨娘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此时,在东跨院凤卿的屋里,杨姨娘坐在椅子上,一只脚十分“不拘小节”的踩在一张杌子上,十只圆润的手指捏着自己的大腿肚,一边噼里啪啦的跟凤卿说着话:“现在真是老咯老咯,不比年轻的时候。年轻时我提着二十斤重的斧头追着我那没用的哥哥跑,一口气能追二十里路不带喘气的,现在走这几步路脚都不像我的脚了。”

    凤卿上下打量了一眼杨姨娘如今的吨位,实话实说道:“我认为,你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并不是因为你的年龄增长而在于你的体重增长。”

    杨姨娘年轻的时候是娴静如姣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体态轻盈,身姿曼妙,如今嘛,她就不说什么了……

    杨姨娘微仰着头呈十五度角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也有可能……”

    说完低头又继续捏自己的脚去了,甚至隔着袜子揉起自己的大脚掌。

    凤卿看她这动作实在不雅得很,甚至隐隐还有某种味道传出来,不由拿扇子遮住自己的鼻子,皱了皱眉,忍不住道:“我说姨娘,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

    杨姨娘将腿一伸,脚趾头还袜子里还上下动了动,眼睛一挑,混不在意的道:“讲究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

    凤卿深深的叹了口气,对杨姨娘道:“我说姨娘,您能不能有点进取心?您看看府里其他的姨娘们,朱姨娘天天研究汤啊菜啊点心啊往爹跟前端,恨不能通过留住男人的胃来留住男人的心,柳姨娘是善解人意的解语花,爹爹就爱听她说话,陈姨娘则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红袖添香的好人才。上面这些活计太高难度,我也不指望您能学成一二,只是您好歹能把这身肉减下去吗,然后将自己收拾得体面一点。”

    杨姨娘撇了撇眼,不屑道:“会做菜会说话能弹琴有屁用,生得出儿子才是本事。”

    凤卿被噎了一下,愣愣了老半天,竟然觉得她说得还挺对,杨姨娘可不就是靠儿子立足的,且比别的姨娘立得都稳。

    但接着反应过来,觉得她的话实在很有重男轻女的意思,身为女儿,很有必要表达一下不满,道:“姨娘,你自己是女人,却看不起生女儿的,你觉得你这样好吗?”

    杨姨娘道:“什么好不好的,生儿子就是比生女儿有本事。”

    恰在这时,珊瑚捧着托盘从外面走进来,对凤卿道:“小姐,夫人吩咐厨房送了长寿面过来。”

    凤卿挥了挥弥散在鼻子前的味道,一边催促杨姨娘道:“快把鞋子穿回去,这味道弄得我连面都吃不下了。”

    等杨姨娘将鞋子穿回去,珊瑚才将长寿面放下来,拿起筷子递给凤卿。

    凤卿接过筷子,刚准备下筷,却看到杨姨娘眼珠子碌碌的看着她,一边嘟囔道:“这长寿面看起来就很好吃。”

    凤卿再次看了看她的吨位,从一种为她好的心情出发,以及身为女儿被她轻视的不满,呵道:“没你的份。”

    说完用筷子将长寿面拌了拌,却看到埋在下面的荷包蛋缺了一角,像是被人啃过的一样,不由皱了皱眉,道:“这荷包蛋怎么像被人咬过。”

    凤卿最先怀疑的是厨房的人嘴馋偷吃,然后再想到是不是谢蕴湘或别的谁故意动的手脚,最后连更大的阴谋论比如下毒什么的都脑补出来了,结果杨姨娘却慢条斯理浑不在意的说道:“哦,我刚刚回来的时候肚子饿,去厨房转了一圈找吃的,结果看到你长寿面里的荷包蛋煎得很不错,就夹起来咬了两口,然后发现味道果然很不错。”

    凤卿深深的看了杨姨娘一眼,再一眼,然后放下筷子,伸手给她竖了一个拇指,道:“你牛!”连这都要偷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