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讨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卿吃了两口面便放了筷子,拿帕子擦了擦嘴。

    杨姨娘见了道:“怎么不吃了,还有好大一碗呢。长寿面,夫人亲自让人给你做的,好着呢。”

    凤卿摇了摇头,道:“再好的东西也没有吃到撑死的道理。”

    杨姨娘一副暴殄天物的模样,道:“真是不知道珍惜粮食。”然后开始回忆往昔困苦的日子:“想当年你姨娘我小的时候,家里没粮食吃,每天只能用糙米和番薯煮粥喝,连喝两个月的时候都有。到了你们这,什么好东西都只知道糟蹋。”

    说完将长寿面移到自己的跟前来,拿了筷子,道:“你不吃就给我吃,倒了多可惜。”

    凤卿翻了两个白眼,忍不住道:“你少吃点,再吃都长得胖成什么样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太胖了对身体不好。”

    说完抬眸间,却看到一个小小少年的身影正站在门口,目光十分幽怨的看着她和杨姨娘。

    那少年不过十岁左右,大约是因为刚开始蓄发,全部头发梳在头顶用一块方布包着,却有一些碎发因为太短没有梳上去露出在后颈。脸上稚气未脱,身材偏瘦,仔细看的话,看得出是个秀气清俊的少年,只是脸上的表情惯常的有些阴郁,好像生活得十分不满似的。

    杨姨娘只顾着扒面往口里塞并念念有词:“我只听说过瘦死的,可没听说过胖死的。”并没有发现少年出现在门口。

    凤卿看着门口的少年,浅笑着开口唤道:“凤明。”接着招了招手让他进来:“干嘛站门口不进来,你不怕冷啊。”

    杨姨娘转过头来,这才看见他,开口道:“你怎么过来了,你哥哥不是给你布置了功课,你做完了?没做完功课就出来玩,小心你哥哥又说你玩,玩……”转头看向凤卿,问:“玩什么来着?”

    凤卿回答她:“玩物丧志。”

    杨姨娘道:“哦,对,玩物丧志。”

    谢凤明眼珠子往上一翻,脸上不屑的哼道:“他是谁呀,我要他管,难道我很怕他吗?”说着像是发泄一般,脚上咚咚咚的重重踩着进来。

    杨姨娘“嘿”了一声,看着他一副不知好歹的样子,十分不满的道:“你这臭小子怎么不知道好歹,你哥哥那是为你好。”说完撇眼道:“整天就知道阴阳怪气的,也不知道有什么不满的。说吧,今天又有谁惹你了。”

    谢凤明站在杨姨娘面前,气狠狠的瞪着她道:“今天谁惹我的,你自己心里知道。”

    杨姨娘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虫子,我怎么知道。”

    凤卿看着这母子两人三天两头的一小吵,也懒得管他们,自顾自的捡了桌上攒盒里的干果在吃,决定先等他们都发泄完了再说。

    谢凤明认为杨姨娘是在假装不知道,心里又憋着对她的气,听她这么说越发气了,道:“你就知道,你少装蒜。”

    杨姨娘道:“我不知道。”

    谢凤明气急了指着她道:“你今天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知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嘲笑你的,她们都说你,都说你……”

    杨姨娘道:“都说我什么,说我跟我亲哥哥抢钱,还跟他在大街上打起来,说我粗野泼妇,没规矩是不是。这些人的狗嘴能吐出什么好话来,可我抢就抢了,打就打了,他们能怎么的,那本来就不是他们的钱。”说着又挑眼看着谢凤明,道:“怎么,觉得我给你丢人了,嫌弃我了是不是?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整天对我阴阳怪气的,你不就嫌我上不得台面让你丢人嘛。我告诉你,你嫌弃我也没办法,你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就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你再嫌弃也不能跑别人肚子里再出生一回。”

    谢凤明一边是对杨姨娘的不满,一边又因为被她说中心思而脸红,气得跺脚道:“你不可理喻。”说完又转头看向凤卿,指着杨姨娘道:“你不管管她。”

    杨姨娘十分不满的拍掉他指着她的手指,骂道:“别对我没大没小的,小心我揍你。”

    凤卿放下手里的一块蜜饯,拍了拍手,道:“管,管。”说完转头对杨姨娘道:“姨娘你也真是的,少说两句。下次你要再想揍杨家夫妇,你就在他家关起门来偷偷的揍,在大街上动手动脚的影响多不好,太有辱斯文了。”

    谢凤明听完简直想吐血身亡,再跺了跺脚,羞恼的道:“我讨厌你们。”说完就气急败坏的转身跑了。

    杨姨娘也十分抱怨,道:“这什么孩子啊这是。”

    凤卿还没来得及说话,跑到门口的谢凤明却已经回头跑回来了,跑到桌子前从怀里掏出个匣子往桌子一放,重重的“哼”了一声,又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凤卿看着他跑远的背影,拿起桌子上的匣子打开看了看,里面放着的是几块上好的墨锭,应当是送给她的生辰礼。

    凤卿忍不住笑了笑,心道,看来你也不是很讨厌我嘛。

    杨姨娘伸头过来看匣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见是墨锭实在没有什么兴趣,便又撇开脸去。

    凤卿将匣子合上,拿给珊瑚让她收起来。

    杨姨娘站起来道:“我也回去了,你不是说你爹让你去他书房吗?你赶紧去吧,别耽误了。”

    凤卿道:“那姨娘小心些,晚上让丫鬟用舒缓筋骨的汤药给你泡泡脚。”

    杨姨娘一边走一边摆手道:“行了行了,小小年纪,整天操心个啥。”

    等杨姨娘走后,凤卿重新换了身衣裳,珊瑚拿了披风帮她系上,这才出了东跨院,去了前院。

    前院比后院要松阔一些,谢远樵和谢凤英兄弟都住在前院,另外还一人占了一个房间作为书房。谢远樵的书房在正中,谢凤英兄弟的书房则东西相对。

    凤卿刚进了前院的门,还没来得及进去父亲的书房,谢凤英先从自己的书房走了出来,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卿儿。”然后对她招了招手。

    凤卿驻了一下足看向他,然后向他走去,笑着唤了一声:“三哥。”

    谢凤英摸了摸她的脑袋,笑容温和的问她道:“父亲找你过来?”

    凤卿点了点头。

    谢凤英道:“你等会再去父亲书房,你先跟我来。”说完拉了她的手往自己书房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