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礼物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凤英从自己书房的多宝阁上拿了一个匣子下来,放在桌子上打开给凤卿看。

    凤卿看着那匣子,里面放了满满的一小匣子玉石籽料。

    凤卿不由抬头看向谢凤英,道:“哥哥,这是……”

    谢凤英含笑看着她,道:“这是给你的生辰礼。你一向爱这些玉石之类的东西,我正好收集了一些。我原本打算做成小玩意再送你,但我想我让人做的东西你未必喜欢,还不如你自己拿着这些籽料,你想做成簪子钗子戴也好,或是做一些小摆件也好,你自己拿主意。”

    凤卿的确爱这一匣子的东西,忍不住挽着谢凤英的手臂,娇笑道:“哥哥,你这份礼可送得不轻,妹妹喜欢得很。妹妹就谢过哥哥待我的好了。”

    谢凤英摸了摸她的脑袋,笑道:“你是我妹妹,我对你好自然是应该的。”又道:“还有一块品质不错的寿山石,我让人拿去给你刻一个私章了。你如今也大了,身边有一个私章以后行事也方便一些。等刻好了,我再拿给你。”

    凤卿笑着将脑袋靠在谢凤英的肩膀上,道:“谢谢哥哥。”

    谢凤英又道:“听说我去年送你的那盏琉璃莲花灯的摆件,你送给了九妹妹?”

    谢凤英自小念书,且还念得不错,读的儒家纲常伦理多了,身上很有些朴素的书呆子气,此时便含笑夸凤卿道:“你懂得礼让姊妹,这样很好。六妹妹九妹妹她们虽然与我们不同母,但是血脉相连,都是一家子骨肉,平时虽有小隙,但还是应该互相恭爱,心存体贴。你上能恭顺姐姐,下能友爱妹妹,知书达理,方是女子该有的品行。”

    谢凤英向认为自己身为长兄,又是家中实际上的长子,身肩教导照顾姐妹兄弟之责,所以平时便唠叨了些,见谁都爱说教上两句。他这性子虽然有时候让人觉得烦,但凤卿心知他的心是好的。

    所以谢凤英说的时候,凤卿虽不完全认同,却也认认真真的听了,是不是的点点头附和两句:“嗯嗯,哥哥说的是。”

    凤卿懂事受教的态度让教育瘾泛滥的谢凤英在心里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认为七妹妹果真是姐妹里头最懂事的妹妹,脸上满意的点了点头,最后总结道:“不过也不能因为你友爱姐妹就让你吃亏,以后你若将东西给了别的姐妹,哥哥拿别的东西补给你,你想要什么东西也跟哥哥说,哥哥能给你弄到的都弄给你……”

    凤卿原本并不打算在谢凤英的书房呆太多的时间的,却因为这个哥哥说教的瘾一上来,又停留了小半个时辰,直到凤卿提醒他,父亲还在书房等她才让谢凤英停下来,并摸着脑袋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道:“你看我,都差点将这事给忘了。那你快去见父亲吧,哥哥以后再和你说话。”

    凤卿可真是有些怕了谢凤英了,连忙告辞离开。因为要去见谢远樵,谢凤英给的那匣子籽料便先放在了谢凤英处,只说等从父亲那里回来再来他这里拿。

    凤卿进去谢远樵的书房的时候,谢远樵正在站在书桌前提笔写着什么,见凤卿进来,也只是微微抬了抬眼,淡淡笑着说了句:“来啦。”倒是没有问她怎么这么晚才过来。

    凤卿上前去给她行礼,笑着道:“是,刚刚跟哥哥说了会儿话,所以来得晚了一些。”

    谢远樵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另外一张小桌子,对她道:“你字写得好,上面是一些年底要呈报上峰的公文,你帮我抄一抄。”

    凤卿道是,然后便自己解了披风脱了手镯。珊瑚作为下人自然是不能随她一起进入谢远樵的书房的。

    凤卿将披风和镯子放好后,这才挽起了袖子,先选了墨锭给自己研墨,然后才铺纸打开桌上放着的本子开始抄写起来。

    父女两人一人一张桌子,都在提笔写字,书房中无人说话,显得格外安静却又分外的和谐。

    只是过了一会,谢远樵的眉头却皱了起来,表情显得凝重,显然是遇到了什么为难令人难以决断的事。

    谢远樵凝眉许久,然后又轻轻舒缓了眉头,闲话一般的说起道:“福州辖下的长乐县前些时候发生了一桩案子,一男子因弑母之罪被收押,但经详查得知,该男子弑母却非出于恶意。其母身患恶疾,且是不治之症,该症令人极其痛苦不堪。其母忍受不了痛楚,便求其子将其毒死。其子不忍看母受苦,又想到母亲即便此时不死也不过只剩下二三余月的生命,且要日日忍受恶疾之痛,便顺从了母亲之意,狠心用砒毒将母亲毒死。待母亲去世之后,便自己前往官府自首。这案子,若按律法,弑母乃大不孝之罪,该处以极刑。但从该男子的主观想法出发,其是为了母亲不再遭受痛苦,又非恶意,甚至尚算得上是另一种孝道。长乐县的县令收了这件案子,不知该如何决断,便上书到我这里,请我示下。卿儿,你来说说,这件案子该如何处理才最好?”

    凤卿放下笔,对父亲笑了笑,道:“此是官道政务之事,女儿一闺阁女子,所见所识皆在后院之内,见闻浅薄,哪里有什么深刻的见识,爹爹还是别为难女儿了。”

    谢远樵道:“见识是深还是浅先不必说,你只管先说说你的看法。”

    凤卿道:“那女儿若是说错了,爹爹可不许笑话我。”

    谢远樵含笑点了点头,示意她说下去。

    凤卿凝眉沉思了一下,才道:“长乐县令会如此为难,想必是因为这个案子闹得有些沸扬,已让人心鼎沸了吧?”

    若是这个案子就只是一个案子,并没有外面舆论围裹,长乐县令只管按照律法以大不孝之罪判下去,以后论起来,其是按照律法行事,便是判得过重,也没有人说他判得有错,既不会影响他的政绩也不会影响他的官声。

    如此令他为难,甚至要请示上峰,便只能是因为这个案子闹得影响太大了。

    谢远樵看着凤卿,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女儿果然不负他所望,见识和聪慧都远非是普通闺阁女子所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