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伶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氏放下手里的账册,对凤卿道:“今年绸缎庄、成衣铺子和药铺的生意都不错,收益也好。现在年关,铺里的管事和工人们辛苦了一年,自然也该奖赏,一来可以让他们好好过个年,二来也好激励他们来年更用心的帮我们做事。你和盛麽麽一起将每个铺子要分发的例赏算出来,我好这两天就用印将银子就拨下去。”

    凤卿坐在她身边,前面的桌子同样是好几本的账册,闻言笑着道是,又道:“想庄子上的管事仆佃们也不好冷落了,母亲,是否也同样给他们一份恩典?”

    王氏点了点头,道:“应该的。”

    凤卿于是将每个铺子按照人数多少、级别大小、当年铺子里的收益高低等因素将每个铺子的“年终奖”都一一核算出来,一时间房间里噼噼啪啪的都是珠算声。

    这些事情虽然繁琐了些,但并不算难,何况还有一个能干的盛麽麽帮她,凤卿做的还算得心应手。

    只是王氏坐在另外一边的榻上,脸上频频皱眉,时不时的按揉着太阳穴,脸上疲态尽显,时不时的还有微微的叹息声。

    凤卿放下手里的活,转过头去看着王氏,皱了皱眉问道:“母亲,可是因年关事多,所以有些劳累了?”

    王氏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将手从太阳穴上放下来,犹豫了一下才道:“我昨日去福王府想去探望你姑母,但你姑母并没有见我,是你表姐康定郡主招待的我,但康定对我的态度有了些冷淡。有些事情虽非我有心,但确实是我愧对你姑母,怕你姑母对我生了嫌隙,实在令我烦恼。我有心想弥补和修补嫌隙但却不知从何处着手。”

    这愧对谢侧妃的是什么事王氏隐晦的没有说清楚,但凤卿自然知道是哪件事。

    邓如意毕竟是谢家养大的养女,这件事若谢侧妃多了心,又或者让人挑拨一下,难保她不会以为王氏是故意授意邓如意去引诱福王的。

    凤卿笑了笑,安慰王氏道:“姑母与我们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想来不管发生什么事,就算有小人挑唆,姑母定然也不会轻易误会和责备母亲的。姑母昨日想是有什么事,所以才没有见母亲,母亲万不要放在心上。”

    王氏苦笑了笑,脸上的忧愁却没有半分减弱,继续问凤卿道:“若是你,你会怎么做?”

    凤卿浅笑道:“女儿见识浅显,人情世故也不练达,母亲若都没有好主意,女儿恐就更想不出好办法了。”说着又道:“不过母亲说起康定表姐,女儿倒是有好些日子没见过她了,我还绣了些帕子和荷包打算送给她。”

    王氏“哦”了一声,道:“你是最不耐烦做针线的,难得你还有这个心。”

    凤卿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我是帮四姐姐绣着添妆的时候,才想起康定表姐也定了亲,表姐平日对我体贴亲厚,我应该对她也尽尽心意。”说着又更羞赧了,红着脸道:“说来实在惭愧,其实帮四姐绣添妆也并非全因一片姐妹之情,母亲是最知道我的,最不耐烦针线事,此时拿起针线实在不过是有些想弥补柳姨娘之心。”

    王氏听得倒是有些兴趣起来,笑了笑,问道:“你做事一向周到,我倒不知道你还能做得罪柳姨娘的事?”

    凤卿道:“不是女儿,是我姨娘。”

    说着叹了一口气,脸上十分无奈的道:“母亲知道我姨娘说话一向是不把门的,前些日子在柳姨娘面前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她虽非有心但的确让柳姨娘心里不怎么舒服。姨娘性子粗心,我总要帮她找补一二,免得两位长辈生了嫌隙。可想来想去,我实在不知道能为柳姨娘做些什么,又想父母的心都在儿女上头,我补偿在四姐姐身上怕会更让柳姨娘高兴。四姐姐出阁在即,此时最担心的怕是婚后能否与夫婿琴瑟和鸣,及能否与公婆姑舅相处和睦。这前一项女儿帮不上忙,倒是第二项,我听闻四姐未来的婆婆陈夫人十分喜爱针线,更喜欢用绣品做成屏风挂帘等物。既如此我想不如亲自绣幅五福捧寿的绣品,做成精巧的桌屏给四姐当添妆,以后这桌屏若能帮四姐姐讨得陈夫人一二分的喜欢,那便不算白费女儿这一番辛苦了。”

    王氏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既然有这份心那这绣品就好好绣吧,等绣好了我帮你拿出去装裱成桌屏。”

    凤卿连忙谢过道:“那女儿就先谢过母亲了。”

    恰在这时,丫鬟春儿从屋外走了进来,对王氏和凤卿屈膝见礼,道:“夫人,七小姐,老爷让阿福过来请七小姐,说是老爷有事请她去书房。”

    王氏奇道:“老爷在书房不是在见客,这时候让卿儿过去做什么?”

    春儿道:“阿福没说,奴婢不知道。”

    王氏也没指望春儿能知道,稍稍讶异了一下,便对凤卿道:“既然你父亲找你,那你先去见你父亲吧,这里的事先交给盛麽麽。”

    凤卿虽然也奇怪,神色疑惑了一下,但此时也只好站起来对王氏道:“是。”然后屈膝行礼告退,跟着阿福去了外院。

    等凤卿走后,盛麽麽也站起来,倒了一杯茶递给王氏,笑着道:“这七小姐真是越来越伶俐了,杨姨娘行事直接不甚聪慧,这巧劲倒像是全都长到七小姐一个人身上去了。”

    王氏结果茶碗含笑抿了一口茶,眉间的愁色渐渐散开。

    这个女儿的确有些小聪明。

    不过她也的确提醒了她,想要消除谢侧妃的芥蒂,突破口恐怕还真的要在康定身上找,谢侧妃就康定郡主这一个亲生的女儿。

    王氏想了想,放下茶碗,对盛麽麽道:“你帮我拿纸笔来,我给舅母和表嫂写两封问安信。”

    王氏的舅家是范阳卢氏,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也正好是康定郡主的未婚夫家。

    说起来王氏是庶出,她与卢氏一族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因她自小长在嫡母膝下,又人情通达擅长经营亲戚关系,这些年与范阳卢氏的联系不断,关系倒还算十分亲厚。

    当初康定郡主能与卢家定下亲事,中间还是王氏在牵线搭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