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苏一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卿道:“殿下过奖,臣女只不过是偶然突发奇想,提出了那么个想法,是母亲铺子里的大夫医术精湛,才能变臣女的想法为现实,臣女不敢居功。”

    其实这个时候药丸子这种东西就已经有了,但是碍于这时代的技术条件,只有小部分的方子可以制作成方便携带和复用的药丸、药粉等,大部分的方子还是得照药材抓药回去之后自己煎服。这样抓的药不宜携带、不方便运输,也不方便服用。

    王氏陪嫁的铺子里有几间药铺,以前是帮人配方子抓药,收益并不算太好。当时王氏想把药铺盘出去,而凤卿突然就想到了现代的中药片剂(好不容易穿越一回,当然是要苏一把的)。

    凤卿于是跟王氏提了提,根据药材里的有效物质的不同特性,其可溶于不同液体比如水、油、酒精、醋酸等,然后在酸性、碱性或中性条件下可将其萃取出来然后提纯,再加工成药丸子。

    凤卿当然不会跟王氏直说这些是她从自己现代带过来的知识,只是说曾经在某本书看见过,说是世上大部分物质都是可以溶于某种液体中。

    不过凤卿能提出的也只是那么一个方向,具体怎么萃取提纯和制药,她是不知道的。所以当时她也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把握王氏会拿这说法当回事。

    当没想到的是,王氏不仅认真听了,听完后认真的想了一下,把药铺里的大夫找过来,让凤卿将自己的想法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告诉大夫,然后问大夫这种想法可不可行。

    有时候真的不能小看古人的智慧,没想到的是药铺里的大夫经过三四年的试验,还真的将这时候大部分的常用方子制作成了方便携带的药丸子。凭着这门独门绝技,王氏的药铺如今反而成了她陪嫁里最赚钱的营生之一。

    萧长昭嘴角微微上翘,眉毛挑了挑,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不管是突发奇想也好还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想法也好,能想出别人想不出的东西,那就是本事。

    他这两年在福建治军,军中的人多,每天都难免会有生病的人,像以前那样只能照着方子抓药煎药服药,实在是麻烦了些。特别有时候他们练兵的地方是海上,有时候一出海就是大半个月,在海船上煎药就更是麻烦事,大部分将士嫌麻烦都是病了也干脆拖到上岸再治。但病拖久了再小的病也会损伤身体,他的军队里每年因此损的兵力都不小。

    谢夫人的药铺里照她的想法制出既方便携带又直接可服用的药丸,倒是省了他很多麻烦。

    萧长昭没有再跟凤卿说话,转而对谢远樵说道:“谢远樵,你养了个好闺女,还有个好夫人。”又道:“本王已经向父皇上了折子,打算将你夫人铺子里的那种药丸推广到各地的军营里面使用,也向母后建议对你夫人和鬼千金进行嘉奖。”

    谢远樵连忙拱手道:“能为朝廷尽微薄之力,是拙荆与小女的本分,实不敢当皇后娘娘的嘉奖。”

    萧长昭含笑道:“谢卿,这嘉奖又不是给你的,就是推拒也应当由你夫人和你姑娘来推拒。”说着又饶有兴致的看向凤卿,笑问道:“七小姐,你说你当得起这份嘉奖吗?”

    凤卿想了想,眸光流转了一下,然后再次跪在地上,对萧长昭道:“臣女谢过燕王殿下。”

    萧长昭笑眯眯的指着凤卿对谢远樵道:“谢卿,你看你闺女可比你知趣多了。”

    谢远樵不再说话,又呵呵呵的朴厚的陪着憨笑。

    凤卿见这已经没有自己什么事了,于是便向萧长昭和谢远樵告辞。

    萧长昭和谢远樵都没有留她,谢远樵点了点头,吩咐她道:“去吧,顺便告诉你母亲,今日家中要招待贵客,晚膳多费些心。”

    凤卿道是,对他屈了屈膝,又对萧长昭屈了屈膝。抬头去看萧长昭时,却见他已经偏过头去看着书房墙上挂着的一副山水画,并没有再看着她,也没有喊起,目光意兴阑珊,仿佛已经将她这个人遗忘了一般。

    凤卿没敢去抱怨他变脸变得这样快,只好自己起来了,然后退出了房去。

    珊瑚就等在门口,见凤卿出来,连忙迎上去把披风给她系上。然后见凤卿的脸色并不好,甚至有些沉重的苍白。

    珊瑚很少见凤卿这个样子,便忍不住问道:“小姐,您怎么了,怎么脸色看起来不好,是冻着了吗?”

    凤卿摇了摇头,然后便直接走了。

    等走了一段时间,凤卿又突然驻足停了下来,抬眼看着不远处的一棵梅花树发呆。那梅花正迎寒绽放,红梅拥拥簇簇开在枝头,显得十分热闹。

    珊瑚以为凤卿喜欢那梅花,正要说折下几枝带回房中插起来。结果突然又听凤卿像是在对她道,又像是自言自语的喃喃说道:“四姐姐的婚事定下来了,很快就要轮到我和六姐姐了,你说母亲会给我找一门怎么样的亲事?”

    凤卿说的太小声,珊瑚一时没有听清,问了句道:“小姐,您说什么呢,奴婢没听清。”

    凤卿却又深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父亲对她的婚事明显有一些想法,但这种想法却不一定是从她的利益出发而打算的。王氏虽然说得上看重她,但她毕竟非她亲生,她会为了她而违背父亲的心意吗?

    凤卿想到刚才见到的那位燕王殿下,摇了摇头,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又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回到王氏的房里去了。

    王氏显然对谢远樵找她去书房也很好奇,一边将剥好的橘子递给她,一边问她道:“你父亲找你去书房做什么?”

    凤卿小心接了她手中的橘子,回答他道:“燕王殿下驾临府中,父亲在书房陪侍,便请了女儿过去拜见。”说着便小心仔细的观察王氏的脸色。

    王氏听着皱了皱眉头,顿了下,才道:“知道了。”

    凤卿垂着头没再说话,吃了王氏递过来的橘子,又亲手剥了个橘子递给王氏。

    王氏抬眸看了她一眼,见她情绪不高,便又说道:“小姑娘家家的心思不要太重,不该是你现在操心的事不要瞎操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