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份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房间里面,谢蕴湘趴在门缝上想看看外面的动静,结果却被盛麽麽将门一关并用身体拦住了视线。

    盛麽麽笑眯眯的对她道:“六小姐,您坐屋里吃点点心吧。”

    谢蕴湘有些不满的想要拨开她的身体,一边道:“我不想吃,你滚开。”

    盛麽麽仍旧是笑眯眯的:“您还是吃点吧。”

    谢蕴湘抬头看着盛麽麽的脸,那张脸明明是笑着的却让人觉得不容置疑。

    谢蕴湘嘟了嘟嘴,一脸不高兴的跺着脚,咚咚咚的往回走,气哼哼的坐在了椅子上。想喝口水,转头却看到旁边的茶水已经被用过了,于是一副找茬的模样厉声道:“谁喝了我的茶?”

    谢家的姑娘们都知道她是个什么脾性,没有人理她,倒是一旁跟谢蕴心说着话的萧莘十分看不惯她,加上她又是邓如意的妹妹,更让人觉得她讨厌,于是便冷着声音道:“本郡主喝的,你想怎么样?”

    谢蕴湘当然不敢跟萧莘闹起来,只好又撇过身去生闷气了。结果一看屋里的三三两两都有人理,只有自己仿佛坐冷板凳,越生气越觉得所有人都在欺负她,心下难过,便忍不住流出了眼泪来。

    两个小的谢蕴绣和谢蕴月也对外面好奇得很,跃跃欲试的想去探个究竟,谢蕴锦便拘着自己的同胞妹妹谢蕴绣,而凤卿则管着谢蕴月,讲了一堆的离奇故事将她的注意力吸引住,又许了她一些东西。

    凤卿分了个眼神望向谢蕴湘,见她一副想哭的模样怕她真的哭闹起来在客人面前丢了脸,于是便递了杯热茶在谢蕴月手上,对她道:“你去给六姐姐端杯茶,说让她来和我们一起说说话。”

    谢蕴月也不喜欢谢蕴湘,闻言嘟着嘴不满道:“凭什么要我端,她自己不会倒茶。”

    凤卿道:“你不是老觉得爹爹偏心我吗,知道爹爹为什么偏心我吗?因为平时我表现得懂事啊。”

    谢蕴月哼道:“那都是你装出来的。”

    凤卿道:“不管我是真的也好,装的也好,只好父亲觉得我是真的懂事就行。你现在端茶给六姐姐,父亲知道了,自然就会觉得你懂事,懂得体恤姐姐,明礼端静,那是不是父亲就会比现在更喜欢你。”

    谢蕴月虽然很不想听凤卿的话,但又觉得说不定父亲真的会因此觉得懂事而偏爱于她。她犹豫了一下权衡了利弊之后,觉得还是父亲的宠爱的更重要,便端了茶走过去递给谢蕴湘,道:“给你,六姐姐,我们一起玩吧。”

    谢蕴湘看了她一眼,一是觉得自己有了台阶下,另外一边则是她也不想自己只有一个人,于是接了她的茶,道:“算你有良心。”

    而此时在外面。

    王氏说完那些话后便看着福王,等着他发话。

    福王则低头凝眉沉思着,心下思考起来。便是他素爱怜香惜玉,但此时也有些后悔为邓如意出头。

    如今这情形,倒是让自己骑虎难下。他若是真的为了邓如意去查谢家和王氏,若是查出谢家和王氏什么也没做,那他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何况他如今为邓如意出头也实在不算什么名正言顺。他若是查出谢家和王氏真的做了些什么,难道他还能为了个女人跟谢家翻脸不成,何况王氏背后还有娘家王氏一族,在朝中的地位举足轻重,这根本是极其得不偿失的事情。

    福王虽一时昏了脑袋,但此时也已经分清楚看利弊。

    他脸也转的快,抬起头便又已经成了和蔼可亲的弥勒佛模样,和笑道:“看谢夫人说的,既然你说是一心为了如意姑娘打算,那本王自然是相信的。”

    说着低下头去又将邓如意扶了起来,伸手替她拭了拭眼泪,甚为怜惜的道:“你既然身体不好,那就好好听你家夫人的话,将病养好,别出来吹风了。”

    邓如意大惊失色,连忙喊了一声:“王爷。”

    福王依旧是怜爱没人的,甚为温柔的轻拍了拍邓如意的手,道:“你放心,本王和两位侧妃都还是喜爱你的,等过了十五,本王就让人来接你再过府。”说完将邓如意的手放开了。

    谢远樵非常适时的连忙对福王做了个请的姿势,道:“那殿下您快里面请,天寒地冻的,外面可冷的很。”

    福王背着手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抬脚便走了,也不再理身后望着他简直不敢相信他就这样不管了的邓如意。

    而谢远樵同样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殷勤的邀请着福王往里面走。

    接着谢侧妃缓步走上了前来,含柔带笑的也拿起邓如意的手轻轻的拍了拍,道:“论辈分你当算是我的侄女,但既然你我早晚姐妹相称,那我就托大唤你一声妹妹。好妹妹,你刚刚说你以后生的子女会喊我母亲,我可不敢当,我一辈子福薄,除了康定怕是没有其他子女缘的了。听我一句劝,你呀就好好听你家夫人的话,好好养病,等以后进了王府若是能生个小公子出来,不仅是王爷喜欢,我也会替你高兴的紧。”

    她在福王身边呆了半辈子,福王的性子她再清楚不过。所以从一开始,她就不怕福王会问罪谢家或王氏。福王虽然喜新厌旧,贪美好色,但心里看得最重的还是自己的利益。想让他为了她跟谢家甚至是王氏身后的娘家王家翻脸,她邓如意还没有这个份量。

    谢侧妃说完,也扔下仿佛因为刚才的事已经呆掉了的邓如意,随着福王进屋去了。

    萧禹诤翘着嘴角“呵”了一声,仿佛是看了一场事不关己的好戏,接着便被谢凤英做了请的姿势,道:“世子,那我们也进去吧。”

    萧禹诤耸了耸肩,抬脚进去了。谢凤英进去之前,却转头看了邓如意一眼,脸上浓浓的不喜和不赞同,摇了摇头。倘若邓如意是他的亲妹妹,他早就要出言训斥了。

    最后剩下在庭院里的就只剩下王氏和邓如意,以及两个满脸嘲弄看着邓如意笑话的下人。

    王氏从一开始便是泰然冷静的,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令她惊吓,她看着邓如意,却又仿佛视她若无物。她既然敢下手,就从来不怕会被福王问责,因为她很清楚他不会问责谢家和她。

    王氏对旁边的两个丫鬟道:“将如意小姐送回房去吧,她情绪有些不稳定,给她用碗安神汤。”说完也转身进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