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按国礼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姨娘莫名其妙的就被送走,杨姨娘等人见到后,忍不住嘀咕两句:“这好端端的,将人送到哪里去?”

    盛麽麽笑眯眯的解释:“夫人怕方姨娘在京里一个人看管房子看管不过来,送朱姨娘回去帮衬方姨娘。”

    杨姨娘“哦”了一声,然后便好像没了兴致一般不再问了,但任谁都知道朱姨娘肯定是犯了错了所以才会被送走。

    杨姨娘转而又问起道:“盛麽麽,你上次给我的霜糖还有没有?再给我一些,我配点心吃。”

    盛麽麽笑着道:“有倒是有,不过夫人吩咐了,您现在的身材得要减减肥了,霜糖含糖多,让奴婢不能再给您吃。”

    杨姨娘嘟着嘴有些不满道:“怎的这么小气。”说着伸手叉着腰低头左右看了一下,又道:“我觉得我这身材倒还好。”

    盛麽麽看着她那快要将脚都遮住的腰身,只好憨笑着“呵呵”两声。

    朱姨娘被送走,并没有太多人在意,偶尔谢蕴锦和谢蕴心只是玩笑一般的与凤卿猜测两句朱姨娘究竟是犯了什么错。她们也只是看热闹,觉得凤卿跟王氏亲近,必定是知道缘由的。

    凤卿笑笑,道:“我也不知道呢,母亲有些事也是不爱让我知道的。”

    谢蕴锦和谢蕴心都不是爱为难人的人,见凤卿不肯说,倒也没有逼迫,转而就说起了其他的事。

    谢蕴湘倒是为朱姨娘吵闹了一些时日,还跑到了谢远樵的书房去,当着客人的面求谢远樵将她姨娘接回来,气得谢远樵差点没吹胡子瞪眼,于是将谢蕴湘交给了王氏。

    王氏让盛麽麽找人教导了她几天规矩,教完了规矩又让她每日抄经三卷静心沉气,这才让谢蕴湘安静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规矩教导得还是很有效的,谢蕴湘学完了规矩之后确实知礼了许多,见到凤卿都知道问好了,不会跟以前一般动不动就跳脚脾气炸裂,好像谁都跟她有仇一般。但与之反面的是,谢蕴湘变得怯懦了,每次说话之前都小心翼翼的要看一下身边麽麽的脸色。

    出了大年十五,京城的皇帝开朝,地方上的谢远樵等人自然也要开衙办公。

    福王府一顶粉色轿子抬到了谢家,将拘了许久的邓如意接走了。邓如意走之前,王氏给了些首饰金银当做嫁妆,但王氏一句:“如意进王府不过是个夫人,不好太显眼。”,所以给的嫁妆实在有些很有些微薄。

    王氏并不是苛刻小气的人,凤卿相信,邓如意若是愿意正经的出嫁,哪怕她并不姓谢,王氏给她的嫁妆也不会只是这些。且大约是邓如意做的这些事惹恼了王氏,所以王氏也难得的做了一回小气的人。

    邓如意进了王府之后,倒是似模似样的将谢家当成了娘家,带着丰厚的礼物搞了一次三朝回门。

    “回门”那日,从进门的门房开始,就大手大脚一路散财到了王氏的正房,带的礼物丰厚得简直晃瞎了人的眼,凤卿目测,这些礼物恐怕比当初王氏亲生的女儿谢蕴华三朝回门的时候带的礼还要丰厚。

    但是府里的气氛却并没有因为邓如意的回来而有些许喜庆,公子姑娘里面,连谢凤明、谢蕴绣这些小的脸上都老大不高兴。

    邓如意进了王府是夫人的分位,夫人这个名份虽然不高,但也是有品级的,凤卿这些没有品级的姑娘们按照国礼也需要叩拜。

    而此时邓如意就端着一杯茶坐在椅子上,一脸高贵的用碗盖拂着茶碗里的茶叶,凤卿等人则排着队向她跪拜,连没有品级的杭氏都不例外。

    凤卿等人跪下去许久,邓如意却好整似暇慢慢的品茗,等了大半天的功夫,等她喝完了一碗茶之后,才不紧不慢的说了声:“起来吧,都是自家姐妹,不用客气。”

    凤卿和谢蕴锦相互对视,脸上皆无奈,这才慢慢的起来站到一旁。

    王氏一直坐在一旁,脸上没有半点笑意,也没有半点要好好招待她奉承她之意,甚至显得有些怠慢。

    论品级,王氏的正四品诰命比邓如意这个八品的亲王夫人要高,王氏自然不用拜她。

    等人都站到一旁之后,谢蕴心凑到凤卿跟前,十分不爽的跟凤卿道:“真是小人得志,看她的嘴脸就让人不爽,从进门开始就大手大脚的散财,不过就是显摆福王殿下对她的宠爱。”说着哼了一声,又道:“她当以为福王让她带着这满车的礼物回来是给她做面子呢,我看呀福王殿下不过是给谢家面子。”

    她自己受辱下跪就算了,连她的母亲都要跟着受辱下跪,这一点让谢蕴心极其愤恨。

    凤卿微笑捏了捏谢蕴心的手背,无声的安抚了一下她。她倒是明白邓如意如今的想法。以前她在谢家是个外姓人,事事都要看她们这些谢家人的脸色。如今好不容易“飞黄腾达”,自然也想让她们这些谢家人看一看她的脸色,这才能出了她心中的恶气。

    邓如意这种人,是从来不记恩只记仇的,不会记得谢家的养育之恩只会记得谢家没将她当成正经的谢家姑娘一样厚待。

    谢蕴锦拉了拉谢蕴心的袖子,笑着小声跟她道:“蚱蜢初跳,总要蹦跶几日的,你就别放在心上了。”

    谢蕴心心口的气这才顺了些,就是,不过一只蚱蜢,能蹦跶到几时。

    谢蕴心又道:“要我说,大伯母就应该将拿扫把将她打出去,凭什么,她又不是姓谢的,难道我们谢家还要怕她不成。”

    凤卿道:“母亲不是怕她,如今邓如意是福王殿下的人,母亲如果真的将她打出去,那就是不给福王殿下面子。”

    王氏处处与人为善,不轻易结仇,她是不会去得罪福王的。何况得罪了福王,最先遭殃可能会是谢侧妃和康定郡主。

    而王氏也并不是一味的软弱,就在这时,王氏突然开口道:“公子姑娘们连二弟妹都按国礼给邓夫人行过礼了,那按国礼,邓夫人是不是也要对我这个四品的诰命夫人行叩拜之礼呢?”

    谢凤明在这时突然“呵”了一声,声音中含满了嘲弄之色,又响亮得让屋中每个人都听得见。

    邓如意脸上涨红,藏在宽袖下的手握成拳头,心中愤恨。

    但她却将恨意忍了下来,脸上依旧满面笑容,道:“那当然,就是不论品级,夫人养育我一场,我也是应该对夫人行叩拜大礼的。”说完站了起来,走到王氏前面,对着王氏施施然的跪了下来磕了一下头。

    王氏也学她一般,端起茶慢慢的品起茗来,好半天不喊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