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宋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宋瑜佯作失望的嘟着嘴道:“是我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伯母了,所以想跟伯母好好亲近,怎么伯母还肯我一个机会呢。”

    王氏柔声的笑,道:“既然这样,你就扶着我吧。”说着又问道:“听你母亲说,你去年一整冬都留在了扬州你外族家,如何,玩得高兴吗?”

    宋瑜唉声叹气道:“扬州没有伯母,真是无聊透了。”

    宋瑜将王氏哄得时不时笑出声来,然后转眼便到了二门处,饶过了影壁,又走几步路,便到了宋夫人待客用的花厅。

    宋夫人站在了门口来迎她们,见到王氏,笑着伸手道:“妹妹,早盼着你来了。”

    王氏握了她的手,笑着问道:“姐姐最近可好。”

    然后两边相互见了礼,又相互寒暄了两句,王氏便指了第一次来的谢蕴锦对宋夫人道:“这是我家四姑娘,姐姐第一次来我府中时,应该见过一面,只是那是好几年前的事情,只怕姐姐已经没了印象。”

    宋夫人望向谢蕴锦,笑着道:“怎么不记得,那年见的时候她还是个半大的小娃吧,我记得好像脖子上还戴了一串红色的璎珞,转眼如今都是大姑娘了。你们家的姑娘,倒是个顶个的标致。”又望向王氏,道:“我听你说过,孩子已经定了亲,许的是安溪知县陈大人的二公子?”

    谢蕴锦脸上做微羞状,上前一步,对宋夫人行礼道:“见过伯母,愿伯母福寿永驻。”

    王氏见谢蕴锦端方有礼,并无怯态,行礼点了点头,一边又笑着回答宋夫人的话道:“正是,下个月的婚期,到时候姐姐可一定要来喝杯喜酒。”

    宋夫人道:“这自然一定。”说着又握了握谢蕴锦的手,笑着道:“好孩子,以后常到伯母家里来玩。”

    两边寒暄完了之后,宋夫人和王氏这才相携着进了花厅,凤卿等人则跟在后边。

    花厅里面,已经来了有不少女眷,此时或转头或接耳的跟旁边的人含笑说着话。

    见到他们进来,其中一个稍年轻些的夫人笑着道:“宋姐姐说要出去迎个人,我当是谁如此贵重,原来是谢夫人。果然谢夫人才是姐姐的贵客娇客,我进门的时候可没有这样的待遇。”

    说话的人语气中并没有恶意,只不过是个玩笑打趣。

    宋夫人笑着道:“你是在我府里常出常进的,我当你是自己人,才不跟你这么多客套。若你说你也想让我专门迎你,等下次你来,我也给你这样的待遇,不用捻酸吃醋。”

    众人玩笑了两句,然后各就各位。宋夫人回了主人位,凤卿看到谢侧妃也来了,此时正含笑对着她们笑,王氏则自然而然坐到了谢侧妃旁边的位置。

    谢侧妃跟王氏道:“你今日来得倒是晚了些。”

    王氏叹道:“府里的陈姨娘有了,今天早上肚子闹了点事,所以耽搁了些。”

    谢侧妃“哦”了一声,道:“陈姨娘有了?几个月了?”

    王氏道:“不满三个月,因着月份还浅,她这一胎又怀得不安生,所以便没派人跟娘娘说。”时人有怀孕不满三月不能告诉别人的说法,说是会带得孩子小气,容易胎相不稳。因谢侧妃是自家小姑子,王氏才没有这么多的避忌。

    谢侧妃道:“家里许久没有添丁了,这也算是好事。”好事虽然是好事,但谢侧妃也知道王氏的烦恼。

    始终不过是个姨娘有孕,加上谢家又不是缺孩子,谢侧妃倒也没有太在意,转而又问起道:“听王爷的意思,大哥恐怕今年要调任京城了?”

    王氏点了点头,道:“应是**不离十了,现在只等着调任令下来。”

    兄长高升,谢侧妃自然是高兴的,笑着点了点头,又道:“王爷大概也要领着我们回京去,若是时间对得上,倒是嫂子和兄长也跟我们一路吧。王府有府兵,你们和我们一起走,毕竟要安全些,何况一路上还可以做个伴。”

    王氏惊讶道:“怎么,福王殿下也要回京?”

    谢侧妃也愁得很,叹道:“如今朝中情势热烈,几位皇子相争得厉害,我原本就是想避开京中的烈火烹油,所以前几年才劝着王爷住到封地上来。但如今看,王爷被那边鼓动得大约也心思涌动,有想回京掺一脚的意思。”

    要谢侧妃说,就福王的心机心胸,他就没那个命,安安分分的做个富贵闲散王爷,这才是他最好的归宿。何况就谢侧妃自己,也对储位没有什么想法。她没有儿子,就算福王有那能耐,以后的好处也论不到她,她何苦做那替别人缝嫁衣的事。

    王氏轻轻拍了拍谢侧妃的手,算是明白谢侧妃的苦处。

    凤卿坐在王氏身边,听了这么一耳朵,装作若无其事的低着头,心下倒是有些思索起来。

    过了一会,宋瑜跑到宋夫人身边凑到她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两句话,宋夫人对她点了点头,然后宋瑜便笑着跑了下来,走到凤卿后边轻轻的拍了拍凤卿的肩膀,小声道:“卿儿,我们出去说会儿话去。”

    凤卿望了一眼王氏,王氏对她点了点头,凤卿这才离席跟着宋瑜出来。

    等出了花厅,凤卿才笑着跟宋瑜道:“你叫我出来,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宋瑜道:“没话就不能找你出来,里面大人们讲话可无聊透顶了,我们自己出来玩我们自己的,还少些拘束。”

    凤卿倒不这样觉得,她倒是挺喜欢听这些官场的夫人们讲话的,有时候从她们嘴中无意中透漏出来的一些话,倒是可以猜测到官场上的一些事情。

    不过凤卿也不相信宋瑜只是单单因为里面拘束所以才找她出来的,如果是这样,那她就会将谢蕴锦也一起叫出来。

    宋瑜指了指前面的一棵杏花树,杏花树下按了石桌石椅,宋瑜道:“我们到那边坐一坐吧。”

    说着就拉了凤卿过去了,刚一坐下,宋瑜便又说起道:“谢伯母已经给你家四姐定下了亲事,你过了年也要十四岁了,谢伯母也应该开始考虑你的婚事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