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须眉女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卿笑着道:“我听过一点她的事,但我不爱出门,倒知道得并不是很清楚。”

    宋瑜道:“我听我爹说起过,这位翠屏姑娘早年便跟随在燕王身边,没有人知道她的出处,也没有人知道她姓什么,反正就是好像凭空出现在燕王身边的人一样,有燕王的地方就有她。两年前燕王殿下奉命来福建训练水军,身边一个女眷都没带,却带了这位翠屏姑娘,平日里打理他身边的事顺便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若只是这样便也算了,这位翠屏姑娘顶多就只算得上是个侍女。但不是,她不仅包了燕王生活上的事,却是连燕王外面的事都插手了,甚至充当了谋士的角色。上次燕王领兵与扶桑军在海上一战,不肖半天就将扶桑军击败得溃不成军,采用的钓野围攻战术,听说就是这位翠屏姑娘的主意。”

    燕王萧长昭与扶桑军在海上那一战凤卿倒是听说过,所谓的钓野围攻战术,就是派出几分队将士将敌人的兵力分散,其中一队诱敌深入,将敌人的一队人马引诱到己方设置陷阱的地方,然后集中兵力群起而攻之,以多打少。另外几分队则溜着敌人的兵力在海上乱转,等将其中一队解决了,再采用相同以多打少的方式一一击溃。

    那一战中,大昭的军力与扶桑的军力相当,但最终萧长昭只损失了不足百人的兵力便击灭了扶桑万人的兵力,真正的以少胜多,那惊人的一战一时广为盛传。

    不过凤卿倒不清楚的是,那一战居然有这位翠屏姑娘的手笔。

    外头既然没有传说她在那一战中的作用,看来这位翠屏姑娘不是个喜欢高调的人。

    宋瑜叹道:“我爹倒是十分欣赏她,说她巾帼不让须眉,是女中豪杰。你说她一个姑娘不仅将女人的事情做了,连男人的事情都做了,还有我们这些人的活路吗。幸好她没有什么出身,不然指定我们要被拿来跟她比较,成了衬托她的绿叶。”宋瑜转头又望向那位翠屏姑娘,继续悠悠的道:“听说她在燕王府的地位殊然,连王妃侧妃夫人这些有品级的女眷都要对她礼遇三分。你说她这样是仆非仆,是臣非臣,是主又非主的,呆在燕王身边算个身份?难不成是红颜知己一类的?”

    凤卿笑道:“管她是个什么身份,总归不是我们要操心的事,要操心也是燕王府的王妃侧妃们去操心。”

    凤卿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过早,她此时却也真的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位翠屏姑娘还真的成了她要操心要头痛和费尽心机要解决的事。

    凤卿说完这话,也转头打量着那位翠屏姑娘。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那位翠屏姑娘也转头将目光望向了她,微微对她颔了颔首。

    不知是不是凤卿的错觉,她甚至觉得她看她的目光也有几分打量,甚至是好奇。

    凤卿打量她不奇怪,因为此时她是全场的中心和焦点。但花厅之中却不是只有凤卿一个姑娘,那位翠屏姑娘在一群姑娘中只注意到和好奇她,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燕王送的礼并不重,何况尊者所赐,宋夫人也不能推辞,谢过燕王的礼后,便让人将那尊寿山石雕收下后,接着便十分客气的对翠屏姑娘道:“姑娘既然来了,不如请上座饮一杯水酒。”

    翠屏姑娘笑道:“奴婢下人之身,岂敢与诸位夫人们同坐一席,何况奴婢还要向殿下回话,不敢逗留。既然礼已送到,那奴婢就告辞了。望奴婢今日的到来不曾打扰到诸位夫人的兴致。”说完对宋夫人屈了屈膝,又对花厅中的其他众人也行了一礼,这才含笑恭敬的退了下去。

    出去时依旧如来时行走如柳风,昂首挺胸,绝采佳然。

    翠屏姑娘的出现,就像是突然出现的惊雷,在花厅中引起一阵骚动,连她离开之后花厅中都还有人乐此不疲的谈论着她。

    但大抵她这个人身份比较神秘,能留给人们可做谈资的东西甚少,谈着谈着也就没什么可谈的了,转而转到了其他的话题上去。

    宋瑜被宋夫人叫了回去,忙着将她介绍给座中的夫人们认识。王氏也有意让谢蕴锦多露露脸,多认识福建这边的官夫人,跟别的夫人说话时,都会有意将她引荐出去。反倒是凤卿跟在王氏身边,倒像是颇受冷落。

    谢蕴锦自己在众人面前也落落大方,没有怯懦之色,她性子又端方娴静,甚会说话和察言观色,没一会儿之后,就得到了不少夫人的喜欢。

    其中一位夫人还拉着她说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话,送了她一串珊瑚手串。那位夫人仿佛还是陈家那边的亲戚,与谢蕴锦未来的公公陈鹏年是表兄妹。

    王氏八面玲珑,一边能与众位夫人谈笑风声,一边分出神来注意谢蕴锦那边的情况,见她那边一切顺利,便悄悄的点了点头。

    但没多久,丫鬟春儿便急色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从边上饶过走到了王氏身边,匆匆的行了个礼。

    王氏看见她,皱了皱眉,问道:“怎么了?”王氏出门自然是带了丫鬟的,但进花厅之时丫鬟都被留在了外面。此时春儿匆匆进来,必定是有事。

    春儿小声道:“刚刚府里让人传了话,说是府里八小姐和九小姐起了争执,八小姐脸上破了相,柳姨娘和陈姨娘又搀和进了两位小姐的事里起了口角,陈姨娘更是怀着身孕。府里没有主事的人,下人们不敢处置,所以急匆匆的问到了夫人这里来。”

    王氏听着深深的皱了皱眉,年幼的小姐们争执吵两句嘴是小事,但若是姑娘脸上破了相那就不能算是小事了。姑娘以后是要许人家的,脸上要是留下点疤痕来,那就是影响一辈子的事。

    偏偏盛麽麽被她派去处理田庄的事情了,一时半会回不来,府里其他的管事或麽麽没有她的底气敢拿主意,特别是现在还有个恃孕而骄的陈姨娘。而她此时在宋家,宋家的宴席都还没开,她急匆匆的就先退席,多少对主家不尊重。

    王氏正在犹豫是该现在就回去好还是等宴席完了再回,凤卿见她为难不决,适时开口道:“母亲,让我先回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