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无视(推荐票1000加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被救下的孩子大约现在才知道害怕,在萧长昭怀里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萧长昭转头看了他一眼,收回揽在凤卿腰上的手,将孩子放了下来。大约是为了安抚他,还顺便摸了摸他的头,但孩子依旧害怕得啼哭不止。

    孩子的母亲急忙跑进来,后怕的抱住孩子,跪在地上对凤卿磕头道:“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珊瑚也急忙跑了上来,连忙问凤卿道:“小姐,您怎么样,您没事吧。”说着又抱怨道:“小姐您怎么这么冲动,就这样冲出去多危险呀。”

    萧长昭的两个属下此时也从马上跳了下来,走到了萧长昭身边,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问萧长昭道:“殿下,您没事吧?”

    萧长昭“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他们的话。

    凤卿往后退了一步,低头对孩子的母亲道:“你快起来吧,抱着孩子好好安抚,以后看着点孩子。”说完又弯腰摸了摸孩子的脑袋,安抚着道:“快别哭了,姐姐这里有颗糖,给你。”说完递给他一颗用糖纸包着的糖果。

    无论是前世还是这一世,凤卿都不擅长哄孩子,孩子此时惊魂未定,哪里管什么糖,依旧是哇哇的大哭着。孩子的母亲帮孩子接了凤卿手里的糖,对她道:“多谢恩公,我以后一定好好看着孩子。”

    凤卿点了点头,孩子的母亲这才站起来抱着孩子走了。

    凤卿重新抬起头来看着萧长昭,即便此时他是高高在上的龙子凤孙,凤卿也依旧有些生气。

    她沉着脸对他屈了屈膝先行了个礼,然后才有些愠怒的道:“我知燕王殿下乃天潢贵胄,位高权重,手握生杀予夺之权,但如此纵马闹事,扰乱百姓,是不是有些不妥?”

    萧长昭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一直盯着她的手看。直到珊瑚在一旁惊呼出声:“小姐,您的手受伤了。”凤卿低头去看,才发现自己的手大约是刚才抱着孩子摔在地上的时候擦伤了,手腕处破了好大一块面积的皮,此时有血从上面渗出,看着有些恐怖。

    凤卿用手将出血的手腕挡住,对珊瑚道:“不碍事。”

    萧长昭却突然将她受伤的那只手抓着扯了过来,左右看了一下,看到珊瑚手里有一方帕子便扯了过来,先用帕子擦掉上面的血迹,再用帕子在她手腕上绕了一圈单手打了个结。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常在军中的原因,他包扎的手法熟练利落,且包扎的成果看起来也还有模有样。

    等他做完这些,才转头对身边的其中一个属下道:“惊雷向有灵性,不会无缘无故的受惊,程蒋,去查一下怎么回事。”

    较为清秀的那个属下抬手抱拳拱手道:“是,殿下。”

    然后萧长昭又重新转回头来,看着凤卿冷冷的“哼”了一声,道:“多管闲事,便是你不出来救那孩子,本王也不会伤到他一分。”

    说完也不等凤卿有所反应,便已走到他那属下的马前,拉着缰绳跨身上马,然后连一个眼神都没再留给凤卿,就这样骑着马走了。

    那个浓眉大眼带胡子的属下连忙也骑马跟上,另外那个属下则牵着刚刚受惊的那匹马,对凤卿拱了拱手,也跟着走了。

    凤卿第一次见到这么自大狂妄的人,偏偏这人还故意无视她,由是她再好脾气,此时也被气得有些想吐血,便也只能鄙视的也重重的“呵”了一声。

    此时刘大夫正好提着药箱出来,见到这状况,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接着又看到凤卿用帕子包扎着的手,又指了指她的手腕,疑问的看着凤卿。

    珊瑚刚想说话,凤卿打断她先开口道:“先别说了,上了马车再跟你解释。”

    等上了马车,她们一边赶着回府,刘大夫一边帮她将手帕拆下来重新上药包扎,一边说道:“燕王殿下这包扎的手法倒是不错,没胡乱包扎一通。”

    凤卿笑了笑,并不说话。

    等到了知府府,府里的一个管事早就站在门口,一边将她迎了进来,一边跟她说着府里现在的情况,道:“……府里已经去请了大夫来给八小姐看伤,只是先前柳姨娘见八小姐让九小姐给弄破了相,陈姨娘护着九小姐非说是八小姐自己摔的,柳姨娘气急之下跟陈姨娘争执了两句,不小心碰了陈姨娘一下,陈姨娘便摔在了地上非说是柳姨娘推了她。等大夫来了之后,陈姨娘又说自己动了胎气要让大夫先给她看,拦着不让大夫进八小姐的门。还是杨姨娘做主,让大夫先去看八小姐,接着陈姨娘便囔囔着杨姨娘和柳姨娘一起欺负她想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又哭又闹的抱着肚子说自己肚子疼。”

    管事说着,又叹了一下,道:“几位姨娘都是主子,奴婢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置。柳姨娘现在还十分伤心,守在八小姐床边直掉眼泪。”

    在谢家里,柳姨娘的风评很明显要比陈姨娘好得多,管事话里话外都是偏向柳姨娘一方的。

    凤卿道:“先不要说了,带我去看看八妹再说吧。”凤卿现在暂时没时间去问清楚谢蕴绣和谢蕴月的争执是怎么发生的,柳姨娘和陈姨娘又怎么搀和进去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谢蕴绣脸上的伤。

    等进了内院,丫鬟麽麽们都还没有散去,围挤在二进的庭院里,或劝架或站在一旁看热闹。

    柳姨娘大概是为了照看方便,将谢蕴绣送到了自己住的东厢房。陈姨娘和柳姨娘正好住了个对门,此时言说自己动了胎气的人却不在自己的房间,而是扶着丫鬟的手站在柳姨娘的房门外,又哭又闹又嚷又叫的,一会儿说柳姨娘和杨姨娘一起欺负她要害她,一会儿又说柳姨娘故意指使谢蕴绣来冤枉谢蕴月……真正是戏怎么热闹怎么上演。

    杨姨娘门神一样插着腰站在门口跟陈姨娘对骂,杨姨娘是乡野长起来的,吵架的功夫可比陈姨娘厉害的多。每每陈姨娘吵不过的时候就捧着肚子喊肚子疼动胎气啦。

    谢蕴湘先前被王氏罚了一顿安分了一段时间,此时记性也忘得差不多了,乐呵呵的站在一旁看热闹,见陈姨娘吵不过的时候就时不时的帮一帮陈姨娘的腔,撩拨得两边的战火越激烈便越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