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送药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翠屏看着凤卿,眉眼带笑,朱唇轻启,向凤卿屈了屈膝,道:“见过七小姐。”

    凤卿连忙侧身避开,也微微向她屈膝行了个礼,因不知该如何称呼她便干脆没有开口说话,而她则也同样侧身避开了凤卿的礼。

    此时坐在上首太师椅上的谢远樵开口说话道:“卿儿,你来的正好。这位是燕王殿下身边的翠屏姑娘,听说你今日在路上冲撞了燕王殿下的马,还令自己受了伤……”说着佯做沉下了脸,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翠屏对谢远樵屈膝含笑道:“今日是我家殿下冲撞了七小姐才对,七小姐并无过错。”

    说着转头又目视凤卿,温柔一笑,声音娇娆的道:“今日殿下意外惊马,冲撞了七小姐,令七小姐意外受伤,心中甚为愧歉,特遣奴婢来向七小姐致歉,并代为送上伤药。”

    不知道为什么,凤卿甚为不喜欢这位翠屏姑娘的目光,她的目光让她觉得有她好像想剥开她的衣裳想将她看个究竟的感觉,有一种让人觉得被窥视的冒犯。

    可偏偏她的神情温柔,目光看起来十分诚挚,却又让人说不出个错处来。

    就像翠屏姑娘这个人一样,明明她一直都是面上含笑的,那笑容也让人觉得有如沐春风之感,虽自称奴婢,却不卑不亢没有任何比人低一等的自觉,待人也没有任何不周到客气的,但就是让人觉得疏离。就仿佛她遗世独立,鹤立于众人之上一般。

    凤卿想来想去,觉得她给人的感觉像一个人,像那位燕王殿下。

    就像此时那位燕王殿下让人来送药,说他心中愧歉,凤卿可一点不觉得他心中会有半点的歉意,心中对她只怕冷嘲还差不多。他今日不就嫌她多管闲事。

    凤卿微翘了一下嘴角,道:“小小伤势,劳燕王殿下记挂,臣女愧不敢当。”

    翠屏仿佛没有听到她话里的几分讽刺,含笑将药递上,道:“此药对伤口愈合极为有效,望七小姐能早日康复,以安殿下之心。”

    凤卿接过,再次谢过。

    王氏冷眼看着,倒是未说半句话,此时谢远樵又开口道:“殿下体恤,臣不胜感激。望姑娘代我谢过殿下的恩典,他日小女康复,一定携小女亲自上门拜谢。”

    翠屏浅带笑意道:“奴婢定为大人带到。”说着又道:“奴婢既已将伤药送到,这就告辞了。”说完对着他们又屈了屈膝。

    谢远樵连忙站起来道:“我送送姑娘。”

    翠屏姑娘道:“大人辞步。”

    等翠屏姑娘走后,谢远樵和颜对凤卿道:“今日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跟燕王殿下碰上的,好好跟我说说。”

    凤卿知道事情瞒不住,便将今日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谢远樵听后倒是没有半点生气,也没有责怪她今日对萧长昭的出言不逊,反而看着凤卿有些满意自得的点了点头。

    谢远樵道:“这药既然是燕王殿下赏赐你的,必定是好药,你好好用着吧,别让手留下疤来,辜负了殿下的好意就不美了。”

    凤卿道是,然后告退。

    等回了东跨院自己的房间,凤卿将药打开来,闻了闻里面的药膏。

    药肯定是好药,她虽然不懂药,但一闻也知道。

    珊瑚道:“小姐,我给您涂上吧。”

    凤卿道:“不必了,我手上是小伤,且我体质不容易留疤,用不着这么好的药。先放着吧,明日给刘大夫看看适不适合八妹妹用。”

    珊瑚跺着脚道:“好小姐,这等好药,你也给自己留着用一点啊。要不我找个小瓶子来,分一点给八小姐送去?”她是真的可惜这等好药凤卿全送给别人了。

    凤卿瞪了她一眼,珊瑚不敢再说话了,但依旧心肝肉疼的扁着嘴。

    另一边,萧长昭所居的福建总督府。

    翠屏回了府中后直接去了萧长昭外院的书房,她来时,萧长昭的一个亲随长弓正巧从书房里出来,见到翠屏,笑着客气的唤了一声:“翠屏姐姐。”

    翠屏的在萧长昭身边的身份特殊,萧长昭身边的人并不拿她当下人看待,府里的人皆尊称其一声“屏姑娘”或“翠屏姑娘。”,与萧长昭亲近些的下属,则称呼她一声“翠屏姐姐”或“翠屏妹子。”

    翠屏笑着对他微微颔首,问道:“殿下在书房里面吗?”

    长弓笑着道:“在呢,正跟程蒋说话。”

    翠屏笑着对他点了点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走了几步大约想到了什么,又突然转过头来喊住了他:“长弓。”

    长弓笑嘻嘻的转过头来,笑着问道:“姐姐是有什么吩咐,小弟是很愿意效劳的。”

    翠屏走近了两步,问他道:“上次你随殿下去谢知府家中,你不是说殿下见到过谢家的七小姐。”

    长弓笑着道:“可不是呢,谢知府急着帮他女儿跟殿下拉皮条呢,急着让谢七小姐在殿下面前露脸,殿下想不见着都不成。不过姐姐放心,殿下向来讨厌这种投怀送抱的女人。再说了,那位谢七小姐漂亮是漂亮,但年纪小模样都还没长开呢,哪里比得上姐姐您啊。”

    翠屏浅笑了笑,道:“知道了。”又道:“我给殿下做点心时做多了些,放在厨房里,你带些回去与云箭一起当夜宵吃吧。”

    长弓又笑嘻嘻道:“多谢姐姐。殿下身边有姐姐在,连我们这些属下都跟着有福气享了。”

    翠屏笑着挥了挥手让他快去,然后转身去了书房门外,先让门外的亲随进去通报。

    燕王的书房是军政重地,她自然不能随意出入,先要让人通传,得到了燕王殿下的许可她才可进去。

    但尽管如此,唯一能进入他书房的女人也只有她一个。

    亲随进去通报后出来请她进去,她进去时绰绰约约听到萧长昭在跟程蒋说话:“查清楚是谁对惊雷动了手脚?”接着又听他开口阻止想长篇大论调查结果的程蒋,道:“你只需告诉本王是三还是四就成。”

    翠屏绕过屏风和多宝阁,进到内室,看见的就是程蒋对着萧长昭比了一个“三”字。

    萧长昭冷哼了一声,道:“老三在山西不是弄了一个养马场吗,给他养马场里的马送点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