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书信(推荐票2000加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翠屏站在门口轻轻唤了一声:“殿下。”

    萧长昭挥了挥手示意程蒋下去,又示意翠屏进来。

    程蒋对翠屏拱了拱手,出去时微微站定看了翠屏一眼,然后又垂下眼重新出去。

    翠屏进去后对萧长昭屈了屈膝,萧长昭低头拿布擦着自己的剑,仿若随意般的问道:“药送到了?”

    翠屏道:“是,亲自送到了谢七姑娘的手中。”

    萧长昭点了点头,然后便无其他的话了。

    翠屏轻抬头悄悄看了他一眼,他脸上并无多余的神情,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让人猜不透在想什么。

    翠屏凝眉默了一下,又突然抬起头来笑了笑,道:“谢大人让奴婢代其谢过殿下的恩典,还说待谢七小姐伤好了之后,携谢七小姐亲自上门拜谢。”

    萧长昭翘着眉毛“哦”了一声,冷讽道:“他倒是乖觉。”说完又继续去擦他的剑去了。

    翠屏站着不动,悄悄小心的观察着萧长昭脸上的神色。

    萧长昭见她不走,抬头问她道:“你还有事?”

    翠屏摇了摇头,屈了屈膝道:“奴婢下去给殿下准备晚膳。”

    萧长昭点了点头。

    翠屏弯腰退了下去,却刚走了几步正巧见到萧长昭身边的另一亲随云箭敲门匆匆进来,见到翠屏,微微颔首唤了一声“翠屏姑娘。”,翠屏对他微微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他。

    云箭直接匆匆进去,翠屏见他手上拿了一封书信,便不由将脚步放慢了些,听着后面云箭对萧长昭行礼后道:“殿下,京中有急信过来,说是王妃病重,怕时日无多,请殿下立即回京。”

    萧长昭听着蹙了蹙眉头,问道:“是王府来的急信还是宫里?”

    他这位王妃,从嫁给他没多久就称病,说病重也说了有两三年了,隔段时日便来封信说自己时日无多想见他最后一面,萧长昭看这种信看多了,心里便有些免疫。若是王府里来的信,便定然有夸大的成分。

    云箭回答他道:“是宫里皇后娘娘送来的私信。”

    萧长昭越发皱起了眉头,若是宫里皇后娘娘的信,那便多半是真的了。

    萧长昭放下手里的剑,伸手对云箭道:“信呢?”

    云箭小心的将信交到萧长昭的手上。

    翠屏听到这里,便不再多听,转眼便出了书房。

    门外程蒋正在门口等着她,见到她连忙喊了一声:“翠屏。”

    翠屏笑着问她道:“程大哥怎么还站在这里?”

    程蒋看着她道:“我在等你,你今日奉殿下的命去谢家送药了?”

    翠屏点了点头,笑着“嗯”了一声。

    程蒋仔细的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小心道:“你别太在意,殿下对你始终是最特别的,他跟谢家那位小姐没什么。谢知府想借这个女儿攀龙附凤,殿下对她的印象不佳。”

    翠屏喃喃自语道:“若是印象不佳就不会亲自赐药了。”

    程蒋没有听清楚,问道:“你在说什么?”

    翠屏抬起头笑着问道:“我是说,那位谢七小姐能得殿下另眼相待,定然是有什么过人之处吧,我听说现在军中用的那些简单易携带的药丸便是这位谢七小姐的主意,这种药丸殿下还打算在朝庭各地方的军中进行推广。这位谢七小姐真是位才貌双全的女子……”

    翠屏脑中浮现出少女姣花照水般的娇影,古人云“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不过才十三四岁的年纪,却已是这般姿色,等模样完全长开又该是怎样的倾城。

    她自觉容貌不俗,在她面前却也仍自愧不如,也难怪会令殿下另眼相待。单凭她这副容貌,恐怕都会令大多数男人印象深刻。

    程蒋笑道:“就算这位谢七小姐再才貌双全,又哪比得上你的巾帼不让须眉。翠屏,我一向觉得你不是普通的女子,又何须自降身价拿自己跟普通的女子相比。我想,殿下心中跟我也是一样的想法。”

    翠屏笑了笑,不再多说,对程蒋屈了屈膝,道:“我去给殿下准备晚膳,若是程大哥也没用,我就多准备一份。”

    另外一边,谢家府中。

    夜深人静之时,凤卿借着朦胧的月光看着帐顶,闭了几次眼睛,却都睡不着,最后只好把眼睛就这样睁着。

    她心里有些心烦气躁,心慌慌的,但却想不清楚自己在烦躁什么。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拉着被子盖住脑袋,心里不断的默数“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三只绵羊……”

    到了第二日,凤卿的眼圈便有些乌乌的。好在她年轻,用粉脂一遮,倒是也看不大出来。

    她先去了正房给王氏请安,出来时正准备去看看谢蕴绣。结果却看到西跨院的丫鬟端了一托盘的碎瓷片出来,瓷片上还散发着药味,丫鬟脸上个个都灰头丧气的。

    丫鬟见到凤卿,停下来屈了屈膝道:“见过七小姐。”

    凤卿问道:“怎么,九妹妹还在闹?”

    丫鬟有些抱怨道:“可不是,从昨天开始,不仅药不肯喝,饭也不吃水也不喝,闹着要绝食。夫人说了,九小姐要不吃不喝随她,但既然八小姐要喝药,她便也要跟着喝药。一碗摔了还有第二碗,家里的药多的是。”说完又对凤卿告辞道:“奴婢们还要再去给九小姐端一碗药过来,就不陪七小姐多说话了。”

    凤卿挥了挥手让她们下去,转身则去了西跨院谢蕴月的房间。

    房间里面,谢蕴月正坐在地上,手抹着眼泪不断的抽噎。也不知道是不是哭了一夜,两只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旁边的地板上还有打洒的药汁,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见到凤卿进来,谢蕴月里立刻站了起来,指着凤卿暴怒道:“你这个贱人,你害得我还不够,现在还来看我的笑话……”

    凤卿狠狠的剜了她一眼,沉下脸来厉声道:“你跟谁学的,小小年纪就整日‘贱人,贱人’的叫。我是谁?我是你姐姐,我是贱人那你又是什么?”

    凤卿发起狠来气势还是有些凌厉的,谢蕴月被厉声斥责了一顿,吓得微微后退了一步,睁大了眼睛看着凤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