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皇长孙
    ,精彩无弹窗免费!

    水路一直走了十余日,才到了京城外的通州。

    说实话,一路从福州到了京城,又是陆路又是水路,就是凤卿自认为身体好也有些受不住。加上一路颠簸,路上胃口不佳,凤卿觉得自己的体重至少轻了有四五斤。

    凤卿有些自娱的想,这下好了,冬天养起来的膘,都不用专门去减了。

    不止凤卿,怀着孕的陈姨娘更是被折腾得不行,从船上被扶下来的时候,整个人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像是大病了一场似的。她这一路上三天两头的折腾人,却也并不全是恃宠生娇,而是真有几分怕肚子出事。就是杨姨娘,看起来都瘦了些。

    不过杨姨娘体胖,如今瘦下来一点,看着倒是不会让人觉得憔悴,反而颜值上升了一点。

    因为有福王府的招牌保驾护航,一路上都顺利得很,没有出现任何的意外。

    从通州下了船,又乘马车行了半余日才到了京城城外。

    到了京城城外,马车却突然停了下来。

    杨姨娘在凤卿身边奇怪的“咦”了一声,道:“怎么停下来了?”

    凤卿也不清楚,掀了帘子伸头往前面去看。正看到几个骑马的少年从马上下来,站在打头的福王马车前,像是在与里面的人说话。

    那少年穿一身宝蓝色的箭袖,身材欣长,昂扬挺立,凭仪态便可知非富即贵。

    因为侧着身,又隔得远,凤卿倒是没有看清他的面容。

    凤卿放下帘子,将头伸回车厢里,对杨姨娘道:“大约是遇到了贵人了吧,所以停下来客套两句。”

    杨姨娘道:“京城的贵人多,倒也不足为奇。”

    说完重新靠着车厢闭上眼睛休憩着去了——她有些晕车,一路上靠刘大夫配的药才算好受些,但也比平日不舒服得紧。

    过了一会,谢凤英骑着马车“得得得”的往她们这边过来,敲了敲窗让人打起了帘子,然后直接坐在马上笑着对她们道:“前面碰到了太子府的皇长孙殿下,所以停了下来,你们别太担心,很快就可以入城了。”

    凤卿点了点头,又望向了前面的那少年一眼。

    那少年依旧在神采飞扬的站在福王的马车前说着话,时不时的向福王拱一拱手,但却身姿傲然,让人看不出半点卑弱之势。

    说起来东宫太子府也是有趣得很,里面住着太子妃,住着太子的诸位妃嫔,住着皇长孙萧禹询,但就是没有太子。

    太子于三年前突然病逝,而后储位之争再起波澜,第二年,帝后的嫡次子燕王萧长昭便被发配去了福建干训练水军这等不怎么重要的差事。朝野内外不少人都说,皇帝此举是想让储位依旧在太子这一支延续,所以在为皇长孙铺路。

    凤卿倒是觉得,储位上的事哪有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皇帝或许只是不想再这么早立下储君,支走小儿子只是为了让朝中关于立储的情势冷下来。

    凤卿想了一下,问谢凤英道:“我们需要下来见礼吗?”

    谢凤英道:“不必,你们是姑娘家,再说我们两边也只是偶然碰到,不用闹这么大的阵仗。”

    凤卿再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谢凤英大概只是怕她们担心,所以特意过来跟她们说了一声。说完后就得得得的又骑着马回到了王氏的马车旁,扶了王氏从马车上下来。

    凤卿和杨姨娘等人可以不用下来见礼,但是王氏作为女主人,却是不能如此失礼的。

    这边,福王坐在马车上让人撩开了帘子,很带了一些长辈的姿态端坐在马车里,摸着不长不短的胡子半眯着眼看着眼前的萧禹询道:“两三年不见,禹询又长高了许多,性子也沉稳了不少。不错不错,很有乃父的风范。”

    这说话的语气,倒是有故意将萧禹询当成年幼的孩子来对待。

    萧禹询只装作不知,淡声笑着道:“多谢叔父的夸奖。叔父也风姿不减当年,依旧风流倜傥。听闻叔父最近又新纳了一位侧夫人,还没恭喜叔父。”

    福王看了萧禹询一眼,心道他这小侄子倒是真长大了,他故意将他当孩子对待,他便揶揄他风流多情。

    果真是风云变幻啊,他这离京才两三年,不止京中的情势大变,连人心也变化了不小。

    福王没想跟个小辈纠缠个口头官司,淡淡道:“不过是纳个妾,不算什么喜事。”又道:“我这刚回京,一路风尘仆仆的,等回了王府安定下来,再叫侄儿来叙旧。”

    萧禹询道是,又道:“侄儿等着叔父盛情邀请。”

    福王点了点头,然后微微挥了挥手示意下人将帘子放了下来。

    这边萧禹询见谢凤英扶着王氏走过来,他自然知道王氏的身份,为表尊敬,他向前走了两步迎上他们。

    萧禹询笑着道:“两位是大理寺少卿谢大人的内眷和公子吧?”

    王氏含笑道:“正是。”说完恭敬的屈膝行礼,道:“臣妇谢王氏见过皇长孙殿下。”

    谢凤英也跟着拱手行礼,道:“见过皇长孙殿下。”

    萧禹询连忙弯腰下去只手扶起王氏,对他们二人笑着道:“两位快免礼。”

    等他们二人谢过恩后站起来,又笑接着道:“谢大人栋梁之才,其治下福州百姓安居乐业,政绩年年评优。今日观夫人之贤德,才知其原是有贤内辅佐。谢大人有福气。”

    王氏一边谦道“殿下过奖”,一边心想这位皇长孙年纪不过十六七岁,却老成持重,身上没有半点与年龄相符的稚嫩,说话周到动听,礼贤却不让人觉得卑懦。看来朝野内外传言,圣上想越过儿子立这个孙子为储君,也不是没有半点道理。

    一旁的谢凤英心中也想,与这位皇长孙虽不过今日这一面之缘,但观他行事端方稳重,八面玲珑,看来也非是池中之物。

    这京中的形势,还真是越发不好说。

    萧禹询微笑着看了看他们,接着目光望向远处,却看到了凤卿所坐的马车。

    春风微拂,摇曳着马车上的窗帘。

    隔着窗纱绰绰约约的可以看到里面少女娇俏的身影,玲珑倩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