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回府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此时谢凤英也下了马来,将马交给一旁的小厮,然后走过来站到王氏身边,对方姨娘唤了一声:“大姨娘。”

    方姨娘见着她,越发笑容满面起来,带着几分恭敬和亲近的语气道:“几年不见,三少爷长得都比妾身高了。且品貌出众,端方有礼,走出去就是跟一众的青年才俊相比也是佼佼不群的。妾身早就从家信得知,三少爷于十四岁那年便已经考中了秀才,妾身一直都还没有机会恭喜三少爷。”

    说着对谢凤英屈了屈膝,又道:“妾身在此恭贺少爷了。”

    谢凤英侧身避开,谦笑道:“姨娘过奖了。”

    方姨娘接着又转头奉承了王氏一句,道:“三少爷能有今日的出众,定都是夫人您教的好。”

    王氏笑着道:“好了好了,就你嘴皮子利索,别奉承我们了。”

    但谢凤英的确是王氏的骄傲,听方姨娘夸他,也确让她有两分高兴。

    接着凤卿等人也由丫鬟扶着一一下了马车,还有害喜了一路此时被丫鬟夹扶着过来的陈姨娘。

    方姨娘一一见了礼,看到凤卿时忍不住流露出来两分赞叹,道:“七小姐越来越出众了,再过两年,怕要连貂蝉西施都要被你比了过去。”

    等轮到杨姨娘时,她有心说两句好话,但看到她比六年前还“丰腴”的身材时,不得不将嘴里那句万能的“多年未见妹妹容颜依旧”吞了下去,干脆改又奉承了王氏一句,道:“杨妹妹活得越来越滋润了,想来是夫人特别体贴仁厚,杨妹妹才能如此……如此心宽体胖。”

    杨姨娘白了她一眼道:“想说我胖就说呗,咬那么多文字,我听不懂!”

    方姨娘被噎了一下,一时有些说不出其他话来

    杨姨娘说话直白,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但听在不知道她性情的人的耳朵里,难免被人以为她是在对方姨娘不满。

    谢凤英刚想开口替杨姨娘转圜两句,凤卿却抢先在他前头对方姨娘笑着抱歉开口道:“我姨娘的性子一向如此,有些直白,但并无恶意,大姨娘别放在心上。”

    方姨娘笑着摇了摇头。

    别说她知道杨姨娘的性子向来如此,就算杨姨娘有恶意,凭着她为谢家生下两位公子的功劳,她又哪敢放在心上。

    有些人的命,天生就是比别人好上一头的。

    方姨娘又笑着望向王氏道:“知道夫人们今日到京,妾身早就命人将屋舍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了,青纱被褥都换了新的,桌椅摆设也都擦拭干净。老爷今日去了官署当值,妾身已经派人去通知老爷您们已经到了,只是几位大人今日要开会,只怕会晚一点。夫人,您一路风尘仆仆,妾身扶您先进府梳洗换衣歇息一会?”

    王氏点了点头,“嗯”了一身。

    身后外院的管事指挥着府丁和小厮将王氏等人带回来的行礼拆卸下来搬回府中。

    然后王氏由方姨娘扶着走在前面,跟着就是谢凤英谢凤明等人,后面再接着是凤卿等人。

    一旁的朱姨娘想了一想,也赶忙走上前去扶了王氏另外一边,却被王氏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不动声色的甩开了她的手,让朱姨娘闹了好大一个红脸。

    谢府是一座五进的宅院,前两进为前院,后三进为内院。每进之间又配以一进或两进的院中院,每个小院有正房厢房还带有耳房,院落之间植树栽花,砌石雕山,院落疏密相间,景致相映。

    比起福州的那座小三进的院子,京城的谢府就宽阔得多了,一进门连气息都让人觉得开阔,不似福州的院子的逼仄。

    王氏虽为庶出,但是王家当年能为她陪嫁这样一座院子,却也说明她在王家是极受看重的。

    王氏所居的正院位于第四进之间,处于房屋的中轴线之上,是个二进的小院子,也是内院里最大的院子,取名“宝善堂”。

    一行人除了二房的杭氏在二门处与王氏分了手,领着一双儿女告辞回了自己的院子,其他人就都先到了宝善堂。

    方姨娘扶着王氏坐下,王氏才算是长长的松了口气。一路长途的疲惫这时候也漫延到了全身上来。

    王氏抬起头看了同样风尘仆仆,围聚在正院的姨娘姑娘们,挥了挥手对她们道:“你们也不用陪着我了,各自回去先梳洗换衣休息一下吧,等老爷回来我再让人去叫你们。”

    凤卿等人屈膝道是,然后告退各自散开。

    等人一走,王氏也由方姨娘服侍着回房梳洗换衣。

    等梳洗好从屏风里出来,方姨娘服侍着王氏穿衣,王氏便顺便问起了府中的事,道:“老爷回来后,府中没发生什么事吧?”

    方姨娘一边帮她束上腰带一边笑着道:“大事倒是没有,老爷勤政爱民,一直忙于公务呢。”说着顿了下,又小心着道:“就是前些日子,小佛堂里的那一位吹了段萧,将老爷引了过去,老爷在小佛堂里逗留了许久。”

    但接着又像是让王氏安心一般,又道:“不过老爷并没有在她房中过夜,老爷还是知道分寸的。”

    王氏不屑的呵了一声,道:“过后老爷没让将那一位的待遇提高一些?”

    方姨娘笑了笑,不说话。过后老爷的确是让她不要太苛着小佛堂的吴氏了。

    方姨娘替王氏穿好了衣裳,接着便问她道:“夫人,妾身替您将头发擦干,然后您歇一歇?”

    王氏道:“别忙,将我头发擦干后替我绾起来,我先去趟小佛堂。说来也是许多年未见面了,我也想见一见这位老冤家。”

    方姨娘未多说什么,含笑道了声是,接着扶了王氏半躺到太师椅上,从丫鬟手里接了干毛巾,准备替王氏擦头。

    恰在这时,有丫鬟进来屈膝禀报道:“夫人,颍川伯府的大姑奶奶让人送了信过来。”

    颍川伯府的大姑奶奶自然是王氏亲生的谢蕴华。

    王氏连忙从太师椅上坐了起来,目光染上温柔,脸上带上笑意,说道:“快将信拿过来我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