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宅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氏和几位姨娘都住在第三进的院子里,姑娘们住在第四进,第五进则是二房的地盘。

    谢家在京中的宅子够宽阔,所以凤卿能够单独的分到一座小院子,处于第四进中轴线的东侧,是个一进的小院子。正阔两间,东西各一厢房,正房还各带一个耳房,取名“拾得院”。

    这名字还是凤卿七岁时刚搬到这个院子时谢凤英替她取的,那时候谢凤英也不过十岁,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深的禅意,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不过凤卿挺喜欢这个名字,唐朝著名的诗僧寒山和拾得两位大师有段十分著名的禅语对话。

    寒山问“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之乎?”

    拾得则答曰:“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她很喜欢拾得大师的这句话,虽然她并不完全赞同,但是偶尔拿出来读一读,却能让人心平气和,去除浮躁。凤卿总觉得这辈子算是她捡来的,不管活成怎么样,都算是她赚的,心态应该平和些。

    两间正房被凤卿用作寝房和待客用的花厅,正房的两间耳房则一间用作茶水间,一间用作值夜下人的休息处。两间厢房则一间是书房,另一间用作库房。

    凤卿走过来的时候,她的奶娘吕麽麽领着从前伺候她的另外两个丫头紫英和蜜蜡早就等在门口了,见到凤卿过来,顿时泪眼婆娑,“砰”的一声跪了下去,哽咽道:“我的好小姐,奶娘天天想天天盼,可把你给盼回来了。”

    凤卿随着王氏、谢远樵去福州时年纪还不到八岁,按理说身边应该跟个老成的下人前去伺候,而一直照顾她长大的奶娘吕麽麽便是最合适的人选。

    但王氏看事的眼光向跟别人有些不一样,她却认为姑娘这个年纪正是性子定性的时候,年纪大的下人主意也大,容易事事做主子的主,倒是将姑娘养成一个没有主见的性子。

    所以王氏最后挑选了年纪跟凤卿一般的珊瑚、玛瑙一起跟去,将吕麽麽留在了府中。

    凤卿笑着蹲下去将吕麽麽扶了起来,道:“我既已经回来了,奶娘应该高兴才是,怎么还哭了。”说着拿帕子替她擦了擦眼泪,又道:“来来,笑一个。”

    吕麽麽被她这么一闹,一腔久别重逢的感慨忧喜之情倒是被她闹散了,道:“小姐真是……”

    珊瑚是吕麽麽的女儿,但她性子向来大大咧咧惯了,六年前要离别母亲跟着凤卿离开时没有多少离别的伤感,反而高兴终于可以不受吕麽麽的管束了,此时与母亲久别重聚,也一样不像吕麽麽这般多情喜悲。

    珊瑚对着吕麽麽笑嘻嘻的唤了一声:“娘……”

    吕麽麽对于女儿本也是一番久别重逢的悲喜交加之情,此时见这呵呵傻笑的女儿,心情顿时复杂起来,忍不住伸手就在珊瑚身上掴一巴掌,开始训道:“你这个傻丫头,就知道傻笑。让你好好伺候小姐,你好好伺候了没有?是不是又偷奸耍滑了,让我知道,小心我又揍你……”

    珊瑚嘟着嘴躲到凤卿身后,摸着自己的屁股,不满的道:“娘别老是动不动就训我,我又好好伺候小姐。”说着指了凤卿道:“你看看小姐,让我伺候得长得多漂亮。”

    凤卿笑呵呵的看着她们母女两人闹,既不阻止也不替珊瑚说话,倒是惹来珊瑚好一阵的抱怨。

    紫英和蜜蜡此时看着凤卿和打闹中的珊瑚和吕麽麽,也是一边泪眼婆娑一边又笑。

    紫英心道,小姐回来真好,小姐不在这院子终归少了人气,冷清清的。小姐回来了,这院子才像是个院子。

    一会儿之后众人进了院子,凤卿才发现这院子跟她离开时候几乎一模一样,连摆设的位置都没有变化,只是庭院里谢凤英领着她所植的杏花树长大了一些。

    房间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角落里的梅瓶插着几枝桃花,此时淡淡的散发出清香。大约是经常清扫的缘故,屋中并没有什么灰尘气。

    吕麽麽一边让人去提热水一边道:“小姐这一路风尘仆仆的,全身都是泥土,快先梳洗一番。小姐当年走的时候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从前的衣裳自然是穿不了了,所以知道小姐和夫人们要回来后,方姨娘让人赶着做了几身,但是不知道小姐现在的身材尺寸,也不知道合不合适。小姐先将就着穿,等过几日再让人上门来给小姐量身裁衣……”

    说着已经将衣裳捧了来,放在条几上,然后又去试水温。

    凤卿道:“裁衣裳的事情不急,我带回来有衣裳,奶娘开箱收拾出来就可以穿。”

    另外一边,正院里边。

    王氏看过谢蕴华的书信后,吩咐盛麽麽道:“去,将颍川伯府送信来的人请进来,我有事要问问她。”

    盛麽麽道了声是,然后出去将人请了进来。

    来人是谢蕴华身边的管事秋月,她原是谢蕴华的陪嫁丫鬟。去了颍川伯府后,她嫁了颍川伯府一个姓周的外院管事,如今在颍川伯府被敬成为一声“周家的”。

    秋月进来后,笑盈盈的向王氏屈膝行了礼,王氏笑着问她道:“你家小姐让你送信过来,还说了些什么。”

    秋月笑着道:“小姐说,她今日要去伯府的大姑奶奶家中送催生礼,就不过来家里了。且夫人和几位少爷小姐刚回京,一路风尘仆仆的,小姐回来难免还要让家里招待,给夫人找麻烦。小姐请夫人好好歇息一日,她明日再携姑爷和两位小公子和小小姐来探望老爷和夫人。”

    王氏道:“你让你家小姐不用着急,等她忙完了再回来也是一样。”

    秋月笑着道是。

    王氏又顺便问了颍川伯和颍川伯夫人及其他众人的好,最重要的是问了谢蕴华的一双儿女。

    谢蕴华的一双儿女皆出身在王氏离京之后,王氏至今还没见过,连催生礼都是让麽麽千里迢迢送回去的。

    秋月笑着道:“小公子和小小姐都十分想念外祖母,夫人没回京时就一直问起外祖母什么时候回京。等明日夫人见了小公子和小小姐就知道,两位小主子都是极讨人喜欢的。”

    王氏连连笑着道:“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