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恨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氏冷看着吴姨娘道:“我知道你恨毒了我,没关系,因为我也恨毒了你。”

    她的凤杰,她这么可爱聪明的孩子,不到十个月就会喊爹喊娘,刚过了两周岁就能摇头晃脑的背诵三字经。她高兴的时候会呵呵呵的陪着她笑,她不开心的时候会搬张小凳子坐在她的身边做鬼脸逗她笑。他笑起来的时候,连她的世界都灿烂了起来,仿佛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他长得这么懂事,这么聪明,又这么可爱,又那么健康,他就是她的命。

    可是这样活泼健康的孩子,最终却没有活过三岁。

    孩子对芒果过敏,哪怕吃上一点点都会胸闷恶心、憋气、上吐下泻,甚至呼吸不上来。

    当年吴姨娘刚生下龙凤胎,脸上风光无量,又仗着有谢远樵的宠爱对她多有不敬。

    她原以为她不过就是性子骄纵些而已,但没有想到她会藏着这样的祸心。趁着她有事不在府中,用计引开了凤杰身边的奶娘和下人,然后引诱着年幼不懂事的凤杰吃下了一整个的芒果,然后又故意阻碍府里的下人出府去寻找大夫。

    她的孩子,就这样因胸闷憋气,最终导致窒息而亡。

    当她抱着孩子冷冰冰的身体,看着孩子乌青得没有任何血色的脸庞时,她真想就这样跟着孩子一起去了。

    但是她不能,她还有蕴华,她孩子的仇也还没有报。

    吴姨娘一句她不知道大少爷对芒果过敏,岂能辩解掉她所有的罪责。

    她的孩子没了,总要有人来赔她孩子的命。她要了她的命,那她便要她的命。

    她胆子这样大,所仰仗的不过就是膝下的一双孪生的儿女,以为再怎么样谢远樵都不会让她要她的命。

    她的确没有要她的命,她要的是她孩子的命。

    她的孩子走得这样孤单,黄泉路上总要让她的弟弟妹妹们陪着才好。

    至于谢远樵,他要靠着她的娘家,她从都不惧他会把她怎么样。

    她伤了他的子嗣,他确是疏远冷落了她几年,心中也不过是觉得她要报仇便应该去对付吴姨娘,不该损了他的子嗣。但就算这样,在外面该给她这个嫡妻的尊重他一分都没少。

    而后过了两年,她替他纳了杨姨娘,接连生下凤英和凤明,谢远樵不也就着台阶和她和好了。谢远樵这个人,太会权衡利弊。

    王氏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恨意,仿佛能从上面射出刀子来,盯着吴姨娘,一字一字的道:“但我就算再恨毒了你,我也不会让你轻易的死去。死算什么,不过是解脱而已。我会让你活着,长长久久的活着,看着我儿女成群,孙儿绕膝,尊荣一生安享晚年。然后看着你自己无儿无女,无宠无爱,独孤终老。你会知道,什么比死的滋味更难受。”

    吴姨娘垂着头,手紧紧的握成拳头。低头藏住的眼睛中,也掩藏不住自己的恨意。

    王氏继续道:“别想着还能用什么手段诱惑了老爷重新宠你,你怕还不了解老爷的性子,只要他需要我王家一天,他便不会为了你伤了与我的情分。何况你早已经老了,而他身边永远不会缺新鲜漂亮的姑娘,你觉得你还能拿什么跟那些年轻水灵的姑娘相比。你好好在这小佛堂呆着吧,好好忏悔你的罪孽。”

    王氏说完这些话,便恨声甩着袖子离开了。

    盛麽麽看了吴姨娘一眼,紧跟着王氏的脚步也离开。

    方姨娘慢了一步,却是依旧站在屋里不动,只是渐渐的把目光望向了吴姨娘。

    吴姨娘倒像是方姨娘不存在一般的,她从来都是不把王氏身边的这个狗腿子放在眼里的。等王氏走后,她深深的呼出一口堵在胸口的郁气,然后转身回到佛祖跟前,跪下在蒲团中,目光盯着莲花座上一脸慈祥的佛祖像,目光阴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方姨娘迈着步子缓缓走过来,蹲下在她身边,循着她的目光一起看向上面的佛祖像,嘴角带笑的问道:“吴妹妹看着佛祖在想些什么?莫不是在佛祖面前诅咒那些人?”

    吴姨娘不说话,脸上微有不屑,然后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一副虔诚向佛的模样。

    方姨娘并不介意她的无视,伸手抚向她的脸庞,不紧不慢的说道:“曾经多么漂亮的一张脸,就算上了年纪长了皱纹,也依旧有几分风韵犹存。”

    说着放下手,接着道:“我倒不如夫人这样有信心,谁知道老爷会不会哪天改了口味,反而喜欢上了年纪带着风韵的女人。”

    方姨娘接着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盯着吴姨娘,然后对外面的下人喊道:“来人呐。”

    门口的麽麽连忙小跑着进来,对方姨娘屈膝行礼道:“方姨娘,您有什么吩咐?”

    吴姨娘道:“老爷有吩咐,不可苛待吴姨娘。吴姨娘每日只吃素食,难免损伤身体。以后吴姨娘的一日三餐,改成猪油拌饭加一碗红烧肥肉,记住,猪油拌饭一定要半碗米饭加半碗猪油,红烧肥肉也一定要是肥得流油。”

    麽麽听着愣了一下,这样吃下去,不出半年,吴姨娘哪有不胖得跟猪一样的,除非吴姨娘不吃。但吴姨娘不吃就要饿死。

    这方姨娘行事,却是比夫人更狠。

    方姨娘再冷冷看了一眼吴姨娘,夫人狠毒了吴姨娘,她的恨意不比夫人少半分。

    比起大少爷,她生的蕴宁却是更早就失在吴姨娘之手的。

    当年她的孩子发了高烧,几天不退,她求了夫人拜托王家的舅老爷去宫里请了太医来,可是吴姨娘却仗着怀有双生子和老爷的宠,半道就将太医截走了。

    虽然事后大夫说就算太医来了她的孩子也不一定能活下来,但是太医的医术比一般的大夫精湛,他来了总多一分生机。

    何况她孩子去世的那一日,吴姨娘的双生子便出生,岂不是她的孩子命硬克死了她的孩子。

    老爷只顾着因吴姨娘生下龙凤胎而欢喜,又何曾想着她的孩子已经没了。

    她这些年日日煎熬,每每想起自己可怜的孩子,便多恨吴姨娘一份。

    方姨娘道:“姐姐我就不打扰妹妹念经了,妹妹可得好好的保重。”

    说完便看着吴姨娘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甩袖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