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关于亲事
    ,精彩小说免费!

    谢蕴华不想提自己府里的那些糟心事,对王氏道:“娘,别谈我府里的那些事了,怪烦的。您之前不是让我在京中看看有没有适合蕴湘和凤卿的人家吗?我倒还真打听了几家,我说与你听听,您看看合不合适。”

    王氏道:“你说来听听。”

    谢蕴华道:“凤卿这边,有一户人家我觉得十分合适。这人家还是我们伯府的亲戚,那家的夫人是伯爷的妹妹,二爷的亲姑妈。这位姑妈的二公子还未定亲,姓袁,单名一个晗字,今年十七岁,与凤卿年龄也合适。那孩子我常见,生性淳朴善良,人也上进,去年刚考过了院试,有了秀才的功名。袁家家风清正,二爷的这位姑妈也是好说话的人,凤卿若真能嫁过去,不会委屈了。”

    王氏想了一下,将谢蕴华说的袁家与朝中大臣对上号,问道:“你说的可是国子监祭酒袁大人家?”

    谢蕴华点了点头道:“正是。”

    王氏道:“我记得你成亲的时候,倒与这位袁夫人照过两回面,为人倒是和善。只是……”王氏有些忧虑,道:“袁大人掌管国子监一部,已在小九卿之列,袁夫人寻的又是嫡子的亲事。凤卿是庶出,袁夫人可会嫌弃?”

    如果袁夫人想,完全可以找一个身世更好的嫡女,并不一定要屈就选一个庶女。

    谢蕴华笑道:“娘可别妄自菲薄了,国子监祭酒是正四品,父亲位在大理寺少卿,也是正四品,论起官阶来,我们谢家也并不比袁家低了。至于嫡庶,凤卿自小是由您这个嫡母教导长大的,心胸宽阔,人端谨大方,又少小聪慧,帮着母亲管家理事,管御下人,那一样做得都不比嫡女差。她又有两个同母的兄弟,凤英更是年纪轻轻就考中了秀才,若无意外他以后就是谢家承宗继嗣的人,在外谁都不会将他的嫡亲妹妹当成普通的庶女对待。”

    谢蕴华叹道:“且母亲不知道,因着某些缘由,我家这位姑奶奶也并不想找一位身份太高的儿媳妇,”

    王氏奇道:“这是为何?”

    谢蕴华道:“我家这位大姑奶奶的大儿媳妇戚氏于去年生产的时候遭遇产厄之难,人虽然救回来了,但至今缠绵病榻。看她这模样,难说还能不能好起来,还是只能这样一直病在床中。这种情形,让她管家是不可能的了。所以袁家娶的这个二儿媳妇,进了门且是要帮着管家理事的。

    但说来说去,长房才是承宗的嫡支,二房媳妇这就是替大房管家。若是娶个家世好的姑娘进门,袁夫人就怕她替大房管家久了心生出不甘和埋怨来,撺掇着丈夫闹着要分家。又或者管着管着,便将这家当成自己的了,以后与大房在财产上生出嫌隙来。所以这二房的媳妇,最好出身上不要高过大房的媳妇去。只要懂事明理,谦逊知进退,擅长管家理事的就行。”

    王氏听着点了点头,倒是有些明白袁夫人的担忧。

    出身好又是嫡出的姑娘,大多有些眼高,孤傲些的不屑于跟大房争这些的,便不耐烦替大房管这个家,撺掇丈夫出去自立门户要自己当家做主的不再少数。心大些的,高门大户里二房媳妇管家管着管着将公中的祖产往自己妆奁里搬的也不是没有。

    王氏明白,谢蕴华自然也明白。就如她也是二房媳妇,伯府的爵位以后没他们这一房的事,她也不屑于跟长房去争,但两房的妯娌相处久了总免不了产生些不虞之隙。

    现在丈夫有了前程,她也偶尔幻想着,哪天要是他们二房能离开伯府自己独立开府,自己当家做主那就真是太好了。只是这种想法,在伯爷和夫人在世时,大抵也只能幻想。

    谢蕴华继续道:“凤卿管家理事是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且她为人拎得清,看得清自己的本分,既不因庶出而妄自菲薄,也不因品貌出色而心比天高,不正适合袁夫人的要求。我打探过这位姑奶奶,她也有这方面的意思,但一切总归要让她见过凤卿的人之后才能再说。”

    王氏点了点头道:“这个好办,两家是连着裙带的亲戚,过两天我找个理由带着凤卿去看你,你给袁夫人透个口风让她当天也回一趟娘家不就成了。”

    若是这门亲事真的能成,王氏倒觉得这的确是凤卿能寻到的最合适的亲事。

    谢蕴华笑着道:“凤卿的亲事不用着急,她虚岁才十四岁呢。且长幼有序,怎么也得先把蕴湘的亲事定下来先。”

    王氏摇了摇头,表情有几分凝重道:“凤卿的亲事我想早些定下来,好让人安心。”

    谢蕴华看向王氏,有些奇怪王氏的话。

    王氏看向她,向她解释道:“我看你父亲的意思,看着凤卿品貌好,倒有些想把她往皇家送,在龙子夺嫡的好处中分一杯羹的意思。只是这朝堂中皇子争储的势态必定会越发激烈,这一滩浑水哪里是那么好趟进去的,一不小心就是全家掉脑袋的事。何况我们谢家以诗书传家,走的是科举文臣的路线,搅合进争储的事情中,反而会失了读书人的风骨,何必呢。”

    谢蕴华叹了一下,她自然也知道父亲的性子,对权力的渴望胜过对她们这些女儿的爱护,她道:“父亲会有此想法,恐怕也是信了当年那个相士之言吧。”

    姐妹这么多个,只有凤卿从了兄弟们的“凤”字辈,连她这个嫡女都没有这待遇,却也不是完全没有缘由的。

    王氏的目光转动了一下,表情微变,但却并没有说什么。

    谢蕴华又道:“娘将凤英当成亲儿子一样抚育教导,凤卿是凤英的同母妹,就是为了凤英与母亲不离心,我也希望她能找个好人家。”

    凤英的性子与父亲大不相同,他是秉直得有些执拗的人,性格上反而像母亲多些。以他的性子,定然是不愿意用姐妹的终身大事来为自己的平步青云做垫脚石的。

    谢蕴华继续道:“若是这样,倒更应该先将蕴湘的亲事先定下来,长幼有序,才不容易让人嚼舌根。”

    王氏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道:“你给蕴湘打听的是什么人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