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忧亲(推荐票4000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正院外面的庭院里。

    凤卿站在石阶上,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前面由谢蕴绣带着,拿一根小鱼杆踩在凳子上,趴在大鱼缸上要钓里面的锦鲤的骆偃。

    骆瑛则抱着一个小竹篓,笑呵呵的蹲在骆偃的脚边,时不时的问一句:“哥哥,你钓到鱼了吗?”

    骆偃摆着手道:“你别急,钓到了就给你。”

    旁边有三四个丫鬟护着,盛麽麽也在一侧,凤卿倒不担心他会掉下来。她时不时的分一分心往身后的房间里面看,脸上的表情忍不住凝重起来。

    在福州时,王氏就写信给谢蕴华让她帮忙留意她和谢蕴湘的亲事。这一次谢蕴华回来,必然会谈及她和谢蕴湘的亲事。

    有谢远樵想拿她的亲事做文章的事情在前,她也希望自己的亲事能早点定下来。

    但是涉及自己的终身大事,凤卿再如何两世为人,也做不到心情平静。

    更何况她前世也没嫁过人,这一世的谈婚论嫁却也是头一回。就更别说这朝代对女子严苛得,嫁错了人就相当于栽了下半辈子,想再翻身就几乎只能靠再一次投胎了。

    谢蕴华和王氏究竟会给她找一个怎么样的人家呢?

    婚姻不自由,就仿佛自己的命运都捏在别人的手上一样,哪怕王氏和谢蕴华必定会体贴她给她寻一门不错的亲事,这种感觉依旧让凤卿觉得憋屈。

    凤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这个时代便是如此,再如何憋屈为难的也是自己,要心情宽阔才能活得长久,然后她默念起了清心咒。

    过了一会,骆偃久久钓不上一条鱼,大约是有些不耐烦了,扔了鱼竿,从凳子上跳下来。

    旁边的盛麽麽看着他的动作,吓得连忙伸手要去扶他,一边道:“我的祖宗,您小心些,可别摔跤了。”

    骆偃却挥开了丫鬟的手,直接跑到了凤卿这边来,拉了凤卿的手道:“七姨,你带我去放风筝吧,我要放风筝。”

    凤卿摸了摸他胸口湿了一大片的衣裳,笑着道:“可以啊,但是你得先换一身衣裳。”

    骆偃对着手指为难道:“可是我娘说没给我带衣裳来。”

    凤卿笑着对身后的盛麽麽道:“不知道三哥哥小时候的衣裳还有没有?若没有,凤明五六岁时穿的衣裳我姨娘应该还收着有,麻烦麽麽替我走这一趟,让我姨娘找两身过来。”

    盛麽麽笑着道:“有,三少爷小时候穿的衣裳夫人都让好好收着呢,我这就去找出来。”

    说着对凤卿屈了屈膝,去将衣裳找了出来。凤卿牵着骆偃去了厢房,准备把他的衣裳扒掉给他换上干净的衣裳。

    骆偃年纪小小,却已经有了男女之别,抱着衣服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推着要上来给她扒衣服的凤卿道:“不要七姨,您,您……您给我找小厮来。”

    凤卿见一张红扑扑的小脸,羞涩得甚至有几分焦躁的意思,不由的打趣他道:“怕什么,七姨又不看你。”

    骆偃摇晃着脑袋拒绝道:“不行不行。”然后又垂着头扭捏的做害羞状,道:“怪不好意思的。”

    凤卿问:“难道你在家里,也不让你娘给你穿衣裳。”

    骆偃用力的摇了摇脑袋。

    凤卿故做为难状,道:“那可就不好办了,这里是内院,外面可没有小厮,只有丫鬟和麽麽。那现在你只能有三个选择了,让丫鬟或麽麽来帮你换衣裳,或者我闭着眼睛来帮你换衣裳,再或者你自己动手换衣裳。”

    骆偃考虑了一会,最后决定道:“那好吧,姨母你闭着眼睛帮我换。”说完又强调了一句:“七姨可不许偷看啊。”

    凤卿笑着道:“当然。”

    最后凤卿还真的闭着眼睛帮着他换了衣裳。

    衣裳放得久了,有些皱,凤卿睁开眼睛替他拍了拍,这才道:“好了。”

    骆偃却突然凑了过来,偎在凤卿的耳边,开口道:“七姨,我喜欢你。因为你长得好漂亮”

    凤卿笑了笑道:“谢谢,我也喜欢你。”

    孩子天真可爱,跟他们在一起,让人觉得这个世界也是纯洁的。

    骆偃又问:“七姨,你以后是要跟我姑奶奶家的二表叔成亲吗?”

    凤卿听着微讶,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说?”

    骆偃道:“我听我娘和我爹说了,你若是嫁给二表叔,是天造地设的一门亲事。”

    凤卿有些发愣,骆偃的姑奶奶,颍川伯的妹妹,她是国子监祭酒袁培的夫人,所以是袁家吗?

    凤卿在脑海中搜罗出袁家的信息,国子监祭酒位列小九卿之一,袁大人刚正不阿,袁家家风清正,袁夫人在外也有贤善之名,袁家倒是一户不错的人家。

    只是不知道这位袁二公子为人怎么样?这样人家养出来的公子,性情品行应当是不错的吧。且袁二公子是嫡出,若娶她一个庶女,还算是她高攀了这门亲事。

    凤卿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倒是有些放心下来。

    骆偃在一旁还有他身为小孩子的烦恼,为难道:“若你真跟二表叔成了亲,那我应当叫你什么?还是喊七姨吗?还是喊表婶婶?”

    凤卿笑着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小脑袋,道:“小孩子哪来那么多的纠结。”说着牵了他的手,道:“走吧,我们出去了,看不见你,你妹妹该着急了。”

    不过半天的功夫,凤卿已经看出来了,骆瑛十分的黏这个哥哥。

    等他们出去,骆瑛果然由谢蕴绣牵着,迈着小短腿呜呜呜的各处去寻哥哥,看见骆偃,眼泪还在眶里打转,脸颊却气鼓鼓的道:“哥哥,你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你,以为你不见了。”

    骆偃有些不耐烦的道:“你怎的这么烦,我去哪里你都要跟着。”话虽然这样说,但还是走过去牵起了妹妹。

    骆瑛伤心得快,高兴得也快,一见哥哥来牵她,马上又咧着嘴巴呵呵呵的笑了。骆偃看着她的傻样,不由骂了一句:“傻瓜!”

    他们进去换一声衣裳的功夫,丫鬟也已经将风筝准备好了。凤卿和谢蕴绣带着骆偃骆瑛就在庭院里放了一会儿风筝,然后就带他们回屋里吃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