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异想天开
    午膳是在花厅里摆,男女分席而坐,中间隔一道屏风。

    凤卿与王绫相邻而坐,席间王绫悄悄凑过来跟凤卿道:“听我哥哥说,英表哥好生厉害,刚刚在大伯的书房里,大伯让他和我三位哥哥一同作一篇策论,最后只有英表哥写的文章得了大伯好几声好。我大伯这个人,你不知道,标准高得很,能得他的好可不容易。我哥哥二十多岁了,还没被他夸过。”

    凤卿笑着与她道:“大舅舅不过是客气罢了,三位表哥是自家的孩子,自然不会常夸,就是文章作的好,也是高兴在心里。我哥哥却是亲戚家的孩子,夸赞几句是为了以作鼓励。”

    王绫摇了摇头,道:“可不是这样,我大伯对别家的小孩也是不常夸的。不信,你问问我绮姐姐就知道。”

    王绮却只是笑了笑,并不说话。

    大约是嫡女的原因,王绫比王绮、王纡都要活泼一些。又道:“我记得你和英表哥好像是同母所出,你们的姨娘是,是……哦,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姓杨。以前姑母还带她来给祖母磕过头,我小时候记得,长得可漂亮呢。”

    一旁的许氏“咦”了一声,道:“那不是跟三弟妹同姓……”结果话还没落音,就发觉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咬了咬舌头,然后低下头去装作自己不存在。

    康氏皱了皱眉,脸上的表情有些冷了起来,谢家的那位杨姨娘不过是妾室,拿她跟她儿媳妇联系在一起,自然让她有些不高兴。

    坐在她身边的杨氏倒觉得没什么,“杨”是常姓,就是她们府里的下人也有姓杨的,没有她姓了杨就不许别人也姓杨的道理。

    席中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王老夫人见状,便道:“食不言寝不语,你们几个好好吃饭吃菜,别总顾着说话。”

    说着指了指席中的一道西湖醋鱼,对身后的侍筷丫鬟道:“把那道西湖醋鱼挑了刺,给阿媛夹上。”

    王氏连忙道:“多谢母亲。”

    王老夫人笑呵呵的道:“记得你小时候就爱吃这道菜,总闹着我要做这道菜。可是这西湖醋鱼刺多,我怕你被刺卡了喉咙,便节制着你吃。为此你都不知道跟我闹过多少回。”

    王老夫人说着,脸上还露出了几分怀念的表情。

    王氏眼睛也有些湿润,笑道:“我小时候不懂事,给母亲找了不少的麻烦。”她刚出生时生母便过世,一直养在王老夫人膝下,她小时候一直以为这便是她的生母,也分不出她与姐姐有什么区别,所以在王老夫人跟前自然无所顾忌。

    后来渐渐懂事了,觉察出了府里的人对待她和姐姐的态度不同,才慢慢知道自己原来不是王老夫人生的,自己的生母不过是个姨娘,之后在王老夫人跟前自然不敢再随意撒娇。

    王老夫人道:“人说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你喊我一声母亲,可不就是要替你操心的命。”

    沈氏一见这气氛又变得不对,连忙打断这母女两回忆往昔,笑道:“知道母亲与二妹母女情深,可今天是团聚的日子,当高兴才是。母亲说这些话,可要将二妹弄哭了。”

    又对席中的众人道:“都别顾着说话,吃菜,吃菜。”说着一一指了席中的一道菜品,对丫鬟道:“把那道红参老鸭汤给六表小姐盛上一碗,那盅野菌汤端给七表小姐。”

    看向凤卿道:“那是今天刚摘回来的野菌做的汤,汤味清甜,也没放盐,就图它的原汁原味,你看看喝不喝得惯。”

    接着继续指挥丫鬟:“给八表小姐和九表小姐各上一碗燕窝藕粉,加些玫瑰卤。”

    凤卿等人纷纷谢过。

    用过午膳之后,谢远樵和王黎等人陪着用了一碗茶,便结伴出府,然后各自回各自的官署继续上班去了。

    王氏带着凤卿等人又逗留了半天的功夫,直到傍晚时分才告辞了王老夫人和沈氏等人,打道回府。

    回到谢家,方姨娘站在门口迎接她们,喊了一声“夫人。”亲手将王氏从马车里扶了下来,然后跟在她身后进了大门。

    等到了后院,王氏对凤卿等人道:“你们也都累了,都各自回各自的院子吧,晚膳后也不必来向我请安,早点休息。”

    凤卿等人道是。

    等她们走后,王氏又柔声对想亲自送她回正院的谢凤英道:“你平日最爱干净,先回去梳洗一番,不用陪着我回院子。晚膳的时候,过来陪娘吃饭,我让厨房做几道你爱吃的菜。”

    谢凤英看了看方姨娘,以为王氏是有什么话要与方姨娘说,便也不勉强,笑着道:“娘,那我就先回去,等会再过去给您请安。”

    王氏笑着对他点了点头。

    等回了正院之后,方姨娘倒是不急着和王氏说事,而是先侍奉王氏梳洗了一番,然后扶着她出了屏风,拿了梳子站在她身后,一边为她通头一边才与她说话。

    方姨娘道:“今日杨家夫妇来了府里。”

    王氏“哦”了一声,道:“他们两个手脚倒快,我们刚回来没两日,他们倒也跟着就回来了。”

    杨氏一家就是一家子跟屁虫,谢家走到哪儿就跟到哪儿。六年前他们去福州,他们一家也跟到福州,现在他们回了京城,他们便也跟着回了京城。

    王氏问道:“他们是来找杨氏?他们是想干什么?”

    方姨娘笑着道:“他们倒是没向我说明来意,我怕他们在门口站着不走闹得太难看,便将他们请到了门房,让杨姨娘去接待他们。后来我倒是打听到了一两句,听说是杨氏夫妇跟杨姨娘说,七姑娘现到了婚配年龄,与他们儿子的年龄正合适,想让他们表兄表妹亲上加亲。后来,他们夫妇就被杨姨娘给打出去了。”

    方姨娘听到的时候都觉得好笑,那杨家夫妇是什么人,他们谢家又是什么人家。谢家的千金小姐,怎么可能嫁给一个地痞无赖,真是异想天开。

    有时候人不要脸的时候,真是无敌。当年杨氏夫妇要卖了杨姨娘去烟花之地,幸得夫人所救,杨姨娘早就不认这对兄嫂了。

    从杨姨娘进门开始,她就没见杨姨娘搭理过他们,他们倒是打着亲戚的名号不断的上门,不是要银子就是要东西,不让进门便在门口撒泼。

    王氏哼了一声,道:“他们心倒是挺大。”

    方姨娘又道:“我看这两夫妇没这么好打发,恐怕下次还要上门。”

    王氏道:“下次他们若是上门,你就让他们进来吧。我倒想听听,他们还能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