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无赖
    等到了第二日,杨氏夫妇果然又来了,而且来得还挺早。来的还不止他们夫妇二人,身后还带了他们的女儿。

    王氏刚整装完毕,还没来得及出门,方姨娘便进门来通报,道:“杨氏夫妇又来了。”

    王氏点了点头,示意她将他们请进来。然后微微整理了一下首饰,便出了内室,去到了花厅,坐在上首。

    过了一会,杨氏夫妇并杨家姑娘跟着方姨娘进来,一见到上首的王氏,杨氏夫妇连忙跪了下去,道:“草民夫妇见过夫人。”

    接着看到还站着东张西望的女儿,杨夫人又连忙拉了拉女儿,示意女儿跪下来。

    王氏瞥了跪在地上的三人一眼,杨氏夫妇皆是干干瘦瘦的身材,都说相由心生,杨氏夫妇长得就是一脸刻薄无赖相。

    大约杨家的姑娘都有一副好相貌,那位杨姑娘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只是从进门开始就当自己家一样东张西望的,显得没有礼貌。

    王氏看着他们,也不叫起,开口道:“不知三位上门拜访,是有何贵干?”

    杨氏夫妇连连道:“不敢。”接着杨老夫便抬起头来,咧着嘴谄媚的笑了一下,道:“夫人大善,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所以想让夫人赏口饭吃。”

    杨氏夫妇在王氏跟前倒是不敢说什么让凤卿与他们儿子亲上加亲的话,而是拉了身后的女儿,对王氏道:“我这个女儿手脚还算勤快,想让夫人准她进府里,在三少爷身边当个端茶送水的丫鬟,一来赚些点银子补贴家里,二来她能进府里当差,自己也有个好前程。夫人仁善,还望念着两家是亲戚的份上,准了小人之请。”

    说着重重的往地上磕了个头。

    杨夫人连连道:“是啊是啊。”跟着也磕了个头,道:“还望夫人赏条活路。”

    杨姑娘也是眼睛闪闪发亮,一见父母都磕了头,也跟着磕头下去,只是没说话。

    王氏冷笑了一声,这又是将主意打到凤英的头上了。

    王氏不焦不急的端起茶碗吹着上面的茶叶,然后抿了一口茶。

    匍匐在地上的杨氏夫妇见王氏久久没有说话,转头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相互给对方使眼色。

    杨老夫正打算开口再说些什么,结果就听到上面的王氏道:“好啊!”

    杨氏夫妇大喜过望,连他们都没想到王氏会答应得这么爽快,他们还以为怎么也要磨一会儿的功夫,于是连连再次磕头道:“多谢夫人。”

    王氏放下茶碗,缓缓的道:“你们想送姑娘进我谢家当丫鬟,也不是不可以。但既然要进我谢家当差,就要守我谢家的规矩。”

    杨夫人连忙道:“守,一定守。”说着推了推女儿,道:“快,快给你们夫人磕头谢恩。”

    杨姑娘连忙反应过来,磕下头去,道:“多谢夫人成全。”

    王氏冷瞧了他们一眼,继续道:“我府里的丫鬟进府之前,无一都要签下卖身契,你杨家的姑娘自然也不能坏了这个规矩。我府里卖身进府的丫鬟是五两银子一个,这样吧,我看在你和我府里的杨姨娘有两分血缘关系的份上,我给你们算双倍的价格。”

    说着吩咐旁边站着的方姨娘道:“方姨娘,去准备一份卖身契和十两银子过来。”

    方姨娘笑着道了声是,接着就进了里面。

    杨氏夫妇脸色大变,表情有些凝固起来。

    王氏看着杨氏夫妇继续道:“等一会你们在卖身契上签字画押,十两银子你就可以拿走回去了,杨姑娘留在我府里,我自会找人调教她,等调教好了再让她当差。”说着又带着几分讽刺道:“卖身契这东西你们也是签熟的了,不会不懂怎么签。”

    杨夫人脸上不自在的挤着笑道:“两家是亲戚,哪好说什么卖身契的事,且我这姑娘跟三少爷还是表兄妹……”

    王氏目光凌厉的剜了她一眼,吓得杨夫人连话都不敢说了。

    王氏冷声道:“杨夫人慎言,我可不记得我谢家有你们这一号亲戚。”

    杨夫人懦懦的道:“我们可是贵府杨姨娘的兄嫂,杨姨娘替贵府生了三少爷四少爷和七小姐……”

    王氏凌厉的打断她道:“看来你们忘记了,杨姨娘是卖身进我府中,当年可是你们夫妇二人亲自签的卖身契。既然卖身进府便是奴,不管她生下多少个孩子,那也是我这个谢夫人的儿子女儿,喊的是我这个谢夫人母亲。再有,一个奴的兄嫂也敢上门跟我谢家攀亲戚,我谢家的门第什么时候低贱到这等地步了。”

    杨氏夫妇吓得连忙低下头去,好半天不敢说话。

    最后还是杨姑娘胆子大,露出一副不满的表情,低声开口道:“话可不是这么说……”

    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王氏凌厉的目光剜得说不下去了,只好嘟着嘴巴。

    这时候,方姨娘已经拿着银子和卖身契出来了,对王氏道:“夫人,银子和卖身契都已经准备好了。”

    王氏又对杨氏夫妇道:“卖身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签是不签?”

    杨氏夫妇虽然混账,但还真没打算卖女儿。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皆不敢说话。

    王氏等了一会,见他们不说话,便接着道:“看来你们是不想签,罢了,我谢家也不会强迫人家卖女儿。但你们既不是我谢家的亲戚,与我谢家也没什么情分,我谢家自然也无需招待你们,你们以后还是少上门的好。不然,正好我府中前两日丢了一个名贵梅瓶,让顺天府上门揖个盗贼,那也是一两句话的事情。”

    然后转头问盛麽麽:“盛麽麽,按例律,入户盗窃者,少说也要判个十几二十年的徒刑吧?”

    盛麽麽“哟”了一声,顺着王氏的话道:“那可不止,丢的可是汝窑出产的粉彩瓶,当年是先帝御赐给王老太爷的御物,后来老太爷给了夫人您做嫁妆带到了谢家来。盗窃御赐之物,对先帝是大不敬,按律当诛,可不是关个十几二十年这么简单。”

    杨氏夫妇被吓得簌簌发抖。

    王氏道:“你夫妇二人若无其他的事情就请回吧,盛麽麽,送客。”说完站起来,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