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张顺
    凤卿心猜,这便应该是英国公府的大小姐张顺了www.kanshu.la

    按说凤卿与她也是表姐妹,但凤卿自小到大,却从未见过这位表姐——英国公夫人小时候倒是见过。

    英国公府的家庭情况十分复杂,妻妾嫡庶之间的争斗也有些激烈,加上门第显赫,王氏唯恐凤卿卷进英国公府后宅中的那些争斗里去,所以从前从未带她来过英国公府。

    英国公夫人是王氏的姐姐,但是英国公夫人所出的一双儿女,却俱都比谢蕴华都小了好几岁。张顺今年才十五,英国公夫人嫡出的张五公子张殊今年才十八。而在张殊头上,却有三位比他大了好几岁的庶兄。

    张大公子倒也是英国公夫人所出,但这个孩子没有站住,在幼年便夭折。

    最令人猜测不透的是英国公,在有嫡子,诸子也已成年的情况下,却至今未请封世子。

    因为没有定下世子,所以府中对立嫡立长立贤的争论也不休。

    而对这位张大小姐,凤卿则听闻她一年到头却有大半年时间都是住在东宫中,陪伴她的姑母太子妃娘娘的。

    凤卿微微打量着眼前的少女,少女国字脸,浓眉大眼,厚嘴唇,皮肤微有些黝黑,目中带着英气——一句话形容,这位张大小姐的长相有些普通。

    并不是那种难看的长相,但是不出挑,是那种站在众人之中便会被湮没的长相。用现在的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大众脸。

    凤卿有些奇怪,英国公夫人是标准高贵美人,身为她亲生女儿的张顺,长相却如此普通,几乎半点没有遗传到英国公夫人的优点。

    凤卿想来想去,也只能猜测,这位张大小姐大概长得比较像父亲——凤卿还真的没有猜错,后来凤卿真正见到英国公张辅的真人时,发现张顺竟有六七分的像她父亲。

    偏偏张五公子张殊却是长得有五六分像英国公夫人的美少年,且男生女相。

    张顺兄妹,是真正相互张反了长相的典型。

    张顺提着裙子小跑着出来,身后的丫鬟怕她会会踩到裙子摔倒,连忙伸手虚扶着她。

    然后凤卿便见她笑盈盈的对王氏屈了屈膝,笑着唤了一声:“姨母。”

    王氏拉起她柔声笑道:“好姑娘,让姨母好好看看。”

    说着拉着她转了一圈,点着头道:“嗯,比小时候端庄了。”

    一般的姑娘,别人都会夸比小时候漂亮了,标致了,水灵了这种话,但张顺长相普通,说这种话倒像是讽刺人家一样。所以别人夸她,一般都是使劲儿的找其他的词,比如说聪明、贤惠、懂事体贴这种。

    张顺扁着嘴故作不高兴道:“姨母就会哄我开心。”

    王氏笑呵呵的,然后指了凤卿和蕴湘对她道:“这是你的两个表妹,你们怕是第一次见。那个是蕴湘,与你同龄,只是比你小上两个月。这个是凤卿,比你小上一岁。”

    张顺走过来一手一个拉了凤卿和谢蕴湘,眉眼带笑,亲切的道:“两位表妹好生漂亮,长得跟花儿似的。”表情中并不全是恭维,倒是真的有几分艳羡,特别是对凤卿。

    凤卿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谢蕴湘已经溜溜的转着眼珠笑着抢先开口道:“表姐更漂亮,从我进门见到的人中,就数表姐最漂亮,表姐不仅漂亮,而且高贵……”

    凤卿扯了扯谢蕴湘的衣袖,示意她别再说了。

    谢蕴湘则不满的甩开凤卿的手,继续说得兴高采烈:“……有表姐美艳在前,我们不过就是蒲柳之姿,表姐是那高贵华丽的牡丹,我们就是那牡丹下面小小的绿叶,根本连表姐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凤卿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真不知道谢蕴湘是想讽刺张顺还是想奉承她,听她的语气,大约是想奉承的。只是奉承都奉承不到点子上。

    张顺听着倒是未见生气,也未见不喜,反而摸着自己的脸笑着道:“是吗?大约是我用的玉颜膏有些效果的缘故。连我五哥都说,我最近白了许多,跟美人沾点边了。”看那语气,倒像是将谢蕴湘的话当成真心的奉承一般。

    仅凭这几句话,凤卿就看得出张顺这个姑娘不简单。

    被别人当众反复提起自己的缺点,且说的都是相反的话,张顺没有以为这是讽刺表现不喜或当场冷脸,反而用几句轻松的话化解彼此间的尴尬,这份心胸和伶俐都让人折服。

    一旁在跟英国公夫人说话的王氏微微侧过头来,听着谢蕴湘的话微微皱了皱眉头。

    她今日难得发了一回善心带了谢蕴湘出来,现在却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缺的姑娘。做坏事坏事干不了,做好事好事办不成。

    英国公夫人与张顺一样,虽听见了谢蕴湘的话,但并不见有什么不喜,反而拉了王氏道:“让她们几个小姑娘一块儿呆着去,我们姐妹也说说话。”说着拉了王氏到一旁坐着。

    王氏笑着问英国公夫人道:“今日的正宾和赞者请的是哪两位?”

    英国公夫人回答道:“正宾请的是太子妃娘娘,赞者则请的是房陵郡主。”

    王氏点了点头,正宾倒不算太意外。太子妃是张顺的亲姑姑,太子妃又向宠爱这个侄女,又正好身份高贵,她来为张顺做正宾也算应有之意。

    只是这赞者倒是有些令王氏意外,一般赞者都是请的同房或族中的姐妹担任,没有姐妹的才请外边亲一些的同辈姑娘。

    房陵郡主是圣上的侄孙女,宁王的嫡女。而已经过世的老宁王则是当今圣上登基后,唯一幸存到安享晚年,且没有被幽禁的兄长。圣上对这个侄孙女也很是宠爱。

    但是王氏明明记得,顺儿是还有一个庶妹的。

    英国公府妻妾嫡庶之间的不和,却是到了连面上都不肯遮掩的地步了吗?

    那边张顺与凤卿谢蕴湘三人也是亲热的说着话,张顺看着她们笑着道:“我奇怪得很,我知道华表姐从的是蕴字,湘表妹从的也是蕴字,怎么单单卿表妹却是随兄弟从的是凤字呢?”

    若说谢姨夫是偏心,那表现得也太明显了吧。

    凤卿笑着道:“其实倒不是父亲和母亲故意特殊,我出生时父亲取名,原从的也是蕴字,取名蕴卿。只是我小时候难养,体弱多病,有一回甚至病得差点就这么过去了。后来父亲找了高僧来给我算命,说我命轻,得换个贵重些的字在名字里头,好把我的命压住。后来父亲觉得兄弟字辈里的凤字倒还算贵重,就取在我的名字里头了。说来也奇怪,我自改了名之后,身体倒真的一天天好起来了。”

    张顺听着点了点头,凤卿的说辞她只信了一半,另外一半怀疑她也不好多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