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袁夫人
    ,凤签最新章节!

    风姨娘再贵也是妾室,王氏和谢蕴华无需对她太过客气,微微颔首,道一声:“原是风姨娘。”便可以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各走各路。

    风姨娘却并不满足于简单寒暄两句,依旧拦路在前面,手扶了一下自己头上的翠簪,笑着道:“几位贵客这是打夫人和大小姐那边来?怎么夫人没留夫人和少夫人并两位表小姐多说会儿话。啊,大约是夫人此时有些忙,不能分出手来招待几位贵客,倒是我们英国公府待客不周。”

    说着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一副艳羡的模样,道:“大小姐是我们府里的金枝玉叶,她办个及笄礼,却是将京中四品以上的诰命夫人都请来了,啧啧,这排场连公主及笄也不过如此了。且为着大小姐的及笄礼,夫人连锦春园都开了专门用来宴客。要知道,这锦春园原来可是太子妃娘娘未出阁时锁居的,太子妃娘娘得皇家恩典嫁入东宫之后,府里为表敬重就将园子都封起来了,并不让住其他人,我们要进来看一眼,如今却还要托大小姐的鸿福。”

    “哎,过几个月我们颜儿及笄,排场能有大小姐这一半的隆重,我就心满意足了。”

    王氏和谢蕴华相互对视了一眼。

    这话说的让人听着可不大舒服,而且还是对着她们这些张大小姐的姨母表姐表妹说。

    王氏不冷不热道:“你们夫人能开这锦春园,必是提前请示过太子妃娘娘。”

    风姨娘道:“所以我说,这大小姐的福气,一般人比不上。”

    接着又叹气道:“说来我也命苦得很,养了个不争气的女儿。”说着转头在张颜身上拍了一巴掌,拍得张颜跳开了半步,继续道:“今日不仅不小心打翻了墨水把大小姐的礼服弄脏了不说,做错了事还跑出来躲了起来,若不是被我抓个正着,还不知道要惹夫人多大的怒火。我紧赶慢赶的,连忙让人去京城最好的成衣铺子买了一身礼服回来,然后就带着这小丫头来跟夫人赔罪。”

    王氏这才看到,风姨娘身后的丫鬟,的确捧着一身叠好的曲裾礼服。

    但顺儿及笄用的礼服,必然是姐姐千挑万选了衣料丝线,选了好的绣娘一针一线绣裁出来的,外面买的礼服又怎么可以这个相比,就是心意也是不一样的。

    何况放礼服的屋子,姐姐怎会如此粗心的在屋里留了墨水。

    王氏微微有些冷了脸,却继续听风姨娘道:“我们夫人治下有些严厉,颜儿犯了错,我还真有些怵夫人。我此时拉着夫人和少夫人说话,其实也有些逃避的意思,就怕我们进去了请了罪,夫人仍是不饶我们。”

    这又是说姨母刻薄她们这些妾室庶女了?

    谢蕴华真有些不明白,她们是姨母一边的亲人,又不会偏帮她们,她和她们说这些有什么意思。

    然后她便听风姨娘又道:“等会夫人若真是重罚我们,夫人和少夫人是我们夫人的妹妹和外甥女,自然能说得上话,可要多替我们说句话啊。”

    谢蕴华捂了嘴笑,道:“风姨娘和二小姐既然是去找姨母赔罪的,可还不早点去。我可没见过赔罪还像你们这样拖拖拉拉的,倒让人觉得心不诚。”

    说完扶着王氏道:“走吧,娘,我婆婆久不见我回去侍奉,可要生气了。”

    王氏点了点头。

    然后谢蕴华便扶着王氏走了,不再理风姨娘母女。整场下来都轮不上凤卿这个小辈说话,便也不看风姨娘母女一眼跟着走了。

    等回到了花厅,谢蕴华引着王氏和凤卿姐妹去见颍川伯夫人。

    颍川伯夫人和王氏相互见了礼,然后颍川伯亲热的上前来握住王氏的手,笑着道:“亲家母,好多年没见了。”

    王氏也笑道:“可不是,多年未见,姐姐音容未改。华儿得您疼爱,一直都没能好好感激姐姐。”

    颍川伯夫人笑嗔道:“蕴华懂事孝顺,我自然当女儿一样疼爱。我还要多谢亲家母,帮我们骆家养了个好儿媳妇。”

    两人寒暄了两句,王氏又将凤卿和蕴湘引见给了颍川伯夫人,让姐妹两人给她行礼问安。

    颍川伯夫人拉着她们的手笑着道:“真是两个伶俐的孩子。”然后从手上取下一串檀香佛珠和一只玛瑙戒指下来,分别给了凤卿和谢蕴湘,道:“出门没带什么好东西,这两样小物拿着去玩吧。”

    谢蕴湘得了戒指,认为比凤卿的木佛珠要好,高高兴兴的和凤卿一起道了谢。

    另外一边,一个穿葱绿底缠枝宝瓶妆花褙子,年近四十的夫人本正跟别的夫人说着话,此时转头往她们这边望了一眼,于是回头与正在说话的夫人笑着寒暄了两句,然后便离了她往王氏她们这边来。

    来人梳着圆髻,细眉秀目,面目慈和。

    谢蕴华拉着王氏悄声对她道:“这便是我的姑母袁夫人。”

    王氏点着头,她倒是也认出来了。

    袁夫人笑着道:“我说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大嫂怎么就不见了,原来是走到这里来会亲家了。”说完又对王氏屈了屈膝见礼,道:“姐姐,可还记得我。”接着便将目光扫过凤卿和蕴湘,仿佛在猜测谁才是谢家的七小姐。

    王氏笑着道:“怎么能忘了妹妹,当日华儿与阿霖成亲,还是您做的全福人。华儿能有今日的好日子,可还都沾了妹妹的福气。”

    袁夫人道:“姐姐哪儿的话,都是华儿自己贤惠,能相夫教子。”

    王氏微笑了笑,然后指了凤卿与谢蕴湘给她道:“这是我两个不争气的姑娘,排行第六的蕴湘和排行第七的凤卿。”

    凤卿和谢蕴湘一起上前两步,含笑对袁夫人行礼。

    因着王氏有心给她和袁二公子议亲,凤卿对着袁夫人心里多少有些拘谨,但面上还是大大方方的行了礼,然后露出恰如其当的笑容来。

    袁家应该是她能够找到的最适合的亲事,如果可以,她很乐见这门亲事能成,哪怕她还未见过袁二公子长什么样。

    既然穿越到这操蛋的朝代,就别老想着什么婚姻自由了,想得太多没用,为难的还是自己。

    她和袁二公子或许未必能有幸像谢蕴华和骆霖那样夫妻恩爱,但袁家的家风摆在那里,袁二公子总不应该太渣。夫妻相敬如宾,互相敬重,相互扶持也能过一辈子,过个几十年,总能发展出些亲情来。然后儿孙绕膝,怡享天年。

    若是袁二公子能守着她一个人自然最好,若是不幸,某天他另寻了真爱,喜欢上了某位姑娘,只要身家清白,她也不必阻着他追求幸福,她大大方方将她纳回家当个妾室。

    然后她就学王氏,摆起正室的范儿,再养两个自己亲生的孩儿。她亲生的孩子迟早会再给她生亲生的孙子外孙……

    人这一辈子,也就那么回事,太较真了反而活不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