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满意
    ,凤签最新章节!

    袁夫人连忙伸手将她们拉了起来,笑着道:“真是好漂亮的两个姑娘。”说着如颍川伯夫人一样,一人给了她们一样礼物做见面礼。

    但袁夫人大约是早有准备礼物,给凤卿的是一个雕着观音像的羊脂玉玉牌,玉牌通体温润,无半丝杂质,雕工精致,上面连观音手持的宝瓶都栩栩如生。给谢蕴湘的则是一串碧玺香珠手串,珠子上带着淡淡的香味。

    两样东西都是好东西,但相较起来,给凤卿的要名贵一些。

    给完了东西之后,袁夫人便拉着凤卿笑眯眯的仔细打量着。

    小姑娘模样生得十分好,一眼望去便让人惊艳,但却不是那种让人觉得妖艳的美,而是美得让人感觉十分舒服,像是一朵名贵的需要让人好好收藏起来的幽兰。且未见其因貌美而有骄傲自负之色。

    行止落落大方,不卑不怯,进退有度,是大家闺秀的风范。听蕴华说,这孩子自小是王氏亲自教导的,平日在家还能帮着王氏管家御下、打理庶务。

    袁夫人在心里点了点头,既然是王氏亲自教导,孩子的性子当是不错的,应该也有几分才能。虽然庶出的身份差了些,但生母身世清白,为人本分,这也不算什么大的妨碍。

    凤卿一直含笑,任由袁夫人打量,并未多话。

    袁夫人仔细端详了她一会,将她的手拿起来放在手心里握着,又笑着慈声问道:“今年几岁了?平日在家都喜欢做些什么?”

    凤卿笑着回答:“回伯母,刚年十四。”说着揣度着袁夫人的为人,以及袁家的家风。袁家是读书人家,家风也并不迂腐,当不会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那一套,于是便继续道:“平日喜欢看看书写写字,偶尔弹琴,或与姐妹们玩耍。”

    袁夫人又问:“读的都是些什么书?”

    “我读的书杂一些,《礼记》也读,女四书也读。”然后观察着袁夫人的神色,继续道:“《中庸》、《孟子》、《论语》和《资治通鉴》这些书也读一些。”

    袁夫人听着又点了点头,袁家并不是那些迂腐人家,觉着女子习些女诫、内训就可以了,多读了书,挑动邪心,反容易做出丑事来。这人要做丑事,不管她读没读书,照样做。这人若品性是好的,就算多读了书,也不会做出伤风败德的事情来。

    何况姑娘娶进门做正室,是希望她能相夫教子,辅佐丈夫做贤内助的,既然要辅佐丈夫,自然要多懂些男人懂得的东西。就是袁夫人自己,也常读《孟子》、《论语》这些书,要是跟丈夫闲谈起来,哪里不懂了,还得要翻翻书去补课。

    谢蕴华看向王氏,微笑着微微对她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告诉她,袁夫人目前对凤卿当是满意的。

    王氏面上含笑,点了点头,放下心来。

    颍川伯夫人见袁夫人拉着凤卿的手还要继续说话,脸上也含上了笑意,她是知道谢蕴华有意促成两家结亲的,她倒也乐见其成,便笑着道:“我说大妹,你别看到喜欢的孩子就挪不动腿了,我们一群人站着杵在这里也不像话,还是找着位置坐下来再说吧。”

    袁夫人不好意思笑道:“看我,这一说起话来就什么都望了,大嫂说的是。”

    然后一行人往旁边挪找空椅子,袁夫人则一边走一边继续拉着凤卿道:“愿不愿意和伯母坐在一起,陪伯母多说说话?”

    凤卿笑着道:“只要伯母不嫌弃我嘴拙,乐意至极。”

    王氏等人都不阻碍袁夫人与凤卿亲近,倒只有谢蕴湘看到只有凤卿得了袁夫人的青睐一直被她拉着说话,拉长了脸好大不高兴。谢蕴华怕她再脑抽干出什么失礼的事情来,所以干脆牵了她,笑着道:“六妹陪我一块儿坐吧。”然后将她隔到了自己的另外一边。

    谢蕴湘看出了谢蕴华的意图,撇了撇嘴,心道有什么了不起。但她怵谢蕴华这个嫡姐就像怵王氏,倒也不敢在她面前呲牙,于是便扭头东张西望的去看周边有什么地位高的夫人,若是能找着机会前去讨好一番也好。

    这边袁夫人继续问凤卿:“你说你在家会弹琴,你习的是什么琴?是筝琴还是其他什么乐器?”

    凤卿不好意思的道:“筝琴我虽也会弹一点,但学得不好,我常弹的还是竖琴多些。”

    其实时人习的还是古筝多些,凤卿学习竖琴,纯粹只是好奇。而不想学古筝,则是因为前世被父母逼着学钢琴学古筝,产生了一些心理阴影。

    前世里,凤卿就是别人口中的别人家的小孩。样貌好,学习好,才艺好,连性格都好。

    但是别人家的小孩也有这样那样的烦恼,最简单的就是,父母对她的要求就会比一般人高。别的小孩大约考试能考个九十分,就该哈哈大笑了。她读初中的时候,有次因为数学只考了九十八分,气得她老妈三天没吃饭。

    袁夫人听着眼睛亮了起来,一旁的颍川伯夫人则“咦”了一声,笑道:“你们倒是有缘分,大妹在家时习的不也是竖琴。”

    袁夫人笑道:“现在喜欢学竖琴的人可不多,难得你会喜欢。”说着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心里倒是更加喜爱了几分。

    正说着,丫鬟端了茶水上来,等将茶碗递给凤卿时,不知怎的手抖了一下,碗中滚烫的茶汤溢出来,洒了一些在她的裙摆上。

    袁夫人连忙伸手扶了凤卿起来,“呀”了一声,道:“没烫伤吧?”

    丫鬟吓得连忙跪了下来,放下手中的托盘,请罪道:“小姐恕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凤卿笑着道:“我没事。”茶汤只洒到了凤卿的衣摆,倒并没有烫伤凤卿。只是茶汤有茶渍,干了会印在裙摆上。

    凤卿低头看着出岔子的丫鬟,见她吓得簌簌发抖,实在有些可怜。便弯腰扶起她,道:“我没有烫伤,你不用害怕。”

    说着拿了帕子将裙摆悄悄擦干,又笑道:“你们看,我这裙摆像不像多了几朵云纹?我还嫌我今日这身衣裳穿得太素净了,你这茶汤洒在我裙摆,倒让我的裙子多了两样花纹,我应该谢谢你。”

    袁夫人低头看去,那茶渍印在裙摆上,倒好像真的多了几朵暗云纹。

    丫鬟见凤卿真的没有恼,不由松了口气,道:“多谢小姐宽宏大量。”

    袁夫人看着凤卿又点了点头,待下宽厚,心存善意,且能言语轻松就化解下人的恐惧,以后迎来送往出门交际应也不在话下。

    凤卿在她心中,又多了一个优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