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少年皎皎
    一群人正其乐融融的说着话,只听其中一个夫人道:“下个月我府里开百花宴,王姐姐愿不愿意来我府里赏花。我还酿了些百花酒,到时候你来喝上一杯。”

    说话的是信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崔氏。

    信国公世子夫人与李大夫人是表姐妹,所以她会和李大夫人等人聚在一起。

    而信国公府卫家则正是皇后卫氏的娘家,信国公即是卫皇后的兄长。

    卫家当年并不是什么富贵显赫的人家,卫皇后和信国公的父亲原不过是个寒出身的京卫指挥使司里面的从五品镇抚,因为祖坟突然冒青烟,独女卫氏被指婚给了当时并不受宠的八皇子。

    后八皇子从众皇子当中脱颖而出,承先帝遗诏登基御极,卫氏被立为皇后,皇后的娘家自然也跟着鸡犬升天。当时皇后其父已经不在,则皇后的兄长被封为信国公。

    皇后卫氏素有贤名,唯恐出现像前朝那样外戚干政的情形,以致朝纲混乱,所以抑制外戚。卫家虽然得封国公爵位,但空有富贵,在朝中却并无多少势力。信国公位列三公的太保,但却是个虚衔,并无实权。

    王氏笑着道:“去,怎么不去。谁不知道信国公爱莳花弄草,府里种了众多的奇花异草。托妹妹的福,我也饱个眼福。”

    一旁的窦夫人也笑着对崔氏道:“好妹子,你可不能只邀请了谢夫人一人去,你这话可要听者有份。”

    崔氏笑道:“行,你们都来,我巴不得你们个个都来,这宴也能开得热闹。我婆婆是最爱热闹的人。”

    正说着,门口突然有阴阳难辨的男子的声音高昂的传来,像是扯着嗓子在说话,响亮的道:“太子妃娘娘,皇长孙殿下驾到。”

    花厅中先是出现了一阵小小的轰动,窃窃私语的声音也多了起来,接着一会又沉静下来,众人纷纷跪下,道:“拜见太子妃娘娘,皇长孙殿下。”

    凤卿自然也和谢蕴湘一起跪在王氏身后。

    而后,只见一片明黄色的裙摆掠过,一个华贵美艳的女子便走进了花厅,身后跟着清贵温润的少年。

    女子年约三十出头,穿一身明黄色缕金牡丹团花对襟宽袖衣,裙摆迤地。头梳圆椎髻,绾朝阳五凤攒珠翠钗,额头点花钿。逶逶行来时,脸上挂着温醇的笑意。

    而少年则穿一身宝蓝色五蝠捧寿团花丝直裰,目光清亮,样貌清雅,仿佛像是夜晚的皎皎月华,温润柔和。行来时,如女子一般嘴角总是挂着笑,笑意温柔得像是温暖的春风,仿佛被他看到的人都被会被他郑重的放在心里。

    凤卿抬头对上那双清亮目光的时候,脑袋突然嗡嗡的响了一阵,又仿佛有惊雷在她的脑中响起,轰隆隆,轰隆隆,有半愣的功夫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跪下的时候被谢蕴湘状乎无意的绊了一下的缘故,凤卿突然感觉胸口剧痛,仿佛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她的胸口,很重很重。石头上的尖刺刺着她的胸口,仿佛将她胸口的血肉都搅在了一起。

    不知道是因为太疼的缘故,仰或是这花厅里的光线有些刺眼,凤卿突然便有些泪光闪闪起来。

    眼眶的水汽蒙住了她的双眼,令她的目光变得模糊,仿佛遮住了外界的一切。而后水汽挥发,视线重新变得清晰,眼前的依旧是少年清贵温雅的笑脸。

    少年不经意间对上她的目光时候,仿佛也有一愣,接着便温醇的笑着对她点了点头颔意。

    凤卿连忙低下头去,将自己的呼吸放轻缓,慢慢调整自己的情绪,以免让人觉察出自己的不对劲来。

    而因那清贵少年怔住的,仿佛并不止凤卿一人。

    身旁的谢蕴湘睁大了眼睛看着他,愣愣的半天都移不开眼睛,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似的,眼中只有他。

    凤卿难以猜测她脑中yy了什么,就只看到红晕渐渐蔓延上了她的脸庞,一直红到了她的耳根,而后就见她一脸沉醉的模样。

    少年跟随着母妃移步到了上首,待到太子妃张氏坐下,少年才笑着启唇开口道:“大家都起来吧,不必多礼。”

    太子妃张氏是一脸慈爱的模样,含笑着点了点头。

    众人叩谢,然后才站起来。

    有了尊位者在,花厅中的气氛自然没有了刚才那么活气,仿佛拘谨了许多。

    太子妃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出现会让众人拘束,便笑着道:“本宫又不是母老虎,怎么本宫和询儿一出现,你们都不说话了。大家都别拘着,本宫今日不是以太子妃的身份回来的,而是以出嫁女的身份回娘家。大家该吃的吃,该乐的乐,用不着顾忌本宫。”

    众人笑。

    但因这一番话,花厅中的气氛确实又轻松了些,然后自有人上前去和太子妃搭话,陪坐陪聊奉承着。

    而凤卿这边,窦夫人有些奇怪道:“今日是张大小姐的及笄礼,按说请的都应该是女宾。太子妃是张大小姐的姑姑,又是今日的正宾,会来倒也罢了,怎么皇长孙殿下也跟着回来了。”

    其中知道些许内情的李大夫人笑着道:“这件事我看也不难猜测,太子殿下虽然已经过世三年多了,但我看东宫却没打算就此沉寂下去,毕竟东宫还有一位已经长成的皇长孙,还是可以与他的王叔们争上一争的。所以我看,这东宫与英国公府恐怕会再次联姻。”

    王氏沉默不语,这件事她的姐姐虽然没有跟她说过,但她向能观察入微,但也早看出了些许端倪。

    窦夫人讶道:“妹妹是说皇长孙和张大小姐……”

    李大夫人笑着点了点头,继续道:“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皇长孙虽然自小养在太子妃膝下,但却非太子妃所出。太子妃不管是为了自己也好,还是为了家族也好,都乐见其成自己的亲侄女成为自己养子的媳妇。而对于英国公府来说,他们当初拼尽全力捧出了一个太子妃,望着的是什么自然再清楚不过。现在太子不幸英年早逝,他们自然也只能尽全力继续辅佐皇长孙。而对于皇长孙来说,他生母吕嫔的娘家并不显赫,他想要与他的王叔们抗衡,也需要英国公府在朝中的势力。”

    所以可以说,这门亲,是对三方都有好处的亲事。

    李大夫人继续道:“这门亲事,恐怕是因为还没得到宫里的首肯,所以东宫和英国公府暂未将话传出来,也因此大家都没往那方面想。”

    就是原本想不透的一位夫人,此时也已经恍悟过来,笑着道:“倒还是姐姐看得通透。”

    李大夫人笑着道:“哪里是我想得通透,这不过是我婆婆看出了端倪,所以在我跟前漏了那么一两句,所以我装了个现成的聪明人罢了。”

    其他夫人不住的点头,李老夫人身为尚书夫人,能辅佐丈夫封侯拜相,见识和看事情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