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前世
    凤卿是被身边的说话声吵醒的,她睡眠浅,平日里一点小动静都能吵醒她。

    她很早的时候,就听到了身边有吕麽麽和珊瑚的说话声,只是被梦里的人和事靥着,怎么也醒不过来。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吕麽麽双双站在她的床边,弯着腰一脸着急的看着她。

    她有些分不清此时哪里是哪里,自己又身处何处,是自己前世的现代,还是自己穿越而来生活了将近十四年的大昭朝,所以只是痴呆的睁着眼睛,什么反应也无。

    吕麽麽看着她这目无神光、神情痴呆的模样,真怕她被梦靥痴傻了,小心翼翼又忧心的喊了一声:“小姐……”

    凤卿好半会的功夫,才回应的“嗯”了一声,然后脑子逐渐清醒,然后人也开始慢慢有了反应。

    凤卿想扶着床坐起来,结果一拨手,却挥到了床上的一堆首饰。

    凤卿十分奇怪的看着床上的这些珊瑚首饰,闹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而凤卿清醒了,吕麽麽和珊瑚就放心了,两人都松了一口气,然后吕麽麽伸手将凤卿扶了起来。

    吕麽麽道:“小姐醒来了就好了,小姐做了噩梦,可吓死奶娘了。”

    珊瑚在一旁问道:“小姐究竟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竟然吓成这样,我服侍小姐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见小姐这样。”

    吕麽麽怕凤卿听了珊瑚的问话重新想起梦里那些可怕不好的事情,不由呵斥她道:“梦有什么好问的,这梦都是假的。”又道:“你快去给小姐倒杯水来,小姐定然渴了。”

    梦哭了这么多眼泪,又流了这么多的冷汗,嘴巴正干着呢。

    凤卿扯着嘴角笑了笑,面色有些苍白。

    珊瑚倒了水过来,凤卿端在手里抿了一口,却紧紧的并不说话。

    吕麽麽一边扯着被子替她盖上,一边小声安抚她道:“小姐别害怕,这梦都是反的。等我明日去寺里给小姐求一道平安符,挂在小姐的床头,小姐以后定然不会再做噩梦了。”

    凤卿不好跟她解释说梦里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她只是梦到了前世的人和事,只好笑着对她点了点头。

    凤卿深吸了口气,究竟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梦见过那些人和那些事了,那些人遥远得几乎快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此时虚幻得让凤卿怀疑那是否是她曾经真正经历过的人生,还是只是她的一场梦境,如刚刚那样的一场梦境。

    但那些人和事又一切都那么真实。

    凤卿前世只活到了二十岁,她还记着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一场车祸。

    不,确切来说,并不是一场车祸。有人只身推开了她自己迎上了突如而来的汽车,但她躲过了汽车的碾压,却最终没有躲过撞在路边的柱子上时,被柱子上面突然掉落的路灯砸中。

    真是人流年不利的时候,连喝口凉水都会塞牙缝。

    有部电影叫做《死神来了》,说的就是被死神找上的人是躲不过去的,就算躲过了这次事故,却也还是会因为另外的事故死于非命。

    大概她在生死薄上的寿命就只有这二十岁,所以就算躲过了车祸,她也还是被路灯砸死了。

    她还记得自己在这个世界清醒的第一瞬间,是接生婆抱着满身血污的她放到盆子里去清晰,然后用一块红色的襁褓抱着出去,对外面的王氏和谢远樵道:“恭喜老爷、夫人,五姨娘生了一位十分漂亮的千金。”

    凤卿当时的心情,真的就是万千的草泥马呼啸而过。她花了一天的时间来想明白,是她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最后得出,大约是这个世界疯了,而她还是正常的。

    而后她便面临着许多严肃的问题,首先第一个是食粮问题。

    刚出生的婴儿只能吃奶水,问题是凤卿并不是刚出生的婴儿,她是前世活了二十年的成人。

    所以当奶娘掀开衣裳,露出饱满奶白充满***的***时,凤卿看到的并不是自己的粮食,而是害羞脸红的闭紧了自己的嘴巴。

    她得有多宽的心,才能毫无心理负担的去喝奶娘的奶水。

    因此最开始的时候,凤卿的奶娘并不是吕麽麽,只是因为凤卿一直不肯喝奶,所以奶娘一直换一直换,最后才换到了吕麽麽。

    凤卿刚出生的时候,不肯喝奶,也不像别的孩子那样会啼哭,一直都安安静静呆呆木木的,这让杨姨娘十分怀疑自己生的这个姑娘是不是个傻子,还十分担心凤卿以后可怎么办哟。

    凤卿最后会喝吕麽麽的奶水,概因是身体的饥饿战胜了自己的心理负担,也因为吕麽麽想了个办法,将自己的奶水挤出来盛在碗里用勺子喂她喝,她才算接受了吕麽麽。

    凤卿在前世的时候是个三好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的那种,是父母和老师眼中的骄傲。

    一辈子做过唯一一件叛逆的事情,是在青春里喜欢上了一个坏学生,与一个坏学生谈了一场不被所有人祝福的恋爱。

    凤卿是他们那个市里最好的学校里成绩最好的学生,而那个人却是隔壁两公里外全市最差的高中里成绩最差和最坏的学生。

    她是个乖乖女,但是乖乖女也偶尔想要不听话的时候。他们初认识的时候,凤卿正跟自己的母亲冷战,起因是学校里有个挺帅气的男生给她写了一封情书,这本不关凤卿的事,却恰好遇上凤卿那时候成绩有点下滑,她母亲便以为她和那个男孩早恋。

    凤卿虽然喜欢学习,但对母亲高强度强迫式的要求她优秀也并不是没有抱怨,加上被人冤枉,母女两人吵了一架,然后冷战。

    而他则是因为听说了她们学校里有一个成绩好、模样还长得挺漂亮的姑娘,所以试图勾引那个时候的坏学生总是喜欢引诱好学生的,试图将好学生变成像他们一样的坏学生,仿佛这样很有成就感一般。

    他在凤卿放学的时候站在她们学校的门口,叼着一支烟,在凤卿背着书包出来的时候,拦住她“诶”的喊住,问她:“你是不是xxx?”

    凤卿对他也有些好奇,于是点头。

    他便道:“我是xx学校的xxx,我喜欢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女朋友了。”

    凤卿道:“我又没答应你。”

    他又道:“不答应?那我就找机会半路强暴你,到时候你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那时候凤卿也对母亲很有气性,心里报复的想,你不是冤枉我早恋吗,那我就早恋给你看,且还要找你最讨厌的这种坏学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